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你們沒瘋,是我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小妹聲音極輕,我回味一下那句小樹林,座椅下,連忙靠近她繼續追問.

"座椅的哪里?"我急聲道,"是椅背下面還是土里."

劉小妹哈哈一笑,眼中的清明沒了.她抬手摟住我脖子,使勁往我身上貼,"……趙楓,我有孩子了……你為什麼不為我說一句話,為什麼不回來看我一眼……"

又瘋了.

門被推開,劉安掐著電話走進來.看到抱在一起的我和劉小妹一愣,聽清劉小妹的瘋言瘋語後臉色黑了.

他走過來把劉小妹從我身上抓下去按到床上,"小妹!睡覺!"

小妹在不大的病床上打了兩個滾,咯咯一笑,聽話的把眼睛閉上.

我手還維持著擁抱劉小妹的動作,呆愣愣的看著閉眼裝睡的劉小妹回不過神來.

這麼巧,劉安剛走劉小妹就醒過來.這麼巧,劉小妹剛瘋劉安就回來?

我真想把劉小妹拉起來問問,你,不會也是在裝瘋吧!

可惜,劉安一直沒給我這個和劉小妹做深入交流的機會.余下的時間他一直陪在我和劉小妹身邊,那會高大麗打的那個電話被他隱下提都不提.至于想到我們家來住的劉大妹……在下午時出現在病房里.

"看著她們不亂跑能做到?"劉安站在劉大妹面前,居高臨下的問.

劉大妹一臉不屑,"兩瘋子,有什麼好看的."

劉安一個耳光甩了上去,啪的一聲,打的劉大妹媽呀一聲把頭偏向一側.扭過頭來,瘋紅著眼往劉安身上撲,"你居然敢打我!劉安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你個雜……"

劉安一把拽過劉大妹衣領,幾乎把她整個人提起來.他眼中陣陣發狠,咬牙切齒的道,"劉大妹我告訴你,你要感謝這兩個瘋子……不然,你的破事兒我一件也不會管!"

劉大妹被提的喘不上氣來,雙手死死掐著劉安手腕,兩腳不住的在地上亂蹬.

"看好她們,聽明白了?"劉安問.

劉大妹臉漲的青紫,說不出話來.

"說!聽明白了嗎?"劉安怒吼.

劉大妹一哆嗦,艱難點頭.

劉安松開手一推,劉大妹噗通一聲摔倒在地.她捂著脖子大口喘息,臉色稍有緩和,眼淚刷的一下飆出.張張嘴剛發出一個哭聲,抬頭瞄到劉安鐵青的臉色,眼神萎縮一下,閉嘴.

我和劉小妹並坐在床上全程觀看,已經是驚嚇到.劉小妹揪著被單一動不敢動,我也是覺得喉嚨窒息,連氣都不敢出.

這樣狠戾的劉安,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

"還不去打水?"劉安沉著聲音問,"是等小妹去還是等你大嫂去?"

劉大妹從地上爬起來,拎著水壺兔子一樣跑了.

劉安回轉身來看我和劉小妹,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你們怕我?"

我和劉小妹微微點頭,卻又馬上齊齊搖頭.

劉安向前一步,劉小妹啊的一聲慘叫紮進我懷里,"……別打我,別打我,我聽話……別打我!"

劉安止住腳步,雙手插腰咬著下唇低下頭.

"哈,"他冷笑一聲,一腳踹翻床尾的椅子,大步走出病房.幾步,又回來,站在門口指點著劉小妹和我道,"瘋的不是你們,是我!是我!"

呯的一聲把門摔上,消失不見.門再被打開,是劉大妹拎著灌滿的水壺進來.低著頭,放下壺後很小聲的道,"大哥,水打回來了,我……"

一抬頭,見劉安不在背脊馬上直了.眼中懼意退下,惡狠狠的看了我和劉小妹一眼,"哼,別得瑟,你們沒幾天好日子過了……"

劉小妹住這間病房有兩張床,不過另一張是空的.

劉大妹挺直腰板兒後,往另一張病床上一躺,伸了個懶腰,"……都別給我作,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你們真當劉安能長膀飛?哈,我媽來他就得慫!有本事他打我媽!他沒那個膽!都消停的,不然我就打電話讓劉安回來自己看著你們.他還真當自己是個物了!"

嘟囔幾句,拿著手機玩.一邊玩一邊瞄我和劉小妹.

我被劉大妹惡心著了.

有她在這杵著,我既不能拿手機和周朗聯系也不能和劉小妹說話,更不可能偷跑出去去那個小學.

更奇葩的是,一個小時後劉大妹累了.她不想再這樣看著我們倆,然後,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個點滴管,要把我和劉小妹綁在了病床上.

劉小妹很配合,伸出雙手就讓綁,看得出這事劉大妹經常做.

我不干了,我是瘋又不是傻,干嗎讓她綁!

剛想把她推開,猶豫了下沒動手.只有劉大妹對我們放心,才會放松警惕……

果然,在綁完我們倆個後,劉大妹嚷了一嗓子讓我們消停的,躺回到那張床上睡覺去了.

劉小妹側身往床上一躺,看著劉大妹一動不動.

本來是面對著我們假寐,過了大約十分鍾左右,呼吸放沉徹底睡實.又過了幾分鍾,一翻身,變成背對我們.

我摸過手機,調出微信頁面在上面打字給劉小妹看:"小妹,嫂子值得你信任,是嗎?"

劉小妹眨眨眼,一動不動.

"不然,你怎麼會把藏東西的地方告訴嫂子?"

劉小妹雙手捧在嘴前,長長的打了個哈欠.抹抹眼角,看著我嘿嘿笑了.

"小妹!"我不死心,繼續在手機上打字,"你要是清醒的,就和我點點頭……"

小妹把綁死的雙手往頭下一枕,找個舒服的姿勢--對我笑.

我所做一切都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沒起任何效果.

不死心,我又打道,"小妹,你把東西藏在椅子的什麼地方了?"

這回劉小妹有了反應.

她靠近我,貼近我耳邊道,"我,我把那東西放在了水箱里."

水箱?學校操場有水箱?

"不是."我抓起劉小妹肩膀,追問,"小妹,東西到底是在學校小樹林還是在某個地方的水箱."

"……在沙發下."劉小妹突然大笑,咯咯咯的比劃,"掏個大洞,塞進去……然後,然後被貓掏走嘍~"

"劉小妹!"被吵醒的劉大妹一聲怒吼,翻身下地揚起巴掌不顧頭臉的往劉小妹身上氣招呼,"你這個賤貨,讓你發瘋,讓你發瘋!"

我回手去幫劉小妹,卻因為雙手被綁抓不住劉大妹.心急之下,照著劉大妹胳膊一口咬下去!

劉大妹媽呀一聲用力一拽,我竟是硬生生把她肉咬下來一塊……

醫生護士沖進來把我們拉開隔離,一個年紀稍輕的小護士氣急敗壞的給劉安打電話,"劉先生,恕我直言,你們家不僅你老婆和你小妹有毛病,你大妹也是神經病吧?"

半個小時後,劉安急沖沖趕回來.聽醫生護士說完這一場混戰後,劉安額上青筋明顯蹦了兩蹦.

我以為劉安會發火會動怒會像幾個小時一樣動手爆打劉大妹!

可,兩個呼吸後劉安臉色恢複正常了.他不僅沒打劉大妹,還對劉小妹勸道,"小妹,你一會兒和媽回家."

劉大妹插嘴,"找好房子了?"

"還是原來那個."劉安冷冰冰的看著劉大妹,"你不願意,可以不去!"

我驚訝劉安居然沒另找房,半個小時後高大麗來接劉小妹,我才知道,原來是房東為了留住他們不走,特意安了防盜窗還給減了半年房租.

高大麗把劉安拿出來租房的五千塊錢往兜里一揣,說啥也不搬了!

眼見劉小妹要走,我裝瘋賣傻作的昏天暗地,把我所有手段都用上一定要和劉小妹一起去.

不帶我去我就撞牆.

最終,劉安帶著我去了五一小區,進了高大麗帶著劉大妹劉小妹租住了半年多的三十平米小屋.

陰面,進屋和進了窯洞一樣.

所有東西都亂槽槽的堆在地上沒有章法,廚房里還有餿菜餿飯的味道.

我掩住鼻子靠邊站,劉安把劉小妹安頓在唯一的一張床上坐好後,吆喝著劉大妹一起收拾屋子.

劉大妹胳膊上還帶著被我咬的傷,哪願意干.新進五千塊錢的高大麗馬上把活接過去,笑呵呵的說她一起干,人多干的快.

一邊干,還一邊聊劉安工作上的事,聊小妹近來的病情,聊大妹那個瘸子丈夫.

這個時候,高大麗像是一個母親而不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吸血蟲.

他們來來回回的收拾東西上下扔垃圾,我也沒有嫌著.

我裝著擦灰整理東西的空,把我很久前從家里拆下來的那個攝像頭安在了老電視的機頂盒上.

當初我拆下來時,想的還是接近劉小妹,借已監控到劉安和高大麗害我的證據.後來事情變的太複雜,也就沒用了.

而現在,我要用來監控這個屋子,看劉小妹到底能把她偷的東西藏在哪里.

還有一點,高大麗和劉大妹疏于對劉小妹的看管.如果劉小妹再從家里偷跑,我也能及時發現,省著她危險.

忙碌了兩個小時,亂糟糟的屋子終于乾淨了.

高大麗留我們吃飯,劉安說句不餓,帶著我就走.

我本以為他會帶我回家,卻沒想到劉安把我送到了我媽家.原因是:他要出差!

我媽驚住了,"小劉啊,你這才回來幾天啊,怎麼就又出差?"

"唉,這不是多請了幾天假嗎?"劉安道,"這個客戶不好弄,我只好接下來,不然還怎麼服人.媽,您別擔心,沒幾天.我快去快回."

理由一套一套的!

吃完飯,劉安走了.臨睡覺前,我媽和我爸歎氣,說我們家的事把劉安耽擱了,不然他用不著這麼忙,一趟一趟的往外面跑.

我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盯著定位上屬于劉安那個小點冷冷一笑.

劉安沒回家,他打車去了郊外,小點再一次消失在上次不見的那個地方.

關掉定位,我給周朗發了微信,告訴他劉安出動了.

接到周朗發過來的OK,我又打開監控,查看高大麗一家.

只是畫面剛一顯示出來,我就嚇的驚叫一聲差點跳起來.

劉小妹手腳被綁,赤身裸體的躺在地上不住擰動.劉大妹踩著她頭,拿著衣架一下又一下的往她身上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