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圖片哪來的!
g,更新快,無彈窗,!

高大麗,是劉安和劉小妹的姨媽?

周朗扭頭看目瞪口呆的我:"這是真的?"

我搖頭,"不可能啊……我從來沒聽劉安說過!"我們婚前劉安很少和我提他們家的事,婚後劉安也從沒有說過高大麗不是他親媽的事.

"馬老師,小妹現在是不是還瘋著,說瘋話呢."周朗對馬冬道.

馬冬回頭又問劉小妹,可小妹眼神已經沒了清澈.她抬手抓著自己的頭發,坐在床上不停的前後亂晃,淚水橫流:"……不能說……哥說不能說……我沒聽話……"

劉小妹揚起手,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吼道,"讓你不聽話……不聽話……"

馬冬連忙去抓劉小妹的手,"小妹,冷靜!"在劉小妹要抽自己第二個耳光時拎起病床上的床單把劉小妹壓在床上制止住.

周朗傾身按鈴,"吳醫生,鎮靜劑."

兩分鍾後,吳華開門進來.給劉小妹手臂注射了鎮靜劑後,推推眼鏡道,"從醫生的角度我想和你們說,病人需要很長的恢複周期.在她徹底恢複前,不建議你們多次詢問,這不利于她康複."

一本正經的說完,吳華聳聳肩膀,又無所謂的笑笑,"當然,怎麼做還是在你們……"

馬冬給劉小妹在病床上放好,起身推推眼鏡道,"我是心理醫生,她的情況我心理有數.不過,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吳華沒再說什麼,抬起手腕看看時間,"還繼續嗎?"

"不了."周朗推了下我肩膀,讓我往出走,"今天就到這里."

我回頭看了眼眼眸變得空洞的劉小妹,和馬冬,周朗一起出了病房.

楊娜側身進來,我攔住她,"拜托了."

她點點頭,"你放心,小妹很乖,很聽話."

進了住院處大樓,我們坐上來時的車.馬冬開車,長長歎口氣,"本來以為今天能問出些什麼,結果……"

"去查查就知道."

周朗和我坐在後座,他撥出電話,把那會兒在病房里沒交待完的事交待完,讓屬下去高大麗家的窗簾里找東西.

掛掉,側頭看我,"沒准,你老公真對你瞞了他的出身."

我好笑出聲,"這有什麼好瞞的?我要是在乎他的出身我會嫁給他?"

不管高大麗是不是劉安的親媽,他不都是我認識的那個從農村努力考出來,奮力上勁的劉安嗎?我當初看中的是他這個人,要是挑家庭哪有他什麼事兒.

"也是."周朗點頭.

馬冬從後視鏡里看我們,"就在這里等,還是找個地方喝點東西."

"在這等著多慢,"周朗擺弄手機,"去高大麗他們家小區外等去."

"……"我驚訝的看周朗,"你屬下現在就去了?萬一他們家有人在呢?"

總要等到沒人時才好下手吧,還是說,周朗的下屬能找到合適的理由敲開門,進去搜人家窗簾.

周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誰說入室搶劫只能發生在晚上的?"

我微微張開嘴,語結.剛要說周朗這麼做過分,便聽馬冬出聲.

他沉下語氣道,"周朗,你做事不要太過分了.現在你的情況很不秒,如果你不能循規蹈矩收斂著來,後果很嚴重你知道嗎?"

"已經很嚴重了不是嗎?再這樣下去,我就要成個廢人了!"

他們談工作上的事我不好插嘴,只好把手機拿出來看.隨手一劃,劃到了定位界面.一看,心跳漏了兩拍,後背滲出一層冷汗.

"怎麼了,見鬼一樣?"周朗問.

我把手機橫在他眼前,讓他看代表劉安那個小點,"劉安,就在附近……"

不是醫院附近,而是我附近,西南方向五十米,而且還在靠近移動中.我向窗外看去,目光一陣亂掃,最後在一家超市的門口看到他.他依在冰櫃上,邊喝水邊四下看.眼見他要看到我這來,我連忙把落下的車窗搖起.

周朗臉色微變,"他怎麼會在這里?找劉小妹正好找來?"

馬冬對我道,"打電話問問,小心點別說漏."

我點頭,咽下一口吐沫穩穩心,從包里拿出另一只手機給劉安打電話.接通,打開外放,挑起嘴角柔柔的道,"老公,你在哪里呢."

窗外五十米外,劉安笑笑.我手機,傳出他的聲音,"找小妹……老婆,你在家乖不乖,沒有出去亂跑吧.怎麼突然想到給我打電話?"

"我在家當然乖,連屋都沒出……快到中午了,你記得吃飯.我擔心小妹,也擔心你身體……"

"嗯."劉安道,"我現在離家不遠,一會回去吃飯,你想吃什麼,我買菜."

"什麼都行."眼見劉安坐進出租車,我道,"老公,我等你回來."

掛掉電話,我急急下車,對馬冬和周朗道,"你們去吧,我得馬上回去!"

聽劉安話里的意思他的確是找劉小妹找到這里,可眼下他要回家吃飯我一定要在家才行!

周朗搖下車窗,"那電話聯系."

我匆匆點頭,轉身攔車往回走.路上我一直盯著劉安的定位,他那個小點在我前面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平速前行.

"司機師傅,能不能快點,我急."

一公里,加個油門就過去了.只要我夠快,完全能在劉安到家前趕回去.

幾番催促下,司機扔來一句,"你急也沒招兒啊,市區限速,你總不能讓我吃罰單吧.你這兩打車錢不夠我交罰款的不說,也不安全不是."

一個紅綠燈後,劉安離我的距離由一公里變成三公里……

等我到達我們小區門口下車時,劉安的小點已經在五分鍾前到達目的地靜止不動.

我心哇涼,卻依舊穩著心跑進附近的蔬菜店買了好多水果.走到家門口開門時,鑰匙兩次從滿是汗水的手心里滑落掉在地上.

好不容易打開門,我揚起笑容走進去,說出自己事先想好兒的托詞:"老公,你回來了嗎?我出去買了些水果,有你喜歡吃的葡萄和香瓜……"

一連叫了幾聲,屋里都沒人回應.我瞄一眼鞋櫃再看看空蕩蕩的客廳,提起的心安全著路.

劉安還沒回來,我先他一步到家.

拎著水果剛到廚房,防盜門被打開.劉安拎著一大堆青菜回來,往廚房來.

他看了水果,對我道,"不是說乖乖在家沒亂跑?那你還跑出那麼遠."

沒被抓包,我心中輕松不少,挽上他手臂道,"想你吃些水果補充營養……"

劉安笑笑,刮我鼻子一下,"出去洗臉洗手,等著吃飯."

我笑著出去洗臉.

那會兒看著定位上他一動不動,我還以為他是到家了,原來是先一步去買菜了……真是嚇壞我.

午飯劉安做的很豐盛,紅燒魚,芹菜炒肉,素拌三絲,還另做了一個蛋花湯.雖然都是家常菜,可自打我們家幾個輪流住院,真的是好久沒吃到過了.

我吃著他剔刺的魚肉,問,"老公,怎麼做這麼多好吃的?"

"因為小妹有下落了."劉安嘴角掛著淡淡的笑,看著我道,"這麼大的喜事,當然要慶祝一下."

我差點被飯噎住,心跳靜止.

"你不高興?"劉安問,"你不是天天問我找沒找到小妹?"

"開,開心."我撐起一笑容,道,"我當然開心!劉安,小妹在哪里,我們快去接她."

"現在還不行."劉安給我盛湯,"聽警方說是坐車走丟,被送到鄰市的救助站.他們正在對資料,對好資料會通知我去確認一下.然後,我就可以去帶她回來了."

"哦哦……"我暗中松下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我差點以為他發現了醫院里的劉小妹,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吃飯."劉安給我夾菜,"只要你們都好好的,我就知足."

我點點頭剛夾一口飯放到嘴里,手側的手機就閃了下,微信一連進來兩張圖片.我瞄一眼埋頭喝湯的劉安,拿起手機開機.

剛要把那兩條消息劃掉,劉安長手一伸,把我手機拿了過去,"吃飯的時候不要玩手機."

他手指一滑,臉上本帶著的笑沒了.不,不僅是沒了,而是表情幾近猙獰.

我抖著手從他手中拿回手機,一掃圖片,心梗住了.

一頁戶口頁,紙張已經很老舊了.上面寫,劉小妹,為戶主劉建國次女,關系為,養女.輕輕劃到前面一張圖片,上面寫,劉安,為戶主劉建國長子,關系為,養子.

劉小妹說的,竟然是真的.

"哪來的?"餐桌對面,劉安站起身來俯視我,如地獄里爬上來的修羅,"趙喬!這兩張圖片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