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我放在,小學樹林那個座椅下.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們家這房子有些年頭了,外面的護欄是那種最老款.因為在一樓,我爸挑的最粗的鋼筋不說,焊的還結實!就這,別說眼下家里沒有合手的東西能弄開,就是有也不是幾分鍾內能完成的.

周朗聽我說完,跑到陽台前看了眼,"……趙喬,你家這是焊了個籠子啊?這要是著火,119都拯救不了你們一家."

"你會不會說話!不會說別說!"我一聽怒急,對周朗罵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咒我家人.現在劉安馬上回來,咱們要怎麼辦?"

他現在身份太複雜了,在不能保證父母平安的情況下我暴露不起.

周朗痞勁兒上來了,晃了兩下護欄有些氣急的道,"涼拌!"

"行了,都別說氣話了."馬冬靠近我翻看了下劉小妹眼白,"事情沒你們想的複雜.小喬,你抱著小妹哭就行……"

哭?

"……發呆也中."馬冬退而求其次,"反正反應別正常了."

他拿過我手機瞄了眼定位,拉著陽台上的周朗去了廚房,"馬上就到,和我來."兩人進了廚房,馬冬把廚房門半拉.

緊接著,電飯煲摔在了地上,米散了半地,一盤水潑上去後,調料盒又砸了下來……

花椒大料的味道剛在空氣中蔓延開來,門鎖就被擰動.

隨著劉阿姨一聲,"……劉安啊,快看看,快看看,這是咋地啊……"劉安,劉阿姨夫妻一擁而進.

我抱著劉小妹忘了哭,准確的來說是這麼點時間不夠我醞釀眼淚,畢竟我不是專業演員只是業余的.

不過這已經足夠了.

廚房半開里面亂槽槽的像是翻了天,客廳里劉小妹躺在地上人事不知,而我抱著她傻愣愣的發呆……

劉阿姨一拍大腿,"作孽啊,作孽啊!這是咋地了啊!"

劉安腳步踉蹌了下,他飛撲到我面前,一雙眼睛像看不過來了一樣在我和劉小妹身上快掃快瞄,手一會撫在我臉上,一會落在劉小妹鼻前,"小喬,這是怎麼了,小喬……小妹!小妹!"他用力拍劉小妹的臉,"小妹你醒醒."

"小喬,發生什麼了,到底怎麼了."

我呆呆的看著劉安,一句話也不說.他眼中滿是焦急,額上滲出一層薄汗.

"別問了!"劉叔上前幫忙,"快,快送醫院!小劉啊,你放寬心,快點叫救護車."

劉安馬上往出拿手機,撥通電話後語句無序的念叨,"接電話……接電話……快接電話."一連播了幾次沒能順利接通,劉安摔了電話就往出跑,"我有車,我開車去……"

跑到門口又轉回來,一邊拉我一邊往起抱劉小妹,"小妹,堅持下,小妹……小喬……"

他抱著劉小妹還想拉我,劉阿姨連忙阻止,"別急,孩子別急.我領著小喬,我領著她.老劉,快去開車,你去開車!"

劉叔'哎’了聲馬上跑出門,劉安抱著劉小妹緊跟其後.

劉阿姨連連歎息,紅著眼圈往出拉我,"小喬聽話,咱們去看大夫……這好好的日子……"

臨關門,我向廚房那里看了眼,終于明白馬冬為什麼要這樣做了.

只有家中夠亂,才能增加劉安的緊張情緒.只要他緊張,他所做第一件事肯定是送我和劉小妹去醫院.至于廚房有沒有人,他哪來有精力去查去看去管?

我和劉安才離開醫院一天,就又進了醫院,只不過這次是精神病醫院--爾康醫院.

離我家不遠,離高大麗她們原來租的那個房子更近.而且,劉安帶劉小妹看的這個醫生,對劉小妹病情很了解.

看來劉安不是沒有給劉小妹治過病,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治病這事耽擱了.

這個醫生姓陳,年紀挺大的.

病房里,他給昏睡著的劉小妹做完檢查後,說劉小妹沒什麼大毛病,就是睡著了.至于劉阿姨他們聽到的那些喊叫……

"……這很正常."陳醫生對劉安道,"畢竟她現在患有精神類疾病……劉先生,我還是要說一句,不要讓她再受刺激.不如,讓她住院?"

劉安沉默了會兒,道,"我考慮考慮."

陳醫生沒勉強,劉安轉身對劉阿姨夫妻道,"劉阿姨,謝謝你和叔,今天這事多虧你們了,等我抽出時間來一定請你們吃飯,你們二老可不行推辭."

劉叔樂呵呵的說不是什麼大忙,然後問,"劉安,用不用和你爸媽說一聲兒,你這一個人,能成嗎?"

"沒事,這事就別讓我爸知道操心了,我一個人能成."

劉叔一歎,拉著劉阿姨走了,"多好的兩孩子……怎麼就攤上這麼個病."

劉安擁著我往門口送了送兩人,回過頭,陳醫生正從劉小妹病床前起身.回頭看了眼我和劉安,向我們走過來.主要是我,他拉起我兩只手臂看,仔細瞧完,又在征得劉安同意後看我耳後.

我瞬間明白陳醫生在看什麼,他一定是看到了劉小妹脖子上的針孔,知道劉小妹此時沉睡是用了藥物!

果然,在看完我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後,陳醫生對劉安道,"我發現劉小妹身上有針孔,像是被注射了什麼藥物.這事,你清楚嗎?"

劉安臉色本來就白,聽完後直接變青,"什麼藥物?小妹這些天沒打過針."

"這,我抽她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麼."陳醫生叮囑站在一邊的護士給劉小妹抽血.

"我老婆呢."劉安推出我.

我本就因為劉小妹針孔被發現而緊張,他一推我,我下意識驚叫一聲,跳了起來.明白自己反應過激後,我馬上露出害怕的樣子,緊緊抱住劉安胳膊不看任何人.

"她沒昏睡,我也沒發現針紮……可你又說她現在的狀態和以前區別很大……"陳醫生道,"也驗驗吧."

我極力阻止他們抽我血,可我的血最終還是流進一只藍蓋小管中.

陳醫生帶著護士走後,劉安對我進行到審問模式.

1,劉小妹為什麼發瘋.

2,我們家是不是進過人.

3,有沒有人給我打過東西.

我謹記馬冬再三叮囑我的話,面對劉安一臉呆滯一問三不知.實在被逼問急了,我撲在劉安懷里一邊哆嗦一邊大聲喊害怕.

等他'安撫’好我,我繼續一臉呆滯一問三不知.

審問耗時一個小時十分鍾,當我第二次被'安撫’好,劉安癱在床尾的椅子上滿臉挫敗.

直到他電話響,他才回過神來.接起來瞄了眼來電,秒掛.對方秒打,堅持不懈.

劉安深吸一口氣,拍拍我肩膀,接起電話走出病房,"媽,房子我在找……什麼,大妹回來了要住我家?媽!你……"

門一掩,聲音聽不清了.

我馬上拿出手機點開微信.

周朗的在最上面,寫道:我們已經安全離開,沒有人發現.

小區都要搬空了,可不沒有人發現,劉阿姨他們回來真的是個意外.

我耳聽外面,在手機上快速打到,"劉安發現劉小妹脖後的針眼了……怎麼辦?"

過了會兒,周朗回道,"沒事,你裝瘋一問三不知.劉安爛事那麼多,一時半會兒猜不到是哪邊動的手."

也是,因為這芯片,劉安可是牽扯了幾方人馬.

我剛要把手機收起來,周朗又進來一條消息,"咱們要回快腳步,馬老師說今天有些成效,你看什麼時候方便,再安排時間給劉小妹看看."

這才剛結束就又安排時間!我哪來那麼大的能耐,特別是在劉安發現端倪的情況下!

只是這要求也沒法回絕,畢竟我們情況越來越緊急.

"我爭取."

回過去三個字,我把手機收回包里,恢複一臉呆滯狀態,腦子瘋狂轉運.

今天劉小妹雖然大半處于發瘋中,可說出的話卻包含了大量信息.

1,芯片可能被劉小妹偷了.2,劉安打她是因為這個事,很可能她就是因為這個被虐待至瘋.3,她的孩子不是摔沒的,而是被打沒的.

床上的劉小妹突然動了動,我回過頭去,她剛好睜開眼睛,定睛看我.

我和她對視兩秒,鬼使神差的附過身去,輕聲道,"小妹,認得我是誰嗎?"

"是嫂子……"劉小妹小小聲的說.

我吞下一口口水,把聲音壓的更輕,"那能告訴嫂子,你把你偷的那個東西放在哪里了嗎?"

劉小妹點頭,對我回以氣聲,"……我放在,小學樹林那個座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