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別哭,我不喜歡看哭戲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從來沒想過會平靜的和小雨悠悠坐在一起吃飯,嗯,還是吃劉安做的飯.

我回到家打開門時,沈淘淘已經坐在餐桌前吃了一半了,她揚眉淺笑,對我道,"你菜做的不錯,有些小滋味."

我冷笑著在她面前坐下,"怎麼,劉安沒有給你做過飯吃?"轉念一想,笑了,"也對,你哪是那種會吃家常菜的人."

沈淘淘先是一愣,再後大笑出聲,幾乎笑出淚來,"太好玩了……怎麼會這麼好玩……"

如果是幾個小時前我剛見到她時,她這樣笑我氣的半死把眼前這盆湯掀在她臉上,告訴告訴什麼叫小三外室應該有的卑躬屈膝.

可現在……

我一點火氣也沒有,瞄到她手邊的香煙,胳膊一伸,拿過來一枝含在嘴里點燃.

國外的牌子,煙身纖細不如我小指粗,吸入口中是淡淡的薄荷味兒,不嗆鼻,很柔和.

吐出一口煙霧,我好笑的想,我指尖夾的這只煙怕是身價要比這滿桌子的飯菜貴吧.

沈淘淘笑夠了平靜下來,拿起筷子夾了塊小炒肉放在嘴里,"在想什麼?"

"在想."我豎起那根煙,對她道,"吸慣這種香煙的人,怎麼會吃這樣的飯菜."

劉安到底有什麼不一樣,會讓沈大小姐另眼相看收入囊中?就算劉安是那個秦姓官員的人,可他也不過是一個小嘍啰.沈淘淘想征服的那種男人,不應該是出生就含著金湯匙站在金字塔上層的王者嗎?

"那你呢?"沈淘淘笑著看我,不答反問,"據我所知,你有出國留學的機會,可你放棄了.大學時期有個富二代追過你半年,可你眼都不挑一下.如果劉安和你門當戶對也就罷了,偏偏他差你太多.他沒有好的出身家世,工作能力也只是一般,還有那樣糟心的養母和妹妹."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煙含在肺中辣得心如火烤樣疼,"你想和我說你和他在一起是因為愛?"

"什麼是愛?"

"愛就是,他對你很坦誠."我對沈淘淘吐出一個煙圈,"你所知道的,是他對我竭力隱瞞的."

我昨天晚上才知道劉安是養子,可沈淘淘早就知道了.

沈淘淘聞言再笑,她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手中的筷子連花生都夾不住.好一會兒,她放下筷子,雙手支腮似個小女孩一樣對我道,"趙喬,和我講講,你和劉安的愛情吧."

我把吸盡的煙碾死,同樣雙手支腮看她,"沈大小姐,我對你和劉安的愛情更感興趣."

對視一會兒,沈淘淘又笑了.她以手捂臉,指甲上鑲的細鑽閃閃發亮,平靜一會兒,抬頭對我道,"趙喬,我和劉安之間從來就沒有什麼愛情."

"那你圖什麼呢?"我微微偏頭,"你說你們之間沒愛情我信了,畢竟沈大小姐高高在上,愛情是個金貴的東西.我只想知道,劉安哪里入你眼了,值得你屈尊走到我這陋室中來,坐到我面前.沈大小姐,咱們好不容易見面了,索性就把話說開吧."

"我說過了."沈淘淘抽出根煙,點著,吐出輕煙,"我走到你面前來是因為我對你有興趣.趙喬,"她舔唇,一雙美眸不住的在我臉上掃來動,"眼下我對你的興趣大過任何一個人."

我挑眉,"沈大小姐不會是想說你是雙性戀,現在看上我了吧?接連入得你的法眼,我們夫妻還真是榮幸."

"有何不可?"

沈淘淘笑的鬼魅,偏頭吐掉煙突然起身伏過來.我愣住間她突然吻在我唇上,輕咬一下,抽身坐回去了.

"咝!"我一把捂住唇,站起身後退幾步看沈淘淘,"你干什麼!"

唇上很痛,可這痛遠不及心靈上的震驚!

我被吻了,被劉安的小三,沈淘淘給吻了!

沈淘淘舔舔唇間,坐回去吶吶一句,"並沒什麼特別……可你魅力哪來的?"

"……"

沈淘淘的迷茫只一閃就不見,她抽出紙巾擦擦手,對我笑道,"吃飽喝足八卦夠,我們來聊聊正事吧.你坐下,這是你家,我還吃不了你."

"不坐?那好."沈淘淘向後微微一靠,道,"我們合作吧."

"什麼合作?"

"你幫我監視周朗,我幫你出局."

我神思一震,被沈淘淘攪混的大腦恢複正常運轉.

眼前的沈淘淘不僅是劉安小三,她還是高官女兒,是秦姓官員那一方的人.現在,秦姓官員那一方和周朗這一方可是斗的你死我活.

沈淘淘,竟然打起了讓我監視周朗的目的……

"怎麼,不同意?"沈淘淘傾身一笑,"和我合作你穩賺不賠,我不僅能提你出局保你無事,還會……讓劉安回到你身邊."

我看著沈淘淘,冷笑,"你覺得我還希得要?在你們害我到這種地步的情況下."

沾了屎的一百塊,不撿可惜,撿了惡心一輩子.我甯願不要,也不會給自己後半生添堵!

"你說這話我就不能忍了,有些事我能馬虎過去,有些事必須講清楚."沈淘淘豎起一根手指,"我從來沒有害過你,從來!我做的也不過是看戲而已,看著看著覺得你太可憐,就想……"

沈淘淘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嗡嗡響起,她瞄一眼,接起,"有事?哦……去秦伯伯家……怎麼,他們改變主意了?媽……可,我不想嫁了啊."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沈淘淘笑出聲,"行行行,我知道……和我爸說我會准時出席."

寥寥幾句,沈淘淘掛掉電話,起身對我道,"我有個急事先走了,我說的合作你好好考慮一下.趙喬,說真的可能我是唯一不會害你的人."

我抬眸,看她不說話.

"為表誠意,我和你說說你老公為什麼瞞著他的養子身份不告訴你也不許任何人提."沈淘淘走到我面前,挑起我下巴,笑道,"聽說過童養媳嗎?就是那種從小養在別人家,注定要給人家做媳婦兒的小女孩.劉安,是童養女婿.你很好奇他為什麼能上大學吧,因為他和劉大妹在村兒里辦了酒後,高大麗才允許他高考的……按道理,趙喬你是小三,是劉安劉大妹婚姻的第三者."

我腦中一片空白,仰頭看沈淘淘,感覺她越來越遠,聲音越來越飄渺.

劉安是童養女婿……

他和劉大妹辦過酒……

"這就受不了了?那當你知道一切真相時可怎麼辦?"臉頰被輕拍,手中塞入一張名片,"小可憐兒,有什麼想不通不了解的,你盡管來問我.在我能保持利益的情況下,我都告訴你.當然,這一切建立在你同意和我合作後."

沈淘淘出去把門反鎖,將鑰匙從窗戶扔進來,笑道,"接下來,繼續你的表演吧,挺好看的呢.別哭,我不喜歡看哭戲."

啪的一聲,鑰匙從客廳窗戶飛進來砸在我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