第二十五章 人離鄉賤
g,更新快,無彈窗,!

強忍著不回頭已經是南風耐性的極限了,察覺到那東西在舔他的傷口,南風哪里還穩得住,尖叫著跳了起來,沖出兩步之後驚恐回頭,他先前猜的沒錯,身後真有一條狼.

這是一條灰毛老狼,個頭不小,此時正弓背齜牙,想要撲上來.

危急關頭,南風的憤怒戰勝了恐懼,揮舞著手中的棍子沖向灰狼,"我日你老娘!"

那灰狼貌似沒想到南風敢沖上來打它,愣神過後方才扭身右躥,躲開了南風的棍子.

南風一擊不中,叫罵著追打,"狗日的敢嚇唬我,狗日的敢嚇唬我!"

那灰狼見他氣急發瘋,心生退意,離開河岸,向樹林深處跑去.

南風不解氣,高喊著在後面追趕,那灰狼跑的很快,他追不上,便撿了石頭扔它,一直攆到那灰狼不見了蹤影南風才停了下來,轉身跑回河邊帶了干糧向西急行.

行走之時南風頻頻回望,先前那條灰狼應該是聞到了血液的氣味才跑過來想要攻擊他,不能在樹林里待,得趕緊回到大路上.

走了沒多遠,南風發現那條灰狼又回來了,遠遠的在後面吊著.

此時前往大路還要翻過一座山頭,在回到大路之前,這條灰狼隨時都有可能沖過來咬他,南風沒有加速奔跑,而是壯著膽子轉身沖向了那條灰狼,揮舞著棒子高聲叫罵,再度將那灰狼攆走.

這次那條灰狼沒有再回來,南風翻過山頭兒,沖著山下的大路狂奔而去.

等到回到大路,南風的衣服已被冷汗浸透,自路邊坐了很久方才回過神來,撐膝起身,拄著打狗棍向南行走.

大路上有不少行人,所談論的多是北面發生的事情,但他們多為樵夫農人,不知其詳,只是驚訝疑惑.

南風本來就是叫花子,對他來說此番並不是喬裝改扮,而是做回了老本行,不需要任何刻意的偽裝也沒人懷疑他不是叫花子.

沒有了車馬,走的就慢了,下午未時,前方出現了鎮子,擔心天黑之前趕不到下一處村鎮,南風就留在了鎮上.

這種小鎮不比長安,這里的乞丐並沒有幫派,日落之前南風自鎮上轉了一圈兒,沒找到破屋棲身,入更之後只能自一處大戶人家的門樓下坐了下來.

冬日的夜晚異常寒冷,南風凍的難以入睡,他開始懷念長安,懷念自己安身的破廟,懷念那些曾經與他一起住在破廟的兄弟姐妹.

黎明時分,氣溫有所回升,南風終于睡著了,但沒睡多久就被開門的主人踢醒並攆走了.

南風迷迷糊糊的上了路,周圍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陌生的,他不認識人也不認識路,只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宛陵太清山,要去宛陵就得先去南國,要去南國就得一直往南走.

路上有車馬也有行人,但車馬不會載他,行人不會理他,有生以來他第二次感受到了強烈的孤獨,第一次是看廟的大爺死後他獨居破廟的那段時間.

別人不理他,南風也不理人,只是低頭趕路,與此同時自心中一遍遍的默念九部經文.

路上遇到破屋他都會進去看看,天太冷了,每天晚上都凍得睡不著,他需要鋪蓋.

但凡能用的被褥,誰會輕易丟棄,找尋了幾日,南風只找到一床破舊的草簾和一床黃被,黃被是有錢人家入殮死人用的,也不知誰挖了墳,將這被子丟棄在了野外.

被子上有股腐臭氣味,怎麼曬也不散,但南風顧不得那麼許多,蓋著它晚上至少能夠睡著.

眨眼就是半月,這半個月南風很少說話,說的最多的一句就是,"請問南面的鎮子離這兒有多遠?"

天氣越來越冷,連日大雪,南風染了風寒,起初是咳嗽,後來病情加重,發起了高燒.

高燒令他體虛無力,渾身關節疼痛,走不得路,只能蜷縮在一處陌生鎮子的破屋里.

破屋無窗,寒風帶雪,南風受不住冷,想要生火卻無處尋找柴草,柴草在野外比較容易尋得,在鎮子上很難獲取.

這些天他一直省吃儉用,但那包干糧還是快吃完了,而今只剩下一個凍硬了的餅子,持續的高燒令他牙關疼痛,啃咬不動.

南風實在熬不住了,勉力起身,來到了鎮上的客棧,伙計見他到來,嫌他汙穢,呼喝驅趕.

"我有錢,咳咳咳咳……我要住店."南風伸出手,掌心是一粒金豆子.

伙計接過金豆子,疑惑的打量著南風.

這時店內有人召喚伙計,伙計轉身去忙,南風抱臂走了進來.

"出去,出去,你進來干什麼,快走!"店主自櫃上走出來,推搡著攆他.

南風被店主推了個踉蹌,"我給過錢了,我要咳咳咳咳……"

店主不等南風說完,就將他推出了店門,"快走,快走."

"我給過,咳咳咳……我給過堂二一顆金豆子."南風竭力高喊.

店主歪頭看向那伙計,伙計撇了撇嘴,"你還給過我一錠馬蹄金呢."

眼見那伙計要昧他的金子,南風又急又氣,"快把金子還給我!"

店主轉身將剛剛邁過門檻兒的南風推了出去,隨手抄過頂門棍,高舉恐嚇,"再敢進來打斷你的腿."

"我真的給過堂二金子,"南風指著靠窗座位上的幾位客人,"他們都看見了."

那幾位客人聞聲轉頭一旁,並不接話.

常言道人離鄉賤,眼見無人為自己做主,南風只得退而求其次,"金子我不要了,咳咳……給我壺酒吧,我病了,天這麼冷,我會凍死的."

店主見他還要糾纏,用頂門棍將他推了出去,南風站立不穩,跌倒雪地.

眼見對方如此凶狠,南風也不敢再糾纏,勉強起身,抄手回到了破屋.

在他進到破屋之後,自後窗看到有幾個人正向破屋快步走來,那幾個人不是旁人,正是先前坐在窗前的幾位食客.

這幾個人先前看到伙計拿了他的金豆子,卻並沒有為他作證,此番過來勢必不會發那善心,極有可能是沖著他的金子來的.

想到此處,南風急忙自懷中摸出那兩顆金豆子,塞進了牆縫.

他剛剛坐下,那幾個人就沖了進來,不由分說,先給了他一記耳光,然後逼他拿出金子,南風謊稱只撿到那麼一顆,對方不信,開始搜身.

休說對方要搜身,就是要殺他,南風也無力抵抗,眼睜睜的看著懷中的龜甲被人搜了去.

但對方並不認得此物,打開之後發現是兩片龜甲,隨手扔到了一旁,再度過來搜查.

上上下下搜了個遍,也不見金子的蹤影,惱羞成怒之下將南風踢倒,罵罵咧咧的去了.

等到對方走遠,南風撿起了龜甲和包裹龜甲的鹿皮,又自牆縫摳出那兩顆金豆子,夾著鋪蓋離開了破屋.

他先前之所以選鎮子落腳,乃是擔心自野外過夜會遇到妖鬼和野獸,但現在他不怕了,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豺狼虎豹,而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