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改頭換面
g,更新快,無彈窗,!

排水的河渠寬過兩丈,說話的女子在河中央,此時正在仰頭上望.

"你在水里干嘛?"南風疑惑的問道,由于居高臨下,那女子的樣貌他看的不太真切,只能看出對方年紀不大,還有就是頭發很長.

"我的東西掉到了河里,我下來尋找,快把衣服還給我."女子再度討要.

南風沒有接話,攀著樹枝下到地面,蹲在岸邊看那女子,這女子的年紀應該在十八到二十歲之間,瓜子臉,尖下巴,眼睛很大,可能是水里太冷,面色有些蒼白.

"這包東西是我撿的."南風說道,他有恃無恐,對方在水里,他在岸上,如果對方態度和善,他就把錢袋拿走,把衣服還給對方.如果對方強硬蠻橫,他連衣服都不給對方留下,那女子現在是光著的,就算他逃走,對方也不能上岸追他.

那女子貌似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那些銀兩送給你,包袱還給我就好."

"說話算數?"南風加以確認.

"絕不反悔,"女子和聲勸說,"我那衣服你要了也沒有用處,還給我吧."

南風想了想,改變了主意,"這樣吧,我也不要你的錢袋,你上岸之後陪我去買身衣服,再買點兒吃的給我,成不成?"

那女子急于討回衣服,痛快的答應了.

南風將包袱放到岸邊,拎著錢袋往後退了幾步,背對對方,"好了,你上來吧."

片刻過後,身後傳來了穿衣服的聲音,南風還小,對女人不感興趣,沒有回頭偷看.

"你走吧."身後傳來了女子的聲音.

南風轉過身去,只見那女子已經穿好了衣服,正在盤挽發髻.此前他只是注意到包袱里的衣服是青色的,待得女子穿在身上他才發現原來這件青色的袍子是件道袍.

"咱們之前說好了,你得陪我去買身衣服."南風說道,他之所以讓這女人帶他去買衣服是為了掩人耳目,他是個叫花子,叫花子拿錢買衣服會令人起疑.

那女子一邊盤頭一邊上下打量著南風,頭發盤好之後開口說道,"你是個乞兒?"

南風點了點頭,"是啊,你是個道士麼?"

女子沒有正面接話,"你如果沒什麼事情,今天就跟著我吧,我管你溫飽."

道姑的提議令南風很意外,本想問"跟著你干啥",想了想又憋了回去,痛快答應,"好啊."

"走,帶你買衣服."道姑沖南風伸出了手.

"我跟著你就行."南風猶豫著沒伸手,一來自己手上全是灰,二來自己雖然不是大人,卻也不算小了,被女人牽著多少有些別扭.

道姑主動拉住他的手,邁步向前.

指間傳來的滑膩令南風很是別扭,沒話找話,"你的東西找到了嗎?"

"什麼東西?"道姑反問.

"掉進水里的東西呀."南風行走之時環視左右,那些勞役已經壓好場地,拉著石碾子走了,一些可能是宮女的年輕女子正在整理場中的桌椅等器物.

"嗯,找到了."道姑隨口說道.

人成熟與否並不取決于年紀的大小,而是取決于經曆事情的多少,南風雖然年幼,卻一直生活在市井,見多識廣,懂得察言觀色,他根據那道姑的語氣判斷出對方應該沒說實話,但除了下水撈東西,這道姑似乎也沒別的理由大清早的跳到河里去.

西城的布店只賣布料,沒有成衣,因為成衣太壓本錢.但東城的布店有成衣出售,道姑給南風挑了件藍布袍子,換下了破爛不堪的單衣.

本來說好的只是買套衣服,道姑又大方的送了他一雙鞋子,隨後又讓他洗了頭,幫他挽了個發髻.

道姑上下打量著南風,滿意點頭.

南風也很滿意,現在這身打扮就算是破廟附近的街坊也認不出他了.

"你叫什麼名字?"道姑牽上了南風的手.

"南風."南風說道.

"走,帶你吃東西."道姑帶著他向不遠處的食鋪走去.

到得食鋪門口,南風停了下來,"我不進去了,你買個燒餅給我就成."

道姑也不勉強,但也沒有松開他,拉著他進門買了個燒餅.

"你怎麼不吃?"南風啃吃著燒餅.

道姑隨口說道,"我吃過了."

"你不常出門吧?"南風問道.

"為什麼這麼問?"道姑回頭看他.

"你剛才用的是大錢,一個大錢可以買五個燒餅."南風說道,此時的錢幣並非只有一種,單是銅錢就有三四種,不同的銅錢價值也不相同.

道姑笑了笑,沒有接話.

找店鋪買衣服和鞋子用了半個時辰,等二人回到正陽門時,那里已經聚集了不少的民眾,木台上的座位還是空的,木台下的兩列座椅也是空的,不過座椅兩側的那些棚子里已經有人了.

這些棚子前面都拉有字幅,字幅顏色各異,長短不一,上面都有字,不過南風不識字,不知道那上面寫的什麼.

到得場地外圍,道姑停了下來.南風再度左右張望,試圖自人群中找到呂平川等人,昨天晚上眾人說好今天來這里的,說不定有人跟他一樣的心思.

"你在看什麼?"道姑問道.

"我在看那些布條,那些棚子上面的布條上寫的什麼?"南風隨口搪塞.

"門派的名字."道姑說道.

"布條顏色為什麼不一樣?"南風又問,此時場外至少聚集了上千人,想找人談何容易.

與南風的左右張望不同,道姑垂眉低頭目不斜視,"橫幅顏色代表了本派話事人的修為."

道姑這話南風沒聽懂,他搞不懂顏色和修為之間有什麼關系,不過細辨之下可以發現這些布條有六種顏色,分別是深紅,淡藍,藍色,深藍,淡紫和紫色.三種藍色占了多數,深紅色不多,淡紫很少,不過五條,純正的紫色布條更少,只有一條,位于場地東面.

南風心中充滿了疑問,但他並沒有喋喋不休的追問,向人請教固然省事兒,但是問多了人家會煩,如果所問問題對方不回答,還會碰一鼻子灰,為了避免惹人煩,能少問就盡量少問,靠自己的眼睛和腦子進行觀察判斷.

"紫色最厲害,藍色差一點,紅色最弱,對吧?"南風問道,通過自己的觀察得出結論,然後請對方確認,這種情況通常不會惹人煩.

道姑點了點頭.

觀察過後他又得出了另外一個結論,"是不是道士的武功最厲害,和尚和練武的都不如道士?"

"為什麼這麼說?"道姑笑問.

"拉著紫色布條的棚子有四個是道士的,有兩個是和尚的,只有一個里面坐的是練武的人."南風說道.

道姑搖了搖頭,"也不能這樣講,道士修行的是法術,僧尼領悟的是神通,而武學則是自道法和神通中衍生出來的技藝,三者修行的都是靈氣,只有修為的差距,沒有本質的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