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我們談談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淘淘走後我呆愣著獨坐了好久,腦中一會冷一會熱,靈魂似在十八層地獄里轉了數十個輪回一樣.

劉安和劉大妹結過婚……怎麼可能.

我和劉安在他們村雖然沒辦過酒,可也是回去過的.如果他們真辦過酒,我為什麼一點也沒聽說過……

直到手機叮的一聲響起,我才打了個冷顫回到人間.

拿起來一看,是封郵件.點進去,里面寫道:怕你不信,發你些東西看.

接下來,是兩張照片.

一張是拜堂照,一臉稚嫩的劉安穿著不合身的西服,和同樣稚嫩穿著婚紗的劉大妹並肩站在一起,向坐在八仙桌前,頭上別著一朵紅花,滿臉堆笑的高大麗鞠躬.

另一張只有劉安和劉大妹兩個人的近照,兩人被無數雙手推到一起,劉安的唇緊緊貼在劉大妹的唇上……

啪嗒,手機從我手中滑落在地.

我緩緩抬頭,看到牆上我和劉安的婚紗照,眼淚瘋湧而出.

上面的趙喬笑的多幸福,多天真,多好看,她信自己尋得良人,准備好和身邊的男人披荊斬棘,沖破無數難關最後幸福一輩子.

可事實呢?

事實是!劉安他不僅另有小三另有孩子!他甚至另有婚姻!

我算什麼?

僵著身子站起來,我瘋笑出聲.

趙喬,你就是個笑話.

我沖進衛生間,拿出掃把把那幅巨大的婚紗照打落.稀里嘩啦的玻璃破碎聲中,我聽到攝像師喊:新人站進一點,別害羞……左手摟腰,吻下去……

我用力跺在婚姻照上,死死踩住趙喬的臉:別笑了,我求求你別笑了!

找來壁紙刀,我蹲在地上將婚紗照一分為二,根本不顧碎玻璃劃破了手.

分開,你們分開,別抱在一起,別親在一起,別看對方,別同框……

我打落了小小兩室中所有的婚姻照,毀了所有代表甜蜜幸福的照片.最後抱著兩大本結婚相冊坐在一地狼藉里一頁一頁去碎,一張一張去毀.

只要是我和劉安抱在一起的照片,我全都用刀割開.單人照也沒有避免,只要臉上掛著幸福,我全用刀尖戳破……

劃到最後,我心由痛變的麻木.淚還在流,腦中卻已經沒了任何悲痛.

機械的劃完婚冊,又翻來日常相冊,一張一張把照片上的趙喬和劉安分開.

門不知何時被打開,劉安和趙楓走進來.

趙楓一聲驚叫,"姐!"

我聽到聲音抬頭看過去,笑出聲來,"小楓來了啊."目光一偏,看到站在他旁邊呆住,一臉震驚的劉安.

他目光在房子里緩緩掃過,最後落在我身上,我手上.

我按住我們大學確定關系那天拍的照片.

我們站在一起他右手環在我肩膀上,當時同學說笑,我們一起彎眸,時間在那一瞬定格.

後來劉安把照片打出來,說這一刻我們愛情正式揚帆.

"小喬!"劉安大叫,向我沖過來,"住手!"

我看著他挑起嘴角冷冷一笑,手中壁紙刀堅定割下.照片一分為二,斷了他的胳膊我的頭發.

用沾滿血的手抓起兩片照片,我對沖到眼前的劉安道,"這輩子,都沒有可能了!"

我從來沒有見劉安臉色這麼白過,他抓住我手的力道大到要把我捏的骨碎,"你都干了什麼,趙喬,你都干了什麼!"

"劉安."我直視他,眼淚沒斷過,卻說不出的心平氣和,"不是我在干什麼,而是你都干了什麼."

"姐夫!"趙楓上前來扶我,"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問這些沒用的!快送我姐去醫院,她手上全是口子!"

劉安磨了兩下牙,往起拉我,攔著我腰往起抱,"趙楓,快去開車!"

我不讓他抱,用體重往下墜,從他懷里往出掙,"松開我,別碰我……松開我!"

"趙喬!"劉安大喝,"你給我安靜點!"

"我姐病著!"本跑到門口的趙楓回轉身來,從劉安懷里拉過我抱起來,"姐,我們去醫院,送醫院."

趙楓力道出奇的大,我根本抗爭不過.他抱著我跑到門口,回頭喊,"姐夫,你還愣著干什麼,快開車!"

我從趙楓臂彎回過頭去,看到劉安維持著懷中還有人的動作僵住不動,直到趙楓又喊了一句,他才放下雙臂膀,繃著臉追了出來.

劉安開車,我們去了最近的醫院.不管是上車下車還是去急診室,我都瘋叫著不讓劉安碰!

最終,趙楓護著我完成了手上所有細小口子的清玻璃碎片,消毒,包紮……

"姐……你別嚇我啊!"沒人時趙楓就神叨叨的道,"你不是裝瘋的嗎,怎麼就成真瘋了."

"姐,小妹我還沒找到,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姐……"

"姐,是不是我姐夫做混蛋事了,不然你怎麼把你們所有照片都撕了……"

我當聽不到一樣一句話也不回,看著趙楓一臉焦急的左右猜測.等劉安從藥房拿完我內服外擦的藥一進觀察室,趙楓松開我走過去一拳頭砸在了劉安的臉上.

觀察室里許多打吊水的病人陪同家屬,趙楓這一拳頭砸下去嚇的幾個年紀輕的小姑娘放聲慘叫.有兩個男的站起來拉架,還有一個女的跑出去叫護士.

劉安被打的身子一晃靠別人扶才站穩,趙楓上前兩步一腳又踹了出去.

這下沒踹上,被人攔開了,"有話好好說,別打架,這還有別的病人呢."

"這有啥好說的,"站的遠遠的一個看熱鬧的女人道,"打老婆了唄,看那手,都包成粽子了……不然人家弟弟能這麼出氣……"

攔下趙楓那人又勸,"他打人是混蛋,可你不能在這打,還有別人呢."

劉安站直身子沒還手,看著趙楓道,"有話我們去外面說."

"劉安,你肯定是做對不起我姐的事了!"趙楓指著劉安鼻子道,"我和你沒話好說,等我姐好了的!"

劉安沒反駁,放下東西出去,過了會兒回來,買了盒飯,粥還有水.

盒飯是給趙楓的,粥是給我的.趙楓喂我我不咬著牙關不松口,劉安接手,我直接把粥盒打翻在地.

劉安深吸口氣,蹲下收拾乾淨.扔了垃圾回來,對趙楓問,"你沒有告訴你大伯大媽吧?"

趙楓譏諷,"怎麼,你怕我大伯大媽知道你欺負我姐?"

"別告訴你大伯,他心髒不好,這次出院沒幾天.你大媽也是,這段時間她揉碎了心天天哭,本來眼睛就不好."劉安長歎一聲,"等你姐情況穩定些,我帶她回去,省著老人擔心."

劉安這幾句話,打消了我想回娘家,再也不和劉安共處一室的想法.

我瞞了我爸媽那麼多,為的不就是二老和我少操心,別氣壞身子嗎?如今,不過是劉安重婚,和他害死我孩子又設計害瘋我比又算得了什麼?

兩個小時後我消炎藥水打完,在劉安要帶我回家時沒拒絕.

趙楓臉上神情明顯緩松兩分.

回到家,我坐在沙發上,劉安和趙楓收拾屋子,我趁機把手機從餐廳地上撿起來藏死.

最後,整個屋子空檔檔再沒有我們一張合影,所有照片全都變成兩半裝在一個破箱子里.

趙楓道,"我去扔了吧."

"照片隨便扔不好,我過後處理吧."劉安把箱子封死,推到側臥.

晚飯趙楓留下吃的,他臨走前很不放心的問我,"姐,要不我留下?"

"別了."劉安拒絕,"你姐情況不穩定,小妹還沒消息.你回去休息,明天白天我們要有一個人看你姐,一個人去找小妹."

趙楓猶豫下,走人.

門一關,室內恢複安靜.

我坐在沙發上呆呆愣愣的看電視,劉安插腰在室內踱了幾圈.最後,坐在我旁邊一米遠的距離,雙手拄額道,"小喬,我們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