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白衣身影
g,更新快,無彈窗,!

瞎子說完,南風愣住了,瞎子這句'能記多少算多少’充滿了無奈,這說明瞎子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准備.

"師父,太清宗離這兒遠嗎?"南風問道.

瞎子猜到南風在想什麼,擺手說道,"休說你不可能逃過林震東的耳目,即便你能安全趕到太清山,也請不到援兵的."

南風沒有問為什麼,他早就知道瞎子跟師門的關系不好,但他沒想到二者的關系會惡劣到如此地步,就算瞎子有了生命危險,對方也不出手相救.

"林震東也沒見過太玄真經……"

瞎子打斷了南風的話頭,"林震東乃武學奇才,對三清各宗的修行經文都有涉獵,是不是太玄真經,是否經過篡改,瞞不過他的."

南風沮喪低頭,"師父,您與林震東動手,難道就一點勝算都沒有?"

瞎子搖了搖頭,"林震東的天煞掌剛猛霸道,其靈氣修為介乎居山和洞淵之間,即便我眼睛尚在,也只能與他戰個平手."

"就沒有辦法可想了嗎?"南風追問,打不過也逃不掉,又請不到救兵,當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瞎子笑了笑,"南風,你生平最大的心願是什麼?"

"什麼?"南風沒明白瞎子為何有此一問.

"你最想要什麼?"瞎子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瞎子問的這個問題他之前從未想過,突然之間問他最想做什麼,他答不上來.

"為人在世,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瞎子說道.

"哦."南風點了點頭.

"將我剛才所說的話再說一遍."瞎子語氣很是嚴肅.

"為人在世,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南風急忙重複.

"你最想要什麼?"瞎子又問.

"我想不受欺負."南風回答的小心翼翼.

瞎子皺眉搖頭,"這就是你的心願?"

眼見瞎子皺眉,南風急忙改口,"我還想行俠仗義,幫助別人."

瞎子一聽眉頭皺的更緊,語氣更加嚴厲,"你在騙我還是在騙你自己?"

南風有點懵了,他搞不懂瞎子為什麼要問這個,他一個叫花子,想的都是怎麼吃飽飯,哪有什麼大的志向,他說不受欺負都是往大了說了,其實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有飯吃,有衣服穿.

"只有為自己定下目標,才能為之努力."瞎子嘗試引導.

南風還是似懂非懂,只能點頭應著.

瞎子又歎了口氣,臉上失望的神情非常明顯.

眼見瞎子失望,南風很是著急,"師父,我懂您的意思,只有定下目標,才能為之努力,但我現在還沒想好最想干什麼."

"你年紀尚幼,也不能怪你,"瞎子語氣略緩,"你當記住,不管做什麼都不可三心二意,人生看似漫長,實則非常短暫,窮其一生做一件事情都很難做好,若是朝秦暮楚,搖擺不定,勢必一生蹉跎,到頭來只落得個兩手空空."

瞎子說完,南風急忙接話,"我明白了師父,您是讓我做事情要專心."

瞎子點了點頭,"我傳授給你的這些經文玄妙非常,你當牢牢記住,它們是你安身立命之本."

"是,師父."南風點頭答應.

瞎子站了起來,走向火炕,南風走過去扶瞎子上炕.

講說經文是在黑暗中進行的,房間里熄了燈,瞎子的聲音很小,正所謂法不傳六耳,瞎子這麼做自然是為了防止他人偷聽.

南風聽了第一句就開始害怕了,瞎子說的這句經文非常拗口,他完全聽不懂,瞎子如果知道他聽不懂,很可能會責罵他.

"師父,我不明白這句話什麼意思."南風壯著膽子說道.

令他沒想到的是瞎子並沒有生氣,而是低聲說道,"當務之急是記在心里,日後總會明白的."

死記硬背雖然有一定難度,但難度比理解領悟要小很多,瞎子說一句他就跟著念一句,有發音不准的地方瞎子就會加以糾正.

瞎子最先講的是洞神真經,這部真經很長,足有三百多句,大半個晚上南風勉強記住了三分之一.

到了下半夜,瞎子先睡了,南風不敢睡,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思神煉液,令我通真,心神丹元,喉神虎賁"之類生澀拗口的句子,他怕自己睡著之後會忘記.

不睡是為了多默念幾遍,加強記憶,但效果卻適得其反,沒了瞎子的糾正,他默念的次數越多混淆的地方就越多,到最後腦子里整個兒一盆漿糊,好不容易記住的句子全忘了.

次日清晨,瞎子讓他背誦,南風勉強背了幾句就背不下去了,瞎子大怒,嚴厲痛斥.

收拾妥當之後,二人再度上路,瞎子坐在車里繼續傳授,南風此時已經學會了趕車,坐在車轅上認真聽講.

這一天南風過的提心吊膽,背錯了瞎子就會嚴厲呵斥,越呵斥他就越緊張,越緊張就越記不住,日落之後瞎子也不停歇,仍然逼他背誦.

到最後南風實在受不了了,打起了退堂鼓,"師父,您也說過我資質不好,我可能不是修道練武的料兒."

"你說什麼?"瞎子面色陰沉.

南風見他想要發怒,急忙岔開話題,"師父,您渴了吧,我給您倒水."

見他害怕可憐,瞎子心軟了,沒有訓斥他,"資質的好壞只影響靈氣修行的快慢,並不決定心智的高低."

"師父,這部經文當初您背了幾天啊?"南風將馬自車轅牽了出來,栓到了路旁的樹上.

"兩日."瞎子說道.

"我聽過護國真人講說經文,好像沒這麼長啊."南風說道.

瞎子幫南風豎起支撐馬車的豎杆,"越是入門的經文篇幅越長,越是高深的經文字數越少."

南風聞言心理壓力略減,今天晚上如果加把勁兒,應該也能背誦下來.

晚上二人露宿野外,下半夜起風了,氣溫驟降,馬車外面寒風呼嘯,車里也很冷,不過寒冷的天氣似乎更利于背誦記憶,經過白天一天和上半夜的努力,南風終于勉強背下了這部長達三百句的洞神真經.

等南風背下這部經文之後,瞎子跟他說了實話,"當年我用了整整一個月來熟讀這部經文,你只用了兩天."

"嗯嗯."南風點頭應聲,瞎子跟他說這些是為了讓他對自己更有信心,之前之所以說兩天,是擔心他會生出攀比之心,放松懈怠.

"再背一遍."瞎子說道.

南風根據瞎子要求,將洞神真經又背了一遍,確定南風背誦無誤,瞎子放下心來,起身出去活動腿腳.

南風將瞎子扶下馬車,發現外面下雪了,擔心馬被凍壞,南風就近尋找樹枝雜草,為馬立了一堵擋風的矮牆.

做完這些想要回到車上時,南風忽然發現遠處的大樹下站著一個人,由于距離很遠,又下著雪,加上晚上光線昏暗,看不清那人的樣貌.

眨了眨眼,定睛再看,卻發現那人已經不見了.

"師父,好像有人在窺視咱們."南風說道.

瞎子此時已經回到了車上,聽得南風言語,自車內答道,"不用理他."

南風應了一聲,邁步走向馬車,剛才他之所以能看到遠處有個人影,是因為那人穿了一身很顯眼的白衣服,江湖中人如果晚上行動,通常都會穿黑色的夜行衣,不該穿白色的衣服,因為白色容易暴露目標.

早起之後南風發現雪下的不大,只能蓋住地面.不過天色灰暗,接下來很可能還有一場更大的雪.

"師父,如果下了大雪,對咱們是好事還是壞事?"南風問道.

"任何事情都有利弊兩面."瞎子自車里答道.

"師父,咱是走快一點還是走慢一點?"南風又問.

"皆可."瞎子答道.

趕路的同時,瞎子繼續傳授下一部經文,名為高玄真經,這部經文南風此前曾經聽過,護國真人當日講的就是這一部.

聽過一遍,多多少少就會有點印象,背誦這部經文要輕松一些,他不認字兒,不認字也有不認字的好處,不認字就無法理解領會經文的意思,只需單純的背下來就成.

午後,天上下起了大雪,日落之前二人趕到了前方的鎮子,照例有伙計將他們引向客棧.

這場雪下的很大,下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地上的積雪能夠沒到膝蓋.

二人不得上路,只能滯留客棧.

高玄真經之後是升玄真經,升玄真經比高玄真經又少了十幾句,由于最先背誦的是字數最多的,背誦下面的就越來越輕松,只用了一個白天南風就將升玄真經背了下來.

兩日之後,行人和車馬自雪中趟出了道路,二人套馬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