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城西墳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由于不經常有人來,這條山路很是荒蕪,寬不過三尺,左右兩側都是齊膝的野草.

"唧!"一聲刺耳的叫聲自腳下傳來.

南風本來已經不那麼害怕了,突如其來的叫聲讓他的心再度提了起來,下意識的蹦了起來,一道黑影快速躥進了路旁的草叢.

"是只老鼠."瞎子將木杖遞了過來.

"哦."南風紅著臉抓著木杖繼續前行.

有了前車之鑒,南風放慢了速度,走的小心翼翼.

見南風走的如履薄冰,瞎子就出言提醒,"十步外有條蛇."

"多大呀?"南風不敢走了.

"放心好了,咬不死你,快些走."瞎子出言催促.

天黑,視物不清,南風只能用力踏地,驚走那條蛇.

沒走多遠瞎子再度提醒,"五步外有只黃鼠狼."

"嘿,嘿."南風跺腳呼喝,果不其然,一道黃影受驚之後往北跑了.

"師父,您怎麼知道它們在哪兒?"南風好奇的問道.

"世間萬物皆由陰陽二氣化生,修行中人能夠感覺到它們的氣息."瞎子說道.

南風不太明白,"氣?就是我們喘的氣?"

"不盡相同,小心,八步外又有一條蛇."瞎子再度提醒.

得瞎子提醒,南風行走的時候用力跺腳,前方草叢傳來一陣唰唰之聲.

"師父,您的意思是不管什麼東西都是氣變的?"南風問道,實際上他發問有一半是好奇,還有一半兒是為了通過說話來給自己壯膽兒.

瞎子點了點頭,"氣散則無形,氣凝則有物."

"師父……噗通……"南風話沒說完已經掉進了水坑,坑里的水不算深但也不算淺,到大腿.

由于擔心水里有蛇,南風急忙往外爬,爬的時候一把抓了個柔軟滑膩的東西,扔掉之後才發現是個癩蛤蟆.

"師父,您怎麼不提醒我?"南風被嚇壞了.

"陰陽化生之物氣息較重,五行本物氣息較平,不易辨察."瞎子說道.

南風弄濕了衣服,有些惱火,心里有火反而不那麼害怕了,重新拉著瞎子的木杖繞過水坑繼續往北走,"師父,您剛才說世間萬物都是陰陽二氣化生,五行又是怎麼回事兒?"

"混元之氣分為陰陽二氣,陰陽二氣再分為五行之氣,實則陰陽便是五行,五行亦是混元,混元也是陰陽,你可能懂?"瞎子問道.

"這有什麼難的呀,無非是一個東西分成幾塊兒唄."南風說道.

"不錯."瞎子緩緩點頭.

翻過一道土坡兒,南風停了下來,"師父,到了."

瞎子點了點頭,抽回了木杖.

這處墳場位于西山陽麓,地勢比較平,南北長有五六里,東西寬有三四里,墳場里樹木不多,但雜草很深,不計其數或大或小的墳包兒無序的分布在墳場各處.

墳場周圍樹木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偏東區域有幾棵老樹,上面有夜貓子,一陣陣嘿嘿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

"師父,能生火嗎?我有點兒冷?"南風問道.

瞎子正在閉目凝神,沉聲說道,"你是怕還是冷啊?"

"我剛才掉水里去了……"

南風話沒說完,瞎子就打斷了他,"你是在騙我還是在騙自己?記住,只有正視恐懼才能克服恐懼."

見瞎子語氣很重,南風只能低頭承認,"我是有點兒害怕."

"這就對了."瞎子點了點頭,"東北方向,百丈之外,帶我過去."

南風答應一聲,拉著瞎子往東北方向走,走了幾十步後發現遠處有一群野狗,便隨手自一處墳頭拔了根孝棒抓在手里.

隨著距離的縮短,可以看到那群野狗正在撕扯什麼東西,空氣之中血腥氣非常濃烈.

"嘿,滾開,滾開."隔著老遠,南風就開始呼喝驅趕.

那群野狗吃慣了死人,對人早就沒了畏懼,聽得南風的呼喝並不退去,反倒呲著牙圍了上來.

南風慌了,"師父,怎麼辦?"

瞎子沒有答話,上前一步,側身揚手,隨著其左手的虛抓和左臂的屈伸,十幾步外的一條野狗陡然離地,升空丈許之後急墜下落,重重的摔向地面,哼唧兩聲就斷了氣.

瞎子摔死的那條野狗離二人最近,這條野狗一死,另外那些嚇的調頭就跑.

南風驚駭的看向瞎子,他已經知道瞎子能夠根據氣息確定活物的位置,但他沒想到瞎子能隔著十幾步將那條凶狠的野狗摔死.

"這里有幾具尸體?"瞎子問道.

"七八個."南風說的並不肯定.

"看看尸體有沒有穿戴赭衣?"瞎子說道.

"赭衣?"南風沒聽懂.

"囚服."瞎子自懷中摸出了火撚子.

南風眉頭大皺,接過火撚子磨蹭著往前挪,走了幾步發現腳下踩到了條形的東西,以為是蛇,急忙跳開,拿孝棒一挑,卻發現是一段腸子.

腸子發出的腥臭之氣熏的南風想吐,但他強行忍住了,到得近前吹亮了火撚子,只見地上是幾具鮮血淋漓的尸體,野狗吃東西可能喜歡先掏肚子,尸體的腹部都被撕開了,各種髒器被拖的到處都是.

"師父,看不清啊."南風說道,囚服都是紅褐色的,這些尸體所穿的衣服都沾上了鮮血,已經看不出顏色了.

"是否身首異處?"瞎子又問.

這時候殺人都是砍頭的,南風知道瞎子是想確認這些是不是囚犯的尸體,便閉著氣又往前走了走,仔細一看,"師父,沒頭."

"胡說什麼!"瞎子訓斥.

"我說死尸沒頭."南風快速退了回來.

"找一找,看看它們的首級是不是在這附近."瞎子又給南風指派了任務.

"師父,火撚子不夠亮,生堆火吧."南風說道.

"不可生火."瞎子搖了搖頭.

南風無奈,只能拿著火撚子,用孝棒撥草尋找,在尋找的同時暗暗嘀咕,看來跟著瞎子並不是給他帶路,給他洗衣服這麼簡單,還得干這種很晦氣的活兒,完事兒之後得趕緊問問瞎子,看瞎子要教他什麼功夫,如果不中意,他就不伺候了.

這周圍的雜草被野狗踩的橫七豎八,找了好長時間南風才自尸體的東南草叢里找到了一個尕拉,這是一種北方特有的用草編織而成的器物,可以用來盛裝柴草.

尕拉里裝的全是人頭,其中有死不瞑目的,火撚子一照,眼睛還反光.

"師父,找到了."南風高喊,當受驚成為常態,也就不知道害怕了.

"拿過來."瞎子說道.

南風伸手想要提起那個尕拉,結果沒提起來,尕拉里有七八個人頭,足有四五十斤重.

提不動就只能拖,南風將那尕拉拖到了瞎子面前,"師父,拖回來了."

瞎子點了點頭,蹲下身,將木杖放在一邊,伸手去摸那些人頭,一摸之下發現外面有尕拉包裹,隨手便將那異常堅韌的尕拉扯斷.

"師父,您要挖它們的眼睛嗎?"南風問道.

瞎子搖了搖頭.

尕拉里共有八個人頭,瞎子逐個拿起摸索,摸到第五個的時候拿著人頭站了起來.

瞎子手里抓著個人頭,這一情形令南風毛骨悚然,"師父,您到底想干啥?"

"我要讓它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