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你為何不能對我撒嬌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楓沒有回學校,下午三點左右時回家了.劉安心情非常好,一邊打掃屋子一邊哼聲,還時不時和我說幾句話,就像我正常,或是沒發現我裝瘋前一樣.

我當聽不見看不見,如果不是晚飯時被他按著喝了半碗粥,我能無視他到閉眼睡覺.

第二天劉安早早醒來,趴在我耳邊甜言蜜語,"乖老婆我今天出去有事,你乖乖在家不要亂跑."

然後,以出去找劉小妹的名義將趙楓叫了過來.

對著趙楓,劉安准備了另一套說辭.

"上幾天查的那個救護站有消息了,我現在過公安局看看,小楓你照顧好你姐別讓她出門."

趙楓不疑有他全程應下,一邊說肯定會照顧好我,一邊說等消息准確了和劉安一起去接劉小妹.

兩人有答有問的說了會兒話,門一關,走廊里傳來蹬蹬蹬的腳步聲--劉安走了.

過了大約十分鍾左右的時間,趙楓對我道,"姐,你中午想吃什麼?我去農貿市場買,菜新鮮,反正我是想吃空心菜了,姐夫炒的空心菜好吃."

趙楓會逛農貿市場?這可是大姑娘上橋,頭一回聽說.

不過他走正合我意,所以我頭也不回的道,"我想吃螃蟹."

這個點兒了農貿市場哪來的鮮螃蟹,有也要去更遠些的超市.

趙楓猶豫了下,答應下,"好嘞,我再買些水果回來.姐,你乖乖在家等我回來,別四處亂跑哈."

說完出門,咔的一聲把門關上,反鎖.

我聽著耳膜一陣嘩啦,氣得把遙控器砸出去!趙楓把門鎖上,我還怎麼在九點時趕到醫院?

正煩躁,手機響了.接起來後,周朗聲音傳過來,"我在你小區外,帶你過去."

我松下一口氣,讓周朗過來幫我開門.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出家門.回手關門時,我理直氣狀的看了眼劉安裝監控的地方.

暴露了的壞處是我更危險,好處是我做事不用再藏著掖著,想去哪就去哪,想和誰見面就和誰見面!

周朗一臉倦色,眼下是濃濃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

我昨天本來對他挺氣的,因為他對我暴露這件事的不夠重視.現在看到他這樣,心不由得軟下來.看來周朗不是不重視,而是這種情況他不想再強調嚴重性給我增加壓力.

坐上車後,我對他看,"這麼早過來,吃早飯了嗎?"

往天劉安都是九點半過後走,就今天是八點剛過就走了.周朗今天來的早也是巧,不然就碰一起了.

"吃了."周朗揉了把臉,把安全帶系上,"兩夜兩夜沒睡了,困的厲害."

"那你還開車!"我驚道,"我們打車過去吧!"

我雖然厭倦現在的生活可還真的沒有想過去死.

"什麼?"周朗黑著眼圈回頭瞥我一眼,一腳油門踩下,"我專門來接你你和我說你要打車?"

嗖的一下,車子轟鳴一聲破空而出.

我嚇的一激靈,差點尖叫出聲.受傷的手想去抓把手,卻碰到傷口痛的呲牙咧嘴.

周朗像是憋著一股勁一樣,腳下力道不減半分.

小區外面老路狹窄,車子急走急停晃的我一個勁想吐,直到駛在開往市區的高速路上才算平穩下來.

我平複了會兒胃里的翻騰勁兒,在心中措好辭後對周朗緩緩道,"周朗……"

"我不是說,除了安撫劉小妹外,別的事你不用管嗎?"周朗單手駕車,把我末出口的話直接堵住.

我被噎的胸口一梗,火氣做時湧了上來,瞪著周朗道,"周朗,最起碼的坦誠你做不到嗎?我知道你身份特殊所查的案子也特殊,可身為局中人,我有權利知曉我現在到底身處什麼樣的境地吧!"

"境地?"周朗漠然看我一眼,"你知不知道又有什麼用處?你是能逃脫還是能改變?"

"我……"

"你什麼也做不了."周朗收回目光,"你現在能做的只有一件,那就是安撫好劉小妹.趙喬,只要劉小妹吐口說出芯片在哪里,所有事就都有了結局.我說過,我保你無事我說到做到!"

我被周朗噎的胃里發堵,看著窗外生悶氣.

氣周朗,更氣自己.

我氣我自己沒用,蠢,白癡,!大學時一點腦子也沒長,劉安稍稍用甜言蜜語一哄,就把一顆心交出去,導致對他整個人乃至整個家庭知之甚少.現在沒用的面對眼下困境,沒有絲毫自救能力,只能依附于別人.

車里死寂一會兒,周朗扒拉我肩膀一下,"生氣了?"

我動動身子閃開,回道,"沒有."

"那就好,我不喜歡女人生氣."周朗收回手,"造物主不公平,給了女人向男人撒嬌的權利.可偏偏有些蠢女人不會利用,非要用任性彰顯個性."

我回頭,不可思議的看向周朗,"周朗,這是你對女人的定義?"

不撒嬌就是蠢,有性格就是作?

"不是定義,而是告訴你身為男人的一個感受."周朗單手開車,偏頭看我道,"而且,是大多數男人的認知.同樣的目的,你說是女人又軟又萌說聲麼麼噠和男人去說達成的快,還是又發脾氣又摔杯子的和男人去說達成的快?"

"我承認,前者達成更快,可這只適用于情侶間."我道,"除此之外都不成立!"

"父女之間不成立?兄妹之間不成立?好朋友之間不成立?要好的同事之間不成立?上下級間不成立?"周朗一項項指完,最後下了結論,"無論哪一種,都是好言好語比摔杯子更快!女人天生的優勢,為什麼不利用?"

"你不要轉換概念!"我反駁,"好言好語和撒嬌賣萌不是一個概念!"

"好,那我問你,你和你老公撒嬌賣萌嗎?"

我偏頭繼續看窗外,泄了爭論的力道,"問這個做什麼."

"幫你找你婚姻失敗的原因."周朗道,"論家庭你家比劉安家好太多,這造成了你一些心理上的驕縱.所以你無時無刻不挑戰著他身為男人的自尊……"

"你什麼也不知道不要亂講!"我扭頭打斷周朗,道,"在這件事沒發生前我和劉安感情很好!我對他豈止是撒嬌賣萌……"

車一個漂移在醫院車位停下,周朗哦了聲,看過來,"你對一個害死你孩子又想害你的人撒嬌賣萌,卻對一個努力想保住你命的人--我,使勁甩臉子.嗯?趙喬你好樣的."

我目瞪口呆,張嘴結舌,"周朗你能不能別混淆概念,這根本不一樣!"

我對劉安撒嬌賣萌是因為我們是夫妻,而且那時我們深愛中.而剛剛我生周朗的氣,是因為他那句大男子主義的話.

什麼叫我什麼也不用管不用知道!

"我看到的,就是你近敵遠友."周朗下車甩上車門,抬腿就走,"下車,時間有限,你還要回去繼續裝瘋!"

我手疼沒法開車門,瞪著眼睛氣呼呼的沖周朗的後背喊,"給我開門!"在他回頭時舉起包成粽子的兩只手給他看.

周朗走回來,本來板著的臉有些許緩和.拉開門,笑了,"可以有小脾氣,可不能多."

"周朗,活該你單身一輩子."我繼續瞪他,"你這樣子是娶不到老婆的."

"多謝關心,我未婚妻很會撒嬌."周朗雙手抄兜吹了聲口哨,"這方面,十個你都比不上她.我估計,這方面你也比不上小雨悠悠."

我強忍著踹周朗一腳的沖動,率先進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