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帶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心是冷的眼是腫的,冷冷瞥了劉安一眼,左邊嘴角緩緩挑起.

哀大莫過于心死,事到如今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

我一直覺得劉安再騙我再害我,最起碼我們開始戀愛那兩年是真的.可結果呢,事實狠狠甩我一巴掌,打的我滿地找牙.

說來好笑,在看到沈淘淘發來的劉安和劉大妹的結婚照時,我悲痛欲絕快要瘋了一樣.無論是思想上還是理智上,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可現在……

我心中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一絲想笑.

眼前這個男人,和我再無關系.等到芯片事件結束我保是我一家安甯,我們橋歸橋路歸路,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他!

劉安雙手用力揉搓了一把臉,長歎抬頭,"小喬,到底發生什麼……"目光落在我臉上,整個人一下子僵住.

我冷笑,扭回頭去看電視,一句話不說.

電視里,女主拿著老公出軌的證據摔到她老公臉上,悲憤的大喊:離婚,這樣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過了!馬上就去民政局!

她老公囂張至極,搶過照片摔在女主臉上:你別和我作,我們從小長大,我一直當她是妹妹.不過是她喝醉了我送她去酒店,這能代表什麼!

眼前,劉安緩緩蹲在我面前,雙手捉住我手腕,眼中全是不安,"小喬……有什麼你說出來,你最起碼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從腫成一條縫的眼皮間瞄了眼劉安,用力掙出雙手,不說話,繼續看電視.

女主還鬧,她老公一耳光甩過去把她打翻到地轉身就走,留下婆婆連聲指責:你說你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還天天懷疑東懷疑西的,你老公每天上班工作已經夠累的了,你怎麼就不能給她省點心.結婚這麼久不工作,吃著他喝著他穿著他,你哪來的這個臉!

"沒有小雨悠悠……小喬,"劉安拿過遙控器,扭身把電視關上,"別看這些,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小雨悠悠,也不會有人來對你橫加指責."

"你沒有不工作,也沒有不生孩子……"

"小喬,孩子我們會再有的,是我沒照顧好你,孩子才會沒.我發誓于也不會出現上次的事,小喬,你說說話……"

劉安蹲在我面前手足無措滿面焦急,而我看著他,想的是他此時此時還騙我目的在何.

我應該失去不應該失去的都沒了,現在是是瘋子設定,他還有什麼好在我面前裝的?

"小喬……你這樣我很擔心."

我咽下一口吐沫,張張唇,對劉安彎了下眼眸,"劉安……孩子沒了,我很開心."

不然,我要如何對孩子說,他爸爸是個為達目的不則手段虛偽至極的小人?

劉安演技甲等,臉刷的一下變的青白,連眼中的不解和痛都表現的淋漓盡致.

我微微向前傾身,臉離他的臉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距離,"……和你一樣開心."

不管劉安不想要這個孩子的目的是什麼,現在我們難得的達到了一致--我們不歡迎她來到這個世界上!

劉安身子像後一仰差點摔倒,他坐在地上看鬼一樣看我一會兒,拿出手機一陣擺弄.越看,神色越慌,越看,瞄向我的目光越複雜.

終于,他蹦起身,幾乎是怒吼著對著電話喊道,"……你做了什麼……我問你你問了什麼!"他走進臥室,啪著一聲甩上房門,"沈大小姐你能放過我嗎!"

臥室里出現兩分鍾的沉默後,劉安一聲痛吼,接著是咣當幾聲沉響,再後,安靜了.

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劉安打開臥室門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後再去廚房,拎了個杯子接杯水再次走到我面前.

神色……嗯,恢複了很多.臉上沒了慌,眼中沒了亂.

他放下杯子坐在我身邊,緊挨著坐在我身邊.在我起身要走時,他一把摟住我肩膀鎖在他懷里,"你不想談就不談,老婆,我們來聊會兒天."

"我要睡覺."我用力往出掙,別抱我,別碰我,滾!

"我抱著你睡,別動,別碰到手……別動!"

怎麼可能不動,他身上的每一寸都讓我反胃,連氣息都讓我惡心.我不顧受傷的手,腳瞪手刨從他懷里往出爬.

"你再動我上了你!現在!馬上!"

我一頓,劉安快速抽下沙發上的蓋布,左一下右一下,像包孩子一樣把我緊緊包住,最後只留了受傷的雙手露在胸前.

"老婆,別鬧了."劉安抱我在懷里,全然是抱孩子的姿態,"你想睡我抱你睡,你不想說話我說給你聽,當給你講睡前故事……"

"劉安,你松開我!"

劉安當聽不到我說話,抱著我靠坐在沙發上,揚手打開電視,"……就和你說說我小時候吧,你不是特別想知道嗎?我說給你聽……對了,你手機沒大問題,放在店里幾分鍾就修好了,一會兒我拿給你."

調台,放歌,一首英文歌,旋律很舒緩.

抗爭不過我緩緩放松身體,只是拒絕和他交流.

劉安也沒指著我能給他回應,抱著我輕聲道,"……我們上次說到哪里?我和小妹是抱養的……其實在劉成沒有出生前,我是不知道的.我只是納悶,為什麼同樣是女兒,爸媽會縱容大妹欺負小妹,會讓大妹去玩,讓小妹去干農活,所以我一直護著小妹.劉成出生後,我才漸漸從村中老人嘴里知道我和小妹是親兄妹,我們是劉家的帶子."

"我對親生父母沒有任何印象,我七個月時他們把我送給劉家當帶子,是因為我幾乎不哭不笑,有人說我是在月科兒里高燒燒壞了腦成了傻子……"

我抬頭看劉安,想看他的表情卻只能看到他一動一動的喉結和半張側臉.

"把小妹送出來……是因為小妹是個丫頭我在劉家過的還行,劉家說要,他們想也不想的就給了,像個小貓小狗一樣.可送出來沒久,他們家就發生火災.自制的茅草房,夜里又起風,等發現時他們已經逃不出來了.當時劉家和他們家不遠,只一座不高的山.聽說這事後,我們一塊玩的小伙伴兒還翻山去看過.我記得黑魆魆的一片,一家五口的尸體按著破草擺在空地上,空氣里會是烤肉的糊香,還帶著一絲苦.知道我為什麼從來不吃烤肉了吧……直到我長大,我才知道那是我和親生父母還有同胞弟妹唯一,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他們有親屬,可最後留下不多的東西還有分的承包地卻都給了劉家,因為我和小妹在那里.也虧的有那五口人的地,我和小妹才能長大念書.哈,一個村兒里住著,他們很好面子.只要高大麗讓我和小妹輟學,村兒里人說了什麼難聽的話,我爸就會回來和高大麗打架,再後,我們就能繼續念書了.直到我高中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