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在我沒掐死你前你睡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上次劉安消失了近十天,而這次只五天就回來了.他洗去一身疲憊和我編這次出差遇到了什麼樣的客戶發生了什麼趣事,輕輕親我說我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我問什麼樣的好日子,他說無憂無慮的好日子,開開心心的好日子.

我裝做好開心的樣子和他說老公好棒,抱著他脖子撒嬌.他抱我一會兒,說有事出去趟,回來給我帶好吃的.

兩個小時候後,劉安出現在我安在高大麗家的監控攝像頭中.

在高大麗和劉大妹比比劃劃一會兒後,劉安拎起椅子砸了茶幾.在高大麗坐在一邊地上嚎哭放潑時,椅子一輪又掃到了站在身後的劉大妹……

當天劉安回來快凌晨二點,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出去找劉小妹了.一臉的疲憊,神態像是要崩潰了一樣.

我躺在床上陣陣冷笑.

怎麼著,劉小妹丟了心急了,怕她在沒有虐待下的情況下恢複神智,把你們母子幾人的肮髒事都說出來?

呵呵,天道好輪回,你們的報應就要來了!

此時此刻,我心情爽到想在起床跳舞.從發現他想害我到現在,我第一次有翻身占上風的感覺.

想著,從被子里爬出來.光腳踩在地上跳著華爾茲,懸著圈哼我最喜歡的歌.

劉安坐在沙發上愣愣的看我,像看瘋子一樣.他叫我兩聲老婆,我啦啦啦唱著歌當聽不到.

暗爽夠,我手背在身後,踩著舞步回房睡覺.心中舒坦,很快就睡著了,勾著嘴角一夜無夢.

劉安一連找了三四天劉小妹,報了警,在五一小區附近貼滿了尋人啟示,發動了所有能發動的人.

本來他帶著我四處跑,可因為我半路總是掙脫他的手不干正事,他就把我扔到了我父母家.

劉小妹丟的第四天,趙楓回來了.

當他邁進我家時我父母和我都是一愣,他上軍校一年難得一次假,這才回去幾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趙楓用一句公務打發了我父母,然後目光鎖住了我.

我也看趙楓,在他張嘴叫聲姐時,照著他左臉狠狠抽下一耳光!這是我替劉小妹打的,打你這個喝點酒就精蟲上腦的畜生!

啪的一聲,所有人都愣了.

我爸哎呀一聲,"小喬啊,你這是怎麼了……小喬,這是你最疼的小堂弟……"我媽連忙把我拉到一邊對趙楓賠禮,"小楓啊,你別怪你姐,她什麼情況你知道……"

趙楓沒氣,反而笑著勸我爸媽,"大伯,大媽,沒事沒事,我姐有病我知道,你們別生氣.我不往心里去……"

我爸繼續歎氣,我媽滿心愧疚的張羅著說要給趙楓做點好吃的替我賠禮.

等二老都忙活起來不注意客廳了,趙楓湊到我身邊,坐的規規矩矩的,"姐,沒消氣你繼續打……是我錯了,我就不應該把這事交給我爸媽處理……"

我看電視,不理他.

是不應該交給我二叔二嬸處理,他們那麼看不起劉小妹,再加上貪錢的高大麗怎麼可能講和.

這段時間我耳里每響起劉小妹說的一句話心里就痛的直揪揪.

--我懷孕了,你們別打我了,我真的沒有勾引趙楓.

這話,算不算直接指認了凶手是誰?

"姐,你別生我氣,氣壞身體不值."趙楓像小時候那樣給我揉胳膊捏肩膀,討好意味十足,"我可是你親弟弟啊."

"呸!"

我狠磨了兩下牙,我才沒這種弟弟!

"姐,你可算理我了."趙楓看了眼廚房里忙活的我爸媽,側側身子擋住兩人身影對我道:"姐,我知道你沒瘋,也知道你裝瘋肯定有你的理由.眼下這個我不問,我只問你,你把劉小妹藏到哪去了?姐,我早兩天就回來了,我實在找不到她,不然不會和你挑明說……"

我心一緊,看了趙楓一眼.看著他那雙掛滿緊張的眼睛,有那麼一瞬想承認自己沒瘋.上次在電梯里我們談話太正常了,趙楓和猴兒一樣精,當時氣上心頭不多想可能不會覺得有什麼,過後一想肯定斷定我沒瘋.

可……

想了會兒,我把坦白的想法咽下.翻個白眼臉一扭,不理他,"你才瘋了,你全家都瘋了,你家桌子椅子都成精!"

坦白,就要和他說我為什麼裝瘋.可這個真相,真的是越少人知道真好.趙楓再混蛋,我也不想把他牽扯進來!

"姐!"趙楓搖我手.

"滾,再叫打你."

趙楓在我家磨了我近一個下午,在我裝瘋賣傻一句正經話也不說的情況下,帶著滿滿失望離開.

次日,劉安和趙楓這兩一見面就怒視對方的人聯手一起找劉小妹,分工合作,誰往東誰往西,誰在市里誰去郊區.

而我,有時在我父母家,有時乖乖的留在自己家.

留在父母家時我很老實,吃飯睡覺看電視陪我爸遛彎.留在自己家時就忙了,盯著看定位上劉安的小點晃遠後,不是和馬冬打電話討論劉小妹病情的進展,就是偷偷溜出家去看情況越來越穩定的劉小妹……

劉小妹失蹤第八天,劉安下午回來直接癱在沙發上.前七天他們和警察翻遍了城里所有能翻的地方,結果是一無所獲.

我抱著爆米花邊看電視邊笑,把劉安的憂心當成笑話看.

看,裝的多真,好像劉小妹的瘋不是他一手促就一樣.

八點半,劉安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嗯啊兩聲說了聲謝謝,然後坐起身來,把手機拿在手里翻看.

這一看就是許久,眼睛都快瞪直了.

如果是三個月前,我一定會湊過去問他在看什麼好玩兒的.現在?

哈,不是在和小雨悠悠聊天就是在和別人研究著算計我唄.

來吧!我不怕.

十點半,快要睡覺時劉安抬頭了.他定定的看著我,像才認識我一樣.

我面對著他打了個一個大大的哈欠,揚起手撒嬌要抱抱,"老公,抱抱,睡覺覺."

劉安愣了好一會兒,把手機放下手臉色緩和了.他抱起我,把我送進臥室放到床上.

不,不僅是放下,而是扯扯襯衫,露出胸膛直接壓下來.

"老婆,好久沒有了……"

我一抬腿,想也不想的把他踢下去!

滾,忍著惡心讓你抱已經是我極限!做愛?你夢里擼去吧!

劉安被我踹翻在床尾,沒動,順勢躺尸.過了好久,他回頭看我,呵呵笑出聲來,"我很生氣,可我還挺開心的."

我理好被他扯下肩的睡衣,看著他不說話.

"老婆."劉安轉身爬過來俯在我身上,居高臨下的看我,"你說我是不是瘋了?"

沒錯,劉安你就是個瘋子!

可我張張嘴,可憐兮兮的問,"老公,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害怕……"

劉安摸我臉,用手滑過我喉嚨,陰森森的笑,"在我沒掐死你前你睡吧."

我抖了一下偏頭,閉眼裝睡.感覺劉安一直在看我,不過後來撐不住真睡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來,劉安已經把飯做好.一切都和往天一樣,就好像昨天晚上他求歡,我踢他下床他生氣的事沒發過一樣.

吃過飯,劉安對我道,"我出去繼續找小妹,你乖乖在家."

我點頭,愉快的說了聲哎.

等到劉安出門,我調出定位發現確定他走遠,收拾好自己出門.

打車,直接去了我媽家--附近那家醫院.

進了五樓燙傷科,我直接摸到唯一一間擔任豪華病房.

馬冬和周朗先我一步到了,等我進去,吳華看了看手表道,"我把門鎖上不讓任何人進來,二個小時後來開門."

周朗點頭,"謝謝吳醫生."

吳華道,"客氣,互惠互利."

在沒接劉小妹時我就想到了用醫院來掩護,只要吳華配合.最開始是用錄音威脅的,不過在周朗給下價碼後,吳華從被迫協助變成和我們狼狽為奸.

門被鎖上,我徑直往病床上看.雪白的床鋪上,穿著病號服的劉小妹安靜的坐著.

不瘋不鬧的她在陽光的照耀下像只誤落凡間的天使.

天使抬頭,看到我展顏一笑,"嫂子."

我被她笑的心中一亮,也笑了,"小妹."

馬冬推推鼻梁上的眼鏡,"小妹的情況恢複的很好,只要離開那個環境,她恢複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六十."

周朗靠在一邊,神色有些冷,"好不容易有點起色那就快問吧,問明白後好送回去,外面查的動靜太大,我要支撐不住了."

劉小妹能在這里躲的這麼好,一靠吳華配合,二靠周朗周旋.

問話這種事自然是馬冬,他拉了把椅子坐在劉小妹身前閑拉了會家常.劉小妹沒有全好,只能偶爾達上一兩句.

十幾分鍾後,馬冬切入正題目,"小妹,你把你偷來的東西藏在哪里了?學校的長椅下,你家的水箱里,我都找過,沒有."

劉小妹緊皺眉毛,好久,道,"在,在窗簾里……"

"窗簾里?"馬冬追問.

劉小妹張張嘴,用力點頭.

"掛在你媽家的窗簾?"我回想那屋子里的擺放,心中一下子明媚了,"窗簾的夾縫里!!"那簾子很厚,聽高大麗說過不好洗,所以自租住進去後就沒清理過,我上次還看到,髒的厲害,都快看不出原色了.

馬冬向劉小妹重複一遍,劉小妹重重點頭.

周朗馬上安排人手,不管什麼手段,派人進去看看窗簾里面的東西並拿出來.

馬冬也很高興,他對我和周朗豎起大拇指,繼續問了下去,"你偷的和藏的,是什麼呢?"看的出,隨口一問.

"戶口本……"

"什麼?"打電話的周朗連忙叫停,看馬冬,"她藏這個干什麼……"

馬冬轉問後,劉小妹眉心皺起來,"……關系,養母……高大麗不是媽,是姨媽.是我和哥的姨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