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轉暗為明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楓說完那句話收了笑,他擺弄著手心里那幾個紐扣樣的攝像頭,眼睛鎖住我沉默不語.

我心梗住,看著趙楓一敢亂動一下.此時,我感覺自己的大腦深處乃至整個靈魂都被趙楓看透.

後背,慢慢滲出一層冷汗……

我剛想說話打破靜寂,趙楓眼眸一縮,把手心收緊首先說話,"姐,我出去下,我一會兒就回來.你千萬別亂跑……聽話,我馬上就回來,能聽懂我在說什麼嗎?"

在他的注視下,我只能緩緩點頭.

趙楓笑了,他抬手揉揉我頭發,轉身出門.

門"啪"的一聲關上,我泄掉所有力氣癱在沙發上.

怎麼辦,趙楓開始懷疑了.

我一直都想著怎麼不把家人牽扯到這件事情中來,可他還是一步踏進來了.

如果是一種攝像頭還好解釋,可眼下是兩種……

神思一震,我在沙發上坐直.

另一種攝像頭是誰安的?

是劉安,還是曾經到我家里來搜查過的那些人?這個事,要比趙楓發現監控還讓我恐懼.

我抱著自己不安的環視一圈四周,最後捏著手機跑到衛生間.

我沒在衛生間里安過監控,趙楓重點查找也沒在衛生間翻出來,這個小小的空間是絕對隱私的.

深呼幾口氣穩下心,我打開監控頁面把視頻調成快進,同時,腦子也在飛快轉動.

周朗找來安監控的人很厲害,我記得他開始安時曾經在我們家四處走了遍,說我們家很乾淨.這個乾淨的意思,就是我們家沒有這種東西.

在劉安第一次'出差’消失在深山前,我是天天盯著監控看的,那段時間里沒有人在我們家動過手腳.也就是說,這監控是安在劉小妹瘋後住院,劉安第二次'出差’消失不在家這階段……

按著心中的大概時間翻找一會,頁面上果然出現不同.

就在劉小妹住院那天,房門被打開,進來三個人.為首的--就是劉安.

他帶著兩個人在屋子里轉悠一圈後,接到一個電話後匆忙走了.留下那兩個人,放下拎在手里的工具箱開始工作.

他們穿上鞋套,戴上手套,分別在客廳,臥室,廚房,側臥裝下四枚攝像頭……現在,客廳和臥室的都被趙楓拆了.

裝好後,打了一個電話,兩人收拾好東西出門,把門關死.

我心猛揪一下,手指滑動,飛快的往後翻監控.

監控是劉安裝的,那在他裝了監控後的幾天我都干什麼了,我干什麼了……

接下來幾天劉安不停的找劉小妹,我時而在父母家時而在家.

在家時,每當劉安出門不久,我都會偷偷出去看劉小妹.直到劉安快回來,才踩著他腳步前十幾分鍾進門.

然後當劉安問我乖不乖時……我會說我很乖,我從來沒出去過.

甚至有一天,周朗出現在監控頁面里.我打開門讓他進來,然後笑嘻嘻的和他一起出門……

松開手機,我不會呼吸了.

大前天劉安接了個電話後坐在沙發上擺弄手機不是在和別人聊天,是在查監控,從那天開始他就明明白白知道我在裝瘋了.

第二天劉安出現在醫院離我五十米外不是偶然,他是跟蹤我去的.

還有前天,劉安在擺弄完手機後打電話給沈淘淘,是在監控上看到我把她鎖在屋子里,後來又談了很久.他從沈淘淘那里知道我看到了那兩張結婚照,所以才會包住我強行給我講他小時候……

想明白一切後,我捂著臉笑的一發不可收拾.

以前劉安是最接近芯片的蟬,周朗是死盯芯片不放,在後面窮追猛打的螳螂,而我是隱藏最深,受益頗豐的黃雀.而如今,劉安這只蟬成功翻盤,把我這只黃雀死死困在亂局之中.

笑夠,我停下來深思.

我這個瘋,還有裝下去的必要嗎?我本來就是裝給劉安還有秦姓官員那邊來看保命的,可現在,劉安知曉,不就代表著秦姓官員那里也知曉?

不對不對……

我盯著我和小雨悠悠聊天的畫面,腦中又亂了.

沈淘淘早就知道我是裝瘋,不然不會一次兩次又是留紙條又是來我家的來和我見面.

而劉安,是在安監控後才知道的.

沈淘淘,是就沒告訴劉安我是裝瘋,還是沒告訴秦氏官員所有人我是裝瘋?

如果是前者,劉安這只狗當的不成功,他被排除在外了.

如果是後者,這個性格乖張的沈大小姐,似乎是站在我同一戰線了,只是不知道她幫我隱瞞的目的為何.

用冷水洗了把臉,我晃晃腦袋努力讓自己清醒.

說一千道一萬,現在的情況就是--我暴露了.

怕新拿回來這只手機上被裝了竊聽,我用老手機給周朗打了電話.周朗還挺奇怪,笑著問我怎麼用這個號碼.

我苦笑著,把一切看到的,猜測的說完,當然,略過了趙楓拆了攝像機這事,只說是我發現的.

過後我要和趙楓談談,讓他早點回軍校,別往這里摻合.只要他不揪著那幾個攝像頭往深查,也許抽身還來得及.

我說完,電話另一邊的周朗沉默了.

我等了會沒等到回音,長歎一聲道,"周朗,這麼久的努力全都白費了……他們知道我是裝的了,恐怕早就知道了,你那里要怎麼辦?"

過了很久很久,周朗輕描淡寫的回了我五個字,"沒事,不重要."

"我暴露了不重要?"

如果我暴露不重要,那我這麼長時間以來裝的什麼瘋.是,剛開始的時候是為了保住我自己這條命,可後來隨著事情發展,我和周朗已經死死綁在一起.就如馬冬所說的那句話,我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蹦不掉我,跳不了他!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快點治好劉小妹,問出芯片的下落."周朗道,"除了這個,別的都不重要."

"……你不是一直擔心被對方搶先一步?現在……"

"現在劉小妹在我手上,他們再想搶先又能搶先到哪里去?"不等我說完,周朗就道,"趙喬,現在我想要的答案就擺在我面前.我需要考慮的問題是怎麼撬開劉小妹的嘴,只要她開口,就所有事都有結果了."

"……"我癱在馬桶上,半天說不出話來.

話是這麼說沒錯,只要劉小妹張嘴吐出芯片在哪,那一切事就都迎刃而解.可,我又說不出來是哪里不對,總感覺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死死捶了兩下腦子,我煩躁的大叫一聲.

劉安我恨你,如果你不給我喂藥讓我昏睡一天,我腦子不會遲鈍到這種地步想不明白事情!

"至于你……繼續裝瘋好了."周朗道,"我說過,你裝瘋我能保你無事.除了安撫劉小妹,別的事你不用管了.明天上午九點,醫院見."

嘟,電話掛了.

盯著被掛掉的手機,我心里升起一陣無名火.明明周朗已經聽不到了,卻依舊大吼:"都知道我是裝瘋的了,我還裝給誰看?裝給家具,裝給電視嗎!啊?"

吼完,我扭身趴在洗手池邊上苟延殘喘.

趙楓快到十二點回來,帶了外賣.

我心中已經做好決定,把裝監控的事攬在自己身上,騙他早點回學校遠離是非.

可當我把編好的,說裝監控是因為懷疑劉安出軌,打算拍他出軌證據的慌話後,趙楓看著我輕輕一笑,道,"姐,你知道我出去干嗎了嗎?"

我接過他給的盒飯,問,"干嗎?"

"我去找姐夫了."趙楓道,"姐夫說監控是他裝的,一是因為你們家被人翻過,二是你身體不好,怕你出事."

我愣住……劉安竟然認了裝監控的事.

"現在你又和我說監控是你裝的."趙楓給我夾了一大著子菜,笑道,"姐,你說我應該信你們夫妻倆誰的話?"

"小楓."我握住趙楓的手腕,"信姐的,姐說的是真的.我們夫妻間不怎麼和睦,這里的事你不懂,你快回學校吧."

趙楓把我手抓下拿開,"姐,我怎麼會信你的話?你現在正病著呢.聽話,乖,姐夫馬上就回來了……"

果真,半個小時後劉安進門.不僅是自己,還有安裝攝像頭的師傅.

然後,那兩個人在我注視下,把上午趙楓扣下來的攝像頭歸位裝好.周朗請人裝那兩個攝像頭安裝師傅不會弄,劉安笑著接到手心.

一轉身,當著我的面扔到電視櫃旁邊的魚缸里……

趙楓問,"姐夫,怎麼扔了?"

"早壞了."劉安看著我,對趙楓輕笑道,"不然我也不會請人再安一次.你姐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實在是擔心她……"

我坐在沙發上,木然的調出電視劇潛伏,邊看邊陣陣冷笑.

以前覺得余則成挺好的,現在怎麼這麼想撕了他那張虛偽奸詐的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