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龜甲天書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還以為瞎子不會告訴他剛才找到的東西是什麼,沒想到瞎子猶豫過後竟然說了.

但他並沒有得寸進尺的問那片龜甲有什麼用,瞎子能告訴他那是片龜甲已經很不容易了,再問就顯得沒分寸了.

不問不表示他不明白,他找到的那片龜甲應該是那個死掉的老人的,那個老人住店當晚就死了,死前換過房間,而龜甲就藏在他原本所住房間的炕下,這說明老人知道有人要搶這片龜甲,是出于無奈才將龜甲藏在火炕下面的.

現在已經是深秋,客棧到了晚上都會燒炕,老人將龜甲藏在火炕下面並不是個很明智的作法,因為龜甲很可能被燒掉.

"師父,這人怎麼會將龜甲藏在火炕下面,萬一有人燒炕不就燒掉了嗎?"南風問道.

"他可能認為對方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便不會殺他."瞎子隨口說道.

"哦."南風恍然大悟,老人把龜甲藏在火炕下面有兩個可能,一是老人慌不擇路,這種可能性不大,他還能換房間說明追他的那個人當時並不在場.還有一個解釋就是瞎子說的這個,老人藏龜甲的時候認為自己能在店主第二天燒炕之前把龜甲拿出來,而這一點的前提就是自己得活著.

"師父,我懷疑殺他的人是個厲害的道士."南風說道.

"何出此言?"瞎子很意外.

"房門關著呢,除了會穿牆術的道士,別人也進不去,會穿牆術的肯定不是草包."南風分析道.

瞎子沒有立刻答話,停了一會兒才接話道,"常言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此言當真不虛,你自鬧市長大,見多識廣,閱曆心智遠超鄉野同齡."

得到瞎子的表揚南風自然高興,"師父,我猜對了?"

"便是不對,差的也不遠."瞎子說道.

南風雖然聰明,城府卻不深,"師父,我還能往下猜,但我怕您生氣."

"能夠靜心推敲是好事,但說無妨."瞎子出言鼓勵.

"那人頭跟您的對話我聽到一些,"南風拉著瞎子沿著南牆邊的小路往西走,"根據他說的那些話,我感覺這個道士應該認識官府的人,是他讓官府來客棧追查的,這個人跟官府的關系可能非同一般,不然的話官府不會不過堂就把人殺了,殺人是為了滅口,不讓別人知道那個老人來過長安."

"也可能那道人自身便是官員."瞎子接口說道.

"我也這麼想,但我沒敢說."南風說道.

"沒事,"瞎子語氣之中透著滿意和欣慰,"把你心中所想全都說出來."

得瞎子鼓勵,南風徹底沒了顧慮,"殺人的這個人應該就住在長安,他殺人是為了免除後患,這個人又能調動官府,長安城里權力最大的道士就是護國真人了,這事兒就算不是他干的,也肯定跟他有關."

南風說完,瞎子嗯了一聲,"接著說."

"沒了,說完了."南風笑道.

"如果真是龍云子所為,他殺人的動機是什麼?"瞎子出言引導.

"龍云子就是護國真人?"南風還不知道護國真人的道號.

瞎子又嗯了一聲.

"老頭兒的包袱沒了,肯定是搶東西."南風說道.

瞎子又問,"搶什麼?"

"他想要的應該是咱們剛才找到的那個龜甲,但他可能被老人騙了,拿了個假的."南風言罷不等瞎子發問又接著說道,"他殺人滅口是因為他自以為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那老人敢把龜甲扔在別的房間的火炕下面,也是因為他感覺自己把假東西交出去就不會死了,但他沒想到對方拿到了東西也沒饒了他."

瞎子緩緩點頭,"你現在知道這片龜甲是什麼了吧?"

南風本來還沒想到這片龜甲是什麼,但瞎子的語氣提醒了他,結合這幾日自東城舉行的法會,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物,"龜甲就是天書."

"不錯,天書本是刻在龜甲上的,共有九片,這是其中之一."瞎子沉聲說道.

二人說話的工夫兒,迎面走來一個打更的更夫,這個打更的更夫很聰明,並不盯著二人看,而是仰頭看天,敲著梆子,唱著'天下太平’往東去了.

打更是個危險的行業,晚上出來的人十個有九個是見不得光的,盯著人家看很容易招災,此外,五個更次分別有不同的唱詞兒,此時五更天的唱詞兒是天下太平.

更夫的出現打斷了二人的談話,隨後一段時間二人就沒有交談,快速回到了西城客棧.

回到客棧時天已經快亮了,二人並沒有在客棧里停留,收了衣服拿上包袱離開了客棧.

"南風,真是辛苦你了."瞎子不無歉意的沖哈欠連天的南風說道.

"沒事兒,沒事兒,師父,咱現在去哪兒?"南風問道.

"回南國."瞎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帶著瞎子走向南門.

這時候除了周邊的一些外族,南方和北方地區共有三個國家,他們所在的魏國是其中之一,東面還有一個魏國,梁國在南方,瞎子說的南國就是梁國.

出城時南風一直在左右張望,出得城門之後又頻頻回望,長安是他和朋友長大的地方,而今朋友散了,他也要走了,今天一走,不知何時才能再回來.

瞎子感覺到了南風的忐忑和失落,"男兒當有四方之志,總有一天你會再回來的."

"他們都不在了,回不回來都是一樣的."南風還是很失落.

"無需悲傷,你想念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想念你."瞎子說道.

"師父,您到底多大啊?"南風回頭問道,瞎子這句話充滿了柔情,這樣的話通常不會出自老人之口.

"道不問壽."瞎子微笑搖頭.

"我猜您可能不到四十歲."南風說道.

瞎子笑了笑,未置可否.

由于城里之前開過法會,出城之後,不時會有一些參加法會的江湖中人騎著馬自二人身側疾馳而過,南風把瞎子往路邊帶了帶,以免他躲閃不及被馬撞到.

"師父,您說護國真人知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東西是假的?"南風低聲問道.

瞎子搖了搖頭,"想必還不知曉,龍云子資質超凡,乃玉清宗最為年輕的居山真人,一心想將玉清宗發揚光大,但他太過年少,急功近利,行事過激,有誤入歧途之虞."

"師父,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想通,一般人得了武功秘籍都會躲起來偷偷修煉,他倒好,大張旗鼓的亮了出來,他就不怕別人來搶啊?"南風問道.

"你有所不知,三清各宗各有布道疆域,這西魏乃玉清宗地界,他上得皇帝支持,後有師門倚仗,誰敢為難于他?"瞎子說道.

"就算不怕搶,也沒必要拿出來招搖啊,自己偷著練習多好."南風初入江湖,見識淺薄,聽瞎子一說才知道三清各宗還有勢力范圍.

"你又不懂了,"瞎子再度搖頭,"龍云子初掌國事,急于顯能立威,法會之舉旨在敲山震虎,讓那些武道中人安分守己,莫生是非."

南風點了點頭,瞎子說的有點文縐,說白了就是新官上任,把下面的人都召集過來嚇唬嚇唬,讓對方別鬧事兒造反.

"對了,師父,太清宗和上清宗都在哪國布道?"南風問這話並不是單純的好奇,之前瞎子說過'回南國,’這說明瞎子原來就在南國,也就是梁國.

"上清宗掌東魏教事,太清宗掌梁國教事."瞎子答道.

南風心里有數兒了,瞎子應該是太清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