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回破廟
g,更新快,無彈窗,!

涼棚有一百多處,但請求收錄的人更多,每個涼棚前面都圍滿了人,里三層外三層,根本擠不進去.

無奈之下南風只能自外圍轉悠,由于他不認字兒,也就不知道哪個涼棚里是哪個門派,不過有一點很明顯,那就是掛著紫色橫幅的涼棚前人數最多,然後是深藍,人數最少的是掛著深紅色橫幅的涼棚,不過就算人數最少,也圍了幾十個,這些人絞盡腦汁的想要別人收自己為徒.

為了達到目的,這些人無所不用其極,不過所用的法子都大同小異,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一是博取同情,什麼自己身負血海深仇忍辱負重,什麼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還有什麼身有疾患不久于人世,總之是盡量把自己說的很慘.

本來南風感覺自己已經很慘了,但跟這些人一比,他感覺自己就是個幸運兒,這麼多比自己慘的人排在前面,他這不缺胳膊不少腿兒的人都不好意思往里擠.

還有一種是表忠,極盡阿諛獻媚之能事,賭咒發誓,什麼再生父母,什麼恩重如山,對方還沒答應收他們呢,就開始銘記肺腑,永生難忘了.

這些話單是聽就足以讓南風起一身雞皮疙瘩,打死他他也說不出口.

還有一種是胸懷大志,滿懷抱負的,什麼以天下太平為己任,什麼拯救黎民于水火,說的義薄云天,說的熱血沸騰.

遇到這種人,南風都不敢在那棚子周圍待,這話犯忌呀,如果讓皇上聽到了,不抓起來砍了才怪.

雖然每個與會的門派都有一個涼棚,但並不是每個門派都招收弟子門人,有些一個都不收,來一個攆一個,根本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

不過也有收的,還收了不少,那些僧人的門派收人最多,用他們的話說是眾生平等,眾生皆可成佛,不管男女老少,不論悟性高低,來者不拒,片刻功夫就收了數百人,也不知道這些人到了要剃光頭的時候會不會跑.

轉了幾圈之後,南風打消了加入門派的念頭,他雖然是叫花子,卻有骨氣,恥于跟這些人為伍.

在確定呂平川等人不在此處之後,南風離開了會場,他本來還想看比武的,到現在連看熱鬧的興致也沒了,這個法會本身的氣氛就不對,根本就不是一堂和氣,道士和尚還有武人,誰也不服誰,湊在一塊兒無非是為了爭奪天書殘卷.

他對天書殘卷一點兒興趣也沒有,一來他不知道天書殘卷有什麼用,再者他連人間的書都看不懂,更別說天書了.

離開鬧哄哄的會場之後南風感覺無比清淨,緊接著開始斟酌去處,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回西城打聽消息,但現在是大白天,他不敢回去,怎麼著也得等到晚上.

他現在穿了一身新衣服,哪怕躺在樹蔭下也沒人當他是叫花子,昨天晚上沒睡好,一覺直接睡到傍晚時分.

睡醒之後,南風開始往西晃悠,一天只吃了一個餅子,他早就餓了,但他沒在東城買吃的,原因很簡單,東城的東西貴,同樣一個方孔錢,在西城能買倆餅子,在東城只能買一個.

實際上道姑留下的錢袋里有不少錢,還有幾塊兒銀子,銀子在這時候很貴重,一兩銀子能換八百個銅錢,但他不敢亂用這筆錢,這倒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長樂和呂平川等人,他不知道自己的這些兄弟姐妹有沒有被官府抓住,如果倒黴被抓到了,他可以用錢把他們贖出來,這時候錢是萬能的,不但能買吃的住的,還能光明正大的從官府手里贖人買命.

來到東城和西城交界處,南風改道向北,自北面繞到了破廟所在區域,在破廟的後面有一座小土山,他就藏在土山上等天黑.

半個時辰之後夜幕降臨,南風提了一串螞蚱自後面小心的靠近了破廟,此前他一直在觀察破廟周圍的情況,沒發現有人出入,但是這不排除有人在里面埋伏的可能.

廟里很安靜,周圍只有秋蟲的鳴叫.

尋常的房屋都是有後窗的,但廟沒後窗,要想觀察廟里的情況就只能去前面.

在前往前門之前,南風系緊了鞋帶兒,萬一廟里有人埋伏,也能跑的快一點兒.

南風慎之又慎的挪到前門,雖然廟里很黑,但隱約能看到里面沒人,廟就這麼大,神像離後牆很近,後面也藏不了人.

"他們已經走了."

忽然出現的聲音讓南風炸了毛,一蹦三尺,撒丫子就跑,跑了幾步之後才想起聲音耳熟,一回憶,是昨天晚上那瞎子,瞎子還坐在昨天晚上坐的地方,那地方自門口往里看是死角兒,所以他剛才沒有看到那瞎子.

"老先生,是你嗎?"南風回去之前加以確認.

"是我."殿內傳來了瞎子的說話聲.

南風挪了回去,自門口撿起那串螞蚱,邁過門檻進了大殿,""你怎麼還沒走啊?""

"我白天出去了,晚上沒有地方落腳,就來這里再借宿一晚."瞎子說道.

"你來的正好,我有事……"

不等南風說完,那瞎子就接了口,"早上官府的人來過了,在那之前你的朋友已經走了."

南風聞言如釋重負,"他們走的時候有沒有說要去哪兒?"

瞎子搖了搖頭.

由于天太黑,南風沒看見瞎子搖頭,以為他沒聽清,就又問了一遍.

"沒有,他們走的很匆忙."瞎子說道.

南風沒有再問,開始盤算下一步該怎麼辦.

"你今天白天去了哪里?"瞎子探手拆解著包袱.

"我去東城看法會去了."南風說道,此時天已經黑了,該找地方睡了,但他不敢睡在破廟里,萬一官府殺個回馬槍就把他堵住了.

瞎子自包袱里拿了個窩頭出來,遞給南風,"你和什麼人在一起?"

"謝謝,我不餓,你自己吃吧."南風將瞎子遞過來的窩頭推了回去,實際上他很餓,但他不忍心吃瞎子的東西.

瞎子沒有再遞,但他也沒有將窩頭放回去,而是捏在手里再度發問,"你還沒告訴我你白天跟誰在一起?"

"你怎麼知道我跟別人在一起?"南風疑惑的問道.

瞎子笑了笑,"我不但知道你跟別人在一起,我還知道對方是個女的."

南風剛想說'你是不是看見我們了’,但想了想又把這話咽了回去,瞎子怎麼可能看見東西.

"不要再去東城,更不要再見那個女人."瞎子說道.

"為啥呀?"南風始終不知道瞎子是怎麼知道他白天跟誰在一起的.

"因為她不是真正的女人,那是一條有著八百年道行的劇毒竹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