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緩兵之計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問我現在是誰,還是問我曾經是誰?"瞎子的語氣很平靜.

南風尚未接話,瞎子再度開口,"我曾是太清宗掌教弟子,但現在,我只是一個四處漂泊的瞎眼卦師."

此前南風已經猜到了瞎子的身份,聞言並沒有感覺意外,而是出言追問,"師父,我還不知道您的名字."

瞎子歪頭面對南風,"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也是."南風點了點頭,看得出來,瞎子並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名號.

瞎子有心事,沒有再說話,南風也沒有繼續追問,不多時,篝火熄滅,破屋陷入一片黑暗.

次日凌晨,南風早早的爬了起來,但瞎子起的比他還早,此時正站在門口面朝南方,他已經瞎了,自然看不到東西,此時想必是在思考什麼問題.

"師父,咱早點兒上路吧."南風說道.

瞎子點了點頭.

"往西走吧."南風又道.

瞎子搖了搖頭,"沒用的,即便咱們進入樹林,也躲不過林震東的耳目,沿路南下吧."

"好."南風答應一聲,開始收拾東西,片刻過後,拉著瞎子離開了破屋.

由于時辰尚早,大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行走之時南風頻頻環顧,也沒發現有人藏匿林中.

眼見瞎子表情凝重,南風就沒有說話煩他,只是拉著他向南行走.

辰時,前方出現了一處不大的鎮子.

見到鎮子,南風加快了速度,天越來越冷了,瞎子穿的還是單衣,得給他做件厚點兒的衣裳,還得買一些食物和被褥.

離鎮子兩三里的時候,南風發現遠處的路旁站著一個年輕男子,此人約有二十多歲,穿著一身無襟大褂兒,頭上戴著一頂灰布小帽,應該是某個鋪子里打雜跑腿兒的伙計,此人站在路旁翹首北望,似有所待.

等到二人走近,那伙計迎了過來,"二位總算來了,快跟我走吧."

"你是誰呀,要帶我們去哪兒?"南風警惕的打量著此人.

"我是城中客棧的堂二,有人讓我在這里等著二位,"伙計伸手南指,"二位快跟我走吧,飯菜已經准備好了,車馬也給二位備下了."

南風疑惑的看向瞎子,"師父?"

瞎子貌似並不驚訝,"是昨天晚上的那個人幫咱們准備的.".

"你自己回去吧,"南風沖那伙計擺了擺手,"我們不去."

"這個,這個……"伙計一大早就在這里等著了,等了一個時辰才等到人,沒想到自己會熱臉貼了涼屁股.

"前面帶路."瞎子沖伙計說道.

伙計見瞎子答應過去,立刻自前面引路,南風拉著瞎子跟在後面,一肚子的疑惑,事情就像禿子頭上的虱子,林震東給他們安排食宿,明擺著是為了索要修行經文,瞎子不應該看不透這點,他為什麼還要去.

"禮求不得,便會威逼,"瞎子壓低了聲音,"緩之,惑之."

瞎子一提醒,南風立刻明白他這麼做的用意,林震東目前還抱著求的心理,想要討好他們,如果他們堅持不受,林震東就可能來硬的.

鎮子不大,客棧也不大,客棧外面停著一輛馬車,馬車上沒有車夫.客棧里面有一桌酒菜,由于不到吃午飯的時間,客棧里除了店主和伙計沒有別人,林震東也不在.

酒菜很豐盛,四主四配,四道主菜兩葷兩素,分別是燉公雞,羊羹凍,炒白菘和炸豆腐,四配則是煮豆子和幾種醃菜,除了菜,桌上還有一壇酒,是沒開封的,壇子上有泥.

這樣一桌菜蔬在此時大約得花去七八十個銅錢,不算便宜也不算貴,不過酒貴,酒壇上有泥土說明這壇酒是埋在地下的,埋在地下的酒統稱女兒紅,女兒紅在此時並不是酒的品種,而是生了女兒的人家,在女兒出生之後埋進地下,等女兒出嫁時挖出來喝的好酒,這種酒至少也得一兩銀子一壇.

瞎子也不客氣,落座之後便拿起了筷子,他雖然眼瞎,鼻子卻靈,能根據氣味確定菜蔬的品種和擺放的位置.

"師父,我先吃."南風急忙阻止瞎子夾菜.

"你小看他了,"瞎子搖了搖頭,"放心吃."

眼見瞎子如此自信,南風也就沒了顧慮,給瞎子倒上酒,然後伺候他吃飯.

瞎子對葷菜不感興趣,素菜吃的也不多,但酒喝了不少.

南風一邊伺候瞎子吃飯,一邊抽空自己吃,叫花子是不挑食的,瞎子不吃的他都吃,十幾歲的年紀正是飯量大的時候,半個時辰之後,桌上除了碗碟和空酒壇,能吃的一點兒也沒剩下.

南風打著飽嗝想要掏錢付賬,卻被店主告之酒飯錢已經結過了,不止酒飯,外面那輛馬車也是送給二人的.

馬車帶蓬,南風撩開布簾兒往里瞅了一眼,只見車上不但有乾淨的被褥,還有兩套乾淨的棉衣,除此之外還有兩包干糧和一些銅盆,水罐,夜燈等日常用物.

車上的東西讓南風很是吃驚,他先前想買的東西林震東都幫他們准備了,一件兒也沒落下.他沒想到但會用到的,林震東也准備了,由此可見,林震東想的比他要周全的多.

瞎子沒拒絕那頓酒菜,也沒拒絕這輛馬車,上車之後沖南風說道,"走吧."

南風不會駕車,只能牽馬前行,之前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七人之中最細心的,但是跟林震東一比,當真差了太多,林震東可能猜到他不會駕車,馬車上不但有控馬的拉繩,還額外多了一條牽馬的缰繩.

瞎子先前喝了不少酒,上車之後就沒了動靜,南風牽馬趕路,他並不認識路,不過二人的目的地是梁國,順著大路往南走肯定沒錯.

不是每天晚上都能遇到破屋的,當天晚上二人就睡在馬車上,馬車前面有支撐的豎杆,睡覺的時候得把馬從轅子里放出來,不然會壓壞它.

除了中途下來解了一次手,瞎子一天沒下車,到了晚上也沒吃干糧,南風知道瞎子在思考如何應付林震東,也不敢說閑話去分他的神.

有了馬車,二人行進的速度就快了不少,一天能走出六十多里,三日之內二人先後經過兩處鎮子,每到一處都有人在路口等候,二人一來就帶著二人前去吃飯歇腳.

第四日傍晚,前方出現了一處縣城,照例,城外又有一個伙計在等著他們,不過此人不是客棧的伙計,而是澡堂跑腿兒的,要帶二人去洗澡.

二人是分開洗的,南風獨自一人占了一處浴池,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泡熱水澡,也是第一次用到皂角,更是第一次修腳.

洗完澡之後神清氣爽,接著就是吃飯,這些也都是林震東事先安排好的,早就結過賬了.

當晚二人就住在客棧里,由于時辰尚早,二人就沒有睡覺,而是自桌前喝茶說話.

"師父,還得多久才能趕到梁國地界?"南風問道.

"月底就差不多了."瞎子答道.

此時是月初,離月底還有二十幾天,南風不無擔憂,"師父,咱們現在又吃又喝的,到最後不給他想要的東西,他會不會發火?"

"會."瞎子撚著茶杯,語氣很是輕松.

"到了那時,咱該怎麼辦呢?"南風問道,林震東對二人的行蹤了如指掌,根本不可能逃走.

瞎子沒有回答南風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記性如何?"

"我自己覺得還行,您問這個干什麼?"南風不解的問道.

"那好,自現在開始我傳你八部太清真經,你能記多少算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