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走窗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驚了下,劉小妹竟然記得馬冬!

馬冬和周朗臉上同樣是驚訝,不過馬冬的反應比我和周朗快多了.他溫和一笑,對劉小妹道,"小妹,這幾天感覺怎麼樣?"

劉小妹本閃過一絲清明的眼眸又混沌了.

她沒接馬冬的話,木著神情走到沙發上,抱著沙發枕縮著一小團.

"有些自閉."馬冬拍拍我肩膀,"沒事,交給我.對了,能不能把客廳留給我們?"

"好."周朗四下看了眼,反客為主,拉著我進了側臥.

側臥是裝了一半的嬰兒房,孩子沒後門幾乎沒打開過.昨天晚上劉小妹進來,劉安匆匆收拾下床鋪,現在那些嬰兒小來小去的東西隨意的堆在一角.

關上門,周朗回頭對滿臉疑惑的我解釋,"要給他們獨立空間交流,這你懂吧……你去常助理那里那麼多次."

"我以為劉小妹這種情況不用呢……"心理醫生給患者做咨詢的確是要獨立時間,可劉小妹都瘋了……

"人是平等的,不管有病沒病."周朗嘟囔一句,瞄了眼我手中的手機,"不放心從那里看."

對,我手機上有監控.

來到床前坐下,我盯著手機畫面死看.

畫面里,劉小妹依舊蜷縮在沙發一角.

劉小妹病後一直怕生,昨天回來對劉安都有抵抗,可此時面對馬冬卻沒大喊大叫,可見她意識里對馬冬是有印象的.而且,斷定馬冬對她無害.

馬冬四下看,拎來我平時洗鞋時坐的小椅子,坐在劉小妹面前.

一米八多的個子往上一坐……有點好笑,也有點暖.他張嘴,說話……

聽不到.

這個監控就是這樣,能看的很清楚可卻沒有聲音.家里門隔音雖然一般,可馬冬聲音放的太輕.

我轉移陣地去了門口,屏了呼吸細聽,才有些許聲音傳到耳中.周朗跟過來,"這麼不放心?"

"噓!"我豎起一根手指阻止他說話,"很不放心."

特別是知道了劉小妹一直沒說謊,真的是趙楓酒後亂性後,我心中對她越發愧疚.

雖然我一直強調我想給劉小妹一個公平,可心中早就把她劃成了和高大麗一樣的人!

周朗收聲,在我旁邊坐下來和我一起看一起聽.

"……小妹,記起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了嗎?"馬冬對劉小妹道,"我是你最好,唯一的朋友.你所有的心事,都可以說給我聽,我和你一起想辦法."

監控安在吊頭,我只能看到馬冬和劉小妹的頭頂.劉小妹頭微微一動,耳側馬冬輕笑一聲,繼續道,"那好,我們繼續上次的話題.小妹,東西你放在哪里了?"

我猛的抬頭,和周朗對視!芯片不會是在劉小妹這里吧!

耳側,馬冬的問話繼續,"你上次說的,你從你哥,劉安那里偷出來的東西."

一直不說話的劉小妹突然哭了,我連忙和周朗錯看目光,繼續看監控.

視頻里,劉小妹情緒變的非常不安.她抱著頭跳下沙發,大嚎大叫,"他打我……打我……"她揪著抱枕一角,用力摔在沙發上,茶幾上,馬冬身上.

"這樣……這樣……"劉小妹聲調一變,變的陰森,"不懂事!拿出來!你想看我被逼死嗎!"

說完這句,劉小妹反身往地上一坐,抱著頭哭著喊,"別害嫂子,別害嫂子……哥,我們走吧,我們走吧."

哭完,劉小妹再次站起來,複原打砸東西時的狀態.她猙獰著面孔,上前捏起空氣中並不存在的脖子,咬牙切齒,"走?我們能往哪走!只要我一天是劉安你一天是劉小妹,我們就逃脫不了這狗屁的命運!除非,我們死了!"

劉小妹轉身,脖子高高揚起,哭的梨花帶雨,"哥……你為什麼不和嫂子坦白,說……"

"劉安有事瞞你?"周朗道,"瞞了很多事?你哭了……"

沒錯,我哭了.劉小妹在還原劉安對她虐待的場景,就在此時,她還在護著我讓劉安對我坦白一切……

視頻里,馬冬上前抓住劉小妹,"小妹,鎮靜,鎮靜……"

劉小妹甩開馬冬的手,抱著頭跺腳大喊,"……別打我,別打我.我有孩子,我有孩子……別打我……求求你們,我真的沒有勾引趙楓,真的沒有……"

喊完,光著腳往浴室跑.兩秒後沖出來,推開想抓住她的馬冬,跑向門口一把拽開門……

"周朗!"馬冬在外面叫,"出來幫忙!"

周朗從地上一躍而起,拉起我推到旁邊,沖出去和馬冬一起控制劉小妹.

相比馬冬,周朗身手更利落.他抓住劉小妹肩膀順著胳膊往下一順,就把劉小妹右臂扭在身後.抓著她微一用力轉了方向,再一推,劉小妹被他制服在沙發上.

劉小妹依舊在嚎啕大哭,鼻涕眼淚全都擦在沙發墊子上.

我走過往開推周朗,"你弄疼她了."

"小喬,松開她她就跑了,你控制不了她."周朗看我,揚手把搭在沙發上的布藝織品扔給我,"擦擦."

我接過來擦擦眼淚,又給劉小妹擦,"現在怎麼辦?"

話音剛落,就聽外面傳來敲門聲,"小喬啊,你在家不,你哭什麼啊.小喬你開開門……"劉阿姨的聲音.

"這破小區里還有人?"周朗問,"不是拆遷都搬走了嗎?"

我也迷糊,劉阿姨他們不是搬走了嗎?

我剛想回一句沒事,周朗制止我,"別出聲,他們讓你開口你要怎麼辦?"

對啊,如果只有我和劉小妹沒事,關鍵馬冬和周朗還在呢.

"快點報警."劉阿姨老伴的聲音.

"別,先給劉安打電話,看看什麼情況."劉阿姨道.

"今天只能到這里了."馬冬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一支拇指大的便攜針劑,拔掉頭,剝開劉小妹被汗浸透的頭發按了下去.

只兩秒,起手,把那只空了的針劑收回包里.

劉小妹慢慢安靜下來,眼神變的無光.周朗松開她,她身子軟軟的滑在地板上.

我連忙上前把她抱到懷里.

門外,劉阿姨已經打完電話,繼續敲門,"小喬啊,你別嚇阿姨,劉安幾分鍾就到家,你把門先給阿姨開開……老趙家這是做了什麼孽了哦,小喬怎麼就得了這個病."

說著,放聲哭起來.

我拿出手機調定位,劉安的小點的確在二千米外以極快的速度往回趕.

"怎麼辦?"我看看馬冬又看看周朗,"現在要怎麼辦?"

劉阿姨一家在劉安回來前不會離開,周朗和馬冬要怎麼走?

"窗."周朗和馬冬收拾好東西往側臥走,"你裝瘋就好,一問三不知."

"不是……"我心中生出絕望,"窗上有護欄,每扇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