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你想帶她走?
g,更新快,無彈窗,!

視頻聽不到聲音,可我卻感覺劉小妹的哭喊每一聲每一句都砸在我耳邊,震的心尖直顫!

已經回房的我爸我媽聽我喊,齊齊跑了出來.

我媽一臉驚慌,"小喬,怎麼了怎麼了."

我爸捂著胸口,臉色發白,"閨女,你這是……"

"沒事,沒事."我強裝鎮靜撿起手機捂到懷里,對二老道,"不小心點開一個恐怖視頻……我,我去睡了."

報警,我要報警!

拿起手機跑回房間,剛要往出撥電話,關上的門就被打開了.

我媽端了杯牛奶進來,讓我喝完馬上睡.

我現在哪有心情睡,這牛奶我又怎麼可能喝?可不喝不睡……

接過牛奶含了口在嘴里,我對我媽舉杯笑笑.我媽長松一口氣,拍拍站在門口,臉色緩和不少的我爸,老兩口回房睡了.

門一關,我馬上把嘴里的牛奶吐回杯子,又把整杯都倒進窗台花盆.

左手杯空,右手報警電話已經撥打出去.

我對接警的警察說我就住在五一小區,聽到那個房子有人慘叫,懷疑有人家暴.

接警的警官態度特別好,再三和我確定地址後,說,"女士,在您報警之前已經有其他人打來電話.我們已經安排出警,請您放心."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把手機掛掉,重新打開監控.

果真,畫面里有兩個警察在和高大麗談話.此時的劉小妹已經不見蹤影,只有劉大妹抱著胳膊站在沙發邊上比比劃劃的和警察說著什麼.

五分鍾後,警察走人.門一關,滿臉堆笑的母女兩打開衛生間,從里面拽出渾身是傷的劉小妹.

我心猛的一揪,在床上跪坐起來.警察走了,她們不會繼續虐打劉小妹吧?

這兩人並不有再打劉小妹,而是扔給她一塊抹布讓劉小妹擦地.

余下的時間里,無論是經過劉大妹還是經過高大麗,都會莫名其妙的挨上一腳.

十二點半,劉小妹擦完地抱著頭蜷縮在角落里.高大麗查驗一遍滿意,關燈和劉大妹睡覺了.

監控有夜視功能,半夜二點,劉小妹從角落里緩緩爬出,爬到廚房翻垃圾桶里的垃圾吃.

我梗著心把監控視頻調到晚上我和劉安走後,高大麗他們吃飯的時間.

劉大妹出去買了熟食,高大麗蒸了米飯炒了兩個素菜.母女兩人在廚房里忙活時,劉小妹偷偷把手伸向餐桌拿了塊肉.她剛把肉塞到嘴里還沒來得急吃,就被盛飯出來的劉大妹發現了.劉大妹推了劉小妹一下,劉小妹躲的時候不小心撞到劉大妹胳膊上的傷……劉大妹張大嘴巴說了什麼,高大麗從廚房出來了.

原來,對劉小妹的虐待是從高大麗開始的.是她先揪著劉小妹的頭發扇耳光,在劉小妹掙紮時又脫了劉小妹的衣服用筷子紮她乳/房.

劉大妹一邊吃飯一邊笑著看熱鬧,等到高大麗打累了,換她上,綁了劉小妹手腳一下下踹頭……

母女兩個打打歇歇換了兩輪,才進行到我最初看到的那個畫面.其實那時兩人已經打累了,又動手是因為劉小妹尿在了客廳里……

我抖著手指輕滑,又把畫面調到了實時監控.

劉小妹蹲在垃圾桶前,抱著自己和只老鼠一樣警惕正在熟睡的母女兩人.她從里面撿廚余,只要是能吃的都往嘴里送.

天蒙蒙亮,她又悄悄爬回角落,把自己蜷縮成一團,像是從來沒動過一樣.

天大亮,高大麗和劉大妹起床.兩人踩在劉小妹擦的光潔的地板上洗漱做飯,開始新的一天.

吃完,高大麗從櫃子里抽出一件裙子,拽過劉小妹往她身上一套,又拿過擦桌子的抹布隨便給劉小妹擦了擦臉.

被照顧的乾淨整潔的劉小妹回來了,那件漂亮的裙子遮擋了她滿身的傷.就像高高升起的太陽,粉飾了夜晚的肮髒.

我僵硬的放下手機,坐在床上懷疑人生懷疑世界.

我原來以為高大麗會是劉小妹的救贖,因為那是她的親生女兒,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可現在,我才明白高大麗是劉小妹萬劫不複,不可輪回的地獄!

試問,如果我瘋到劉小妹這個程度,我媽會對我這樣又打又罵不給飯吃不給覺睡嗎?

我媽敲門進來叫我起床,我順勢看過去,問,"媽,如果有一天我瘋的誰也認不出天天闖禍,你還要我嗎?"

我媽眼圈一下子就紅了,她走過來把我抱在懷中,"傻閨女,你到什麼時候都是媽的心尖,媽怎麼會不要你."

我媽身上是香的,懷抱是暖的.我摟住她的腰身,僵住的心慢慢回暖.

吃完飯,我爸出去溜達健身,我和我媽陪同.遛彎的時候,我壓在最後給周朗發了信息,問他昨天查劉安查的怎麼樣了.

直到我們一家三口溜達完回去,周朗才發回一條信息:跟丟了.

我瞬間瞪大眼睛,想要把手機屏幕盯出一個窟窿來.

這都多少次了,怎麼每次周朗查劉安或芯片的事都是臨門一腳最後音訊全無?

我自認我提供的情報已經很多很詳細了,到底是哪里出問題了?

我回問一句怎麼跟丟的,周朗說辦案人員不力,轉而問什麼時候能再安排劉小妹做治療……

我回一句:看情況吧.

這不是氣話,而是實情.

我盯著監控看了兩天,發現劉小妹想在高大麗的強壓統制下出來真的很難.她每天吃剩菜剩飯,干家里所有的活,睡家里最破的地方.

唯一的好處是並沒有天天挨打,不,准確來說是挨那天晚上我看的那麼嚴重的打.

偶爾高大麗母愛發現,還會給劉小妹洗洗澡,給她梳頭發.

這個時候是劉小妹心情最好的時候,臉上掛著笑和個孩子一樣.

觀察到第三天,我在劉大妹的身上找到了機會.

高大麗傍晚六點多吃完飯,都要去小區里的小廣場上跳廣場舞.這個時候,劉小妹就由劉大妹一個人來看著.

劉大妹途省事,會把劉小妹拴在桌子上自己也出去.

劉大妹每次都要走一個小時以上時間,如果把這段空檔利用起來,給劉小妹看病足夠了.

第四天傍晚,我和我媽說出門買水果後,和馬冬相約來到五一小區.躲在暗處看高大麗和劉大妹一前一後離開後,我們上樓.本來以為會費一番功夫開鎖,卻沒想劉大妹下樓時沒關防盜門.

馬冬率先推門進去,"小喬,你看好,不要讓人來打擾我."

我瞄了眼被拴在桌子上,坐不下站不直只能半蹲的劉小妹對馬冬搖頭,"不,馬醫生,咱們不在這里給她看病."

馬冬推推眼鏡,看我,"你想帶她走?"

"對!"我去廚房找來刀,在劉小妹大叫時把她腕上的繩子割斷,拉著她就往外走,"離開這兒,去哪都不會有人打擾你給她治病."

從看到劉小妹被打,警察來了只是調節而不深入調查後,我就決定把劉小妹帶離這個火坑!

馬冬攔下我,"小喬,這事你和周朗商量了嗎?"

"你們不是想從小妹口中挖出真相出來嗎?那把她帶走治療不是正合適的事?"

"丟失人口是很重大的事,只要有人報警一定會重查!"

"周朗怕被查?"我笑了,"我只記得他說過,只要目的能達成,那中間種種手段可以忽略不計.現在,只是帶走一個瘋子而已,他搞不定?"

周朗可是敢開車撞人,然後找人頂包的人!他膽子大到可以包天了,現在會怕我帶走一個瘋子,而且是對他有利的?

"現在今非昔比……"馬冬拉著我手不放,依舊阻止.

"你們不急著要真相了?不想提前找到芯片了?"

馬冬緩緩松開手,"你想帶她去哪兒?"

我摟過瑟瑟發抖的劉小妹,對馬冬笑道,"一個適合她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