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夜行凶
g,更新快,無彈窗,!

結拜能夠正常進行得益于瞎子的指點,事後呂平川再次沖他道謝,隨後眾人鋪墊秸稈,躺臥休息.

莫離跟呂平川躺在西北角落,楚懷柔睡在西南角落,啞巴獨自睡在東北角落里,南風和長樂睡在神像前,胖子睡東南角落,瞎子在殿門的右手邊.

篝火逐漸熄滅,殿內陷入黑暗.

四更天,算命的瞎子開始咳嗽,咳嗽的很突然也很劇烈.

南風聽他咳的難受,爬起來救活了余燼,扔了幾根木柴進去.

"謝過."瞎子低聲道謝.

"沒事兒."南風回到臥處想要重新躺倒,卻忽然發現原本睡在旁邊的長樂不見了.

這時候雨已經停了,南風去茅房看了看,發現長樂沒去廁所.

"老先生,屋里有人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的?"南風問那瞎子.

"我咳嗽之前."瞎子平靜的說道.

此時南風也沒時間去想瞎子的咳嗽是碰巧還是故意,"往什麼方向走了?"

"往南去了."瞎子說道.

南風一聽越發著急,立刻叫醒了眾人,眾人自大殿附近高聲呼喊,卻並不見長樂回來.

"結拜之前他說過一句不想連累咱們,現在看來他話里有話,都好好想想,最近是不是有誰得罪他了,我懷疑他是報仇去了."呂平川推測.

胖子搖頭接口,"不會吧,他這幾天病了,都沒怎麼出門."

二人說話的同時,啞巴沖南風一通比劃,南風會意,"柴刀沒了,他帶著刀出去了!"

眾人一聽大驚失色,晚上帶著刀出去,事情嚴重了.

"我出去找他,你們不要亂跑."呂平川轉身出門.

"我跟你去."楚懷柔跟了出去.

"我們也去."南風和胖子等人也要跟出去.

楚懷柔轉身沖他擺了擺手,"你們留下!"

眾人聞聲止步,楚懷柔和呂平川是他們的頭領,對于二人的命令,他們都會遵從.

即便留在破廟,四人也是心神不甯,類似的事情之前從未發生過,他們既擔心長樂去傷害別人,又擔心別人傷害長樂.

焦急過後,南風冷靜了下來,"胖子,昨天你一天都在廟里,昨天下午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發生啥呀,你們走了之後我和長樂去後面林子撿柴禾,後來下雨了就讓他先回來了."胖子說道.

"那時候他心情怎麼樣?"南風又問.

"挺好啊."胖子答道.

"你回來的時候他在干什麼?"南風再問.

胖子想了想,說道,"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躺著了,我跟他說話,他沒理我,我以為他睡著了也沒多想."

"你回來的時候還有誰在廟里?"南風追問.

"沒人哪,就他自己."胖子搖頭說道.

南風沒有再問,他想弄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長樂的情緒異常,但走到這里貌似進了死胡同.

片刻過後胖子猛然想起一事,"不對,有人回來過,我回來之後看到桌上有包藥."

"那包藥是我送回來的."莫離接口說道.

南風轉頭看向莫離,"你回來的時候長樂在干什麼?"

"往廟里搬木頭."莫離說道.

"你跟他說過話沒有?"南風問道.

"說過,我回來的時候碰到大哥了,大哥在街頭等我,我越急著走,他越不放我走,拉著我問了好多問題."莫離有些發驚.

"都問了什麼?慢慢說,別著急."南風輕聲安撫.

"他問我哪兒來的藥,我說大姐弄的.他又問在哪兒弄到的,我說在濟世藥鋪.後來他又問我有沒有跟大姐進藥鋪,他還問大姐在藥鋪里待了多長時間,還問我為什麼自己回來了,好像還問了別的,我記不得了."莫離驚怯的看著南風,"我說的都是真話,沒騙人."

莫離說完,南風歪頭看向胖子,"你親眼看見長樂打翻了那碗藥?"

"對呀."胖子點頭.

南風轉身沖啞巴做了個手勢,示意她留在廟里照看莫離,轉而沖胖子招了招手,"快走,跟我去濟世藥鋪."

"去藥鋪干啥?"胖子還沒反應過來.

"長樂要殺藥鋪的大夫."南風沖了出去.

到得此時事情的脈絡已經很清晰了,長樂懷疑大姐為了給他治病,用身子去跟大夫換藥,而濟世藥鋪的坐堂大夫名聲好像的確不太好,這加重了長樂的懷疑.長樂打翻那碗藥是因為他感覺那碗藥髒,而他之所以要去殺那大夫,除了要給大姐報仇之外,還有很大原因是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小男人也是男人,有些屈辱是男人不可承受的.

出了破廟之後南風開始拼命跑,濟世藥鋪離眾人所在的破廟不過五里路,而此前他們已經耽擱了不短的時間,長樂現在想必已經到了濟世藥鋪.

"南風,等等我."胖子在後面叫.

南風心中焦急,並不減速.

胖子又嚷,"咱們空手過去也幫不上啥忙,得找家伙."

"找什麼家伙?"南風並不回頭.

"當然是干仗的家伙,那老東西欺負大姐,得打死他."胖子大口喘氣,跟的越發勉強.

"你打得過誰呀."南風眉頭大皺,他的確怕長樂殺人,但他更怕長樂殺錯了人,這一切都是長樂自己的猜測,事實究竟是不是這樣目前還不能確定.

濟世藥鋪是個很大的前後套院,在距藥鋪還有百十步時,藥鋪後院傳來了淒厲的慘叫,慘叫聲是女人發出的,在安靜的凌晨顯得異常刺耳.

南風聞聲心中一凜,疾沖上前,濟世藥鋪有兩個門,一個是正南的大門,還有一個是西北的小門,小門這時候是開著的,此時已近五更,晨色朦朧,自門外可以看到門里的狗窩外躺著一條死狗,不遠處還有一只死雞,定睛一看,正是眾人昨晚結義時殺的那只.

南風顧不得多想,進門之後就往北面正房跑,正房的門也是開著的,沖進去之後眼前的一幕令南風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個只穿了短褲的矮胖男子倒在了離房門五步的地上,脖子幾乎被砍斷,只剩下一些皮肉連著.房間里到處都是血,一個中年女子畏縮在牆角,嚇的瑟瑟發抖,正在語無倫次的求饒.

長樂此時站在房間正中,抓著桌上的茶壺在大口灌水,拿在左手的柴刀仍在滴血.

這一恐怖的情景把南風嚇得呆住了,房間里濃烈的血腥氣熏的他幾欲嘔吐,直到長樂放下茶壺他才反應過來,沖過去拉住長樂,"快跑."

令他沒想到的是長樂並沒有跟他一起跑,而是奮力甩開了他的手,"我不會走的,你快離開這兒."

南風尚未接話,兩個藥鋪的伙計已然自前院跑進了後院.

南風顧不得說話,再度抓住長樂的手腕往外拖拽.

長樂比南風要高出一個頭,力氣也比他大的多,換做平常時候南風是拖不動他的,但他本就有病在身,先前的爭斗全靠一口怒火支撐,怒火消退之後近乎虛脫,被南風拖拽著出了房門.

那兩個伙計見二人自正房出來,又見長樂拎著刀,立刻知道大事不好,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順手自牆角抄了根扁擔,"你們是什麼人?"

"阿福,老爺被他們殺了."房中傳來了婦人的哭喊聲.

那名為阿福的伙計聽得主母的叫喊,也不敢上前,抓著扁擔高聲呼喝,虛張聲勢.

年輕的伙計沒找到趁手的家伙,抓了把掃帚在手里,"我認得他們,是土地廟的小叫花子."

"人是我殺的,與我的兄弟無關,你們綁了我見官吧."長樂又想掙脫南風的拉扯.

眼見伙計沖了上來,南風搶了長樂的長刀抓在手里,"別過來,都別過來."

那兩個伙計比二人要高大,待得看清二人不過是個半大小子之後,怯意漸去,一邊高喊著殺人啦,一邊試圖上前攻擊二人.

南風所用柴刀不過尺許長短,扁擔比柴刀要長的多,阿福掄著扁擔奮力抽打,南風拖著不願離開的長樂,躲閃不便,接連挨打.

就在南風叫苦不迭之際,胖子自門外沖了進來,手里抓著一根頂門棍,自後面偷襲,將阿福一棍撂倒.

"愣著干啥,快跑哇."胖子偷襲得手之後又去追打另外一個.

南風趁機拖著長樂跑了出來,剛出門就發現呂平川和楚懷柔自北面向此處跑來.

二人到得近前,見到南風手里的柴刀和一臉木然的長樂,隱約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把大夫殺了?"呂平川看向南風.

"殺了."二人的到來令南風踏實不少,"大哥,他們認出我們了."

呂平川聞言眉頭大皺,但他並未慌亂,快速思慮過後出言說道,"破廟不能住了,懷柔,你帶長樂走.我回破廟帶走莫離和大眼睛.南風,你跟胖子一伙,分頭走."

"自哪里會合?"楚懷柔快速發問.

呂平川搖了搖頭,"湊在一起太過顯眼,分開走,能走掉一個算一個."

楚懷柔重重點頭,拉著長樂向南跑去.

"懷柔,長樂有沒有殺錯人?"呂平川問道.

楚懷柔聞聲回頭,但她並沒有回答呂平川的問題,只是看了二人一眼便拉著長樂匆匆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