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我受夠了,別逼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看到變樣的屋子,我第一反應是周朗派人來搜過了.畢竟我媽家已經被對方搜過,如果周朗再不搜我家,那就落後對方太多了.

因為知道進來的不是賊,所以我很淡然的假裝沒看出家里異樣.

劉安小心翼翼的進屋檢查一遍,試探著問我,"老婆,我們離開時沒有關側臥的門?"

多日沒回,沙發茶幾上全是土.我去衛生間洗了抹布收拾屋子,裝傻,"什麼?我不記得了……"

劉安眉頭深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有所舒展.吃早飯時,他嘀咕道,"門可能是風刮的,沒事……老婆,我回公司消假,你乖乖在家,周末我帶你回爸媽那里."

交待完,劉安上班走了.

我放下碗筷,盯著手機定位上那個小點離開家門,把監控調了出來.

這些天劉安先是消失不見後是整天耗在醫院陪我爸媽,我都沒有看過家里情況.調出記錄,我從劉安背著包離開家那天快進著看.一直看到劉安回來後三四天,視頻里出來人了.

門從外面被打開,走進來一男一女.

進來後兩人分工合作,一個去了主臥,一個去了側臥.兩人小心翼翼的翻找,盡量不弄亂東西.半個多小時後,兩人在客廳碰面,相視搖頭.

接著,一個人翻了廚房另一個人翻了浴室,二十分鍾後出來,又是無果.

最後,兩人一起翻客廳.別說表面,就連沙發後面落的灰都一顆顆撚了,結果還是無果.

我看著視頻沉思,找東西我不專業,一直查不到芯片在哪情有可原.可怎麼專業的人來看,結果也是找不到?

視頻兩人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那女的抬頭看了眼燈,臉正對著監控頭.

我一愣,連忙把視頻放大.

怪不得這女人一進屋我就覺得眼熟,原來是蕭婷!

不對啊,為什麼是蕭婷,怎麼可能會是蕭婷呢.

我陷入沉思.

她和劉安同屬那個大官手下,她為什麼要來翻劉安的家.他們去翻我爸媽家時,是因為劉安失蹤了.可翻我家時,劉安明明已經回來了.

摸過手機,我把電話打給周朗.在他接通後,把事情大致講了遍.最後,疑惑的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他們明明是一伙兒的!"

電話里沉默了會兒,周朗道,"……我說個可能性,會不會劉安和他們掰了?這個芯片現在在暗市上可值不少錢……"

"……如果真是這樣,那很多事情就說的通了."

比如,劉安為什麼一直沒有把芯片交給那個小秦,劉安為什麼攆蕭婷滾以及蕭婷他們會對我們家的翻找監視,就連劉安無故消失在深山也有了充分的理由.

找買家,或是躲一時之風險,畢竟他現在做的事是在虎口里拔牙.

可那天我在樓梯間聽到的對話又是怎麼回事?

拿出筆,我在紙上亂畫.

現在以芯片為中心,有劉安的原主子秦姓官員一方和緊跟查找的周朗一方.

在沒有聽到對話前,我以為幫助劉安弟弟劉成的就是秦姓官員,可明顯不是.劉安沒有騙我,現在的確有那麼個人想讓劉成咬死那個李姓嫌疑人,而且劉安以此為籌碼,要了一個在那個眼中看來不值一提的小要求為酬勞.

這個給劉安提供小酬勞的是第三方.

而劉安留下芯片真的要賣的話,那就會出現第四方,甚至是第五方第六方……

理清思路,我後背滲了一層冷汗.

與現在相比,我甯願事件回到最初發現劉安想謀我家拆遷款那個點.因為那個我有辦法應對,而現在……

"小喬?小喬?"手機里,周朗輕喚.

我回過神來,歎息,"周朗,現在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了."

"對……"周朗也是長歎.

"搞得定?"我問.

腦子轉了一圈,發現能幫我走出困境的,只有周朗.

"沒事,就算現在我只能暗中調查,可只要走到他們前面就不會輸."周朗清了清嗓子,聲音振奮幾分,"所以,咱們更要加緊治好劉小妹.如今你父母家,你家,劉安的辦公室都沒有那枚芯片,唯一的解釋就是他藏起來了.劉小妹一直瘋瘋癲癲,劉安對她沒提放,沒准真會知道什麼.所以,小喬,你想到辦法帶劉小妹出來了嗎?"

我滿心無力,癱在沙發上看頭頂的吊燈,問,"……談何容易,我根本沒法接近那家人.與其我想辦法把劉小妹接出來,倒不出你和馬醫生想辦法走進去……"

"這也是個辦法."周朗道,"我想想."

說罷,把電話掛了.

然而,沒等周朗想出走進高大麗和劉小妹她們家的辦法時,機會就來了.

就當天晚上,高大麗家遭遇入室搶劫.劫匪把高大麗和劉小妹關到不足一平米的衛生間里,將那處三十幾坪的一居室翻了個底朝天,把所有值錢的有用的全都拿走搬走.

高大麗慫的不敢出去,是鄰居聽到劉小妹不停的尖叫大哭報警,才把她們從衛生間里解救出來.

劉安接到公安局電話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他聽完後火速穿衣出門.門都摔上了,又回來,從床上捉起呆愣著的我給我套衣服.

"小喬,小喬,好老婆."劉安草草給我梳睡亂了的頭發,親在我額頭上,"小妹怕生,幫我哄著小妹."

我點頭後,擁我出門.

我們到達警局時,高大麗正坐在一位警官辦公桌前哭.不同于以前的大鬧,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說不出的可憐.

一回身,我看到比她更可憐的劉小妹.劉小妹藏在桌子下面瑟瑟發抖,一雙大眼驚恐又警惕的看著外面.

劉安走過去蹲下,劉小妹下意識的往里縮了縮.

"……嗚嗚嗚,都說養兒防老,我這兒眼里沒我."旁邊,高大麗邊抹鼻涕邊抽噎.

劉安牙關往緊咬了咬,起身向高大麗走過去,"媽,你在說什麼呢."轉而,向做完筆錄的警察詢問細節.

我走到小妹面前蹲下身,對她輕聲道,"小妹,我是嫂子."

上次劉小妹離開時誰也不認識了,剛才又對劉安那樣防備,也不知道會不會排斥我.

愁.

劉小妹往里縮了縮,用雙臂把自己抱的緊緊的.

我又靠近些,對她伸出手去,"別害怕,出來,嫂子帶你回家."

劉小妹狐疑的看著我,好久,緩緩伸出手來放在我手心.

我瞄過去,心澀了下.手上青紫了一大片,看著都疼.

把劉小妹哄出來在一邊等了會兒,高大麗按了手印,劉安帶他走過來了.

高大麗吸吸鼻子,和劉安道,"……那里我可不敢住了,你得想招兒,不然我就帶著小妹住橋洞子去.反正我們娘們兒也沒人管了……"說著又哭.

劉安深吸一口氣,磨了兩下牙後道,"今天去住酒店,明天我給你換房子.小妹今天和我回去……"

"干啥那麻煩?"高大麗拔尖了嗓子道,"我不是你媽啊,我和你妹子去你那住一晚上咋了."瞄我一眼,氣呼呼的道,"我知道,我知道,有人嫌棄我,嫌棄我這個農村人!我不上趕子給你們糟踐,我這就帶著小妹去死!"

說著伸手去抓劉小妹.

劉小妹啊的一聲,像是被火燒了一樣尖叫起來.雖然是半夜,可來報案的人也有幾個.她這一叫,把所有人的視線都引了過來.

"好."劉安沉下臉色,拽著高大麗走出去,"你帶著小妹願意去哪去哪吧,以後都別找我."

我連忙拉著不停大叫的劉小妹跟上.

高大麗被拽的一愣,反應過來馬上放潑,"你這是娶了媳婦忘了娘,你這是不想讓我們活了,你……"

剛敞開嗓子,沒等哭,劉安一句話讓她閉嘴,"聽著,我受夠了,別逼我……"

高大麗面上一僵,收了哭腔退了一步,"那行吧,你給我錢我去住酒店.明天你可得給我找房子,小妹離不開我.我別逼你,我和你說你也別逼我,光腳不怕穿鞋的!"最後這句,昂著脖子拔了高聲.

劉安從錢包里抽出幾百遞過去,高大麗接過去,又搶過錢包把現金搜刮乾淨往地上一撇,轉身打車走了.

我抱著劉小妹又勸又安慰,目光卻鎖在劉安身上.

劉安背對著我雙手插腰,好半天,才撿起錢包轉過身來.神色已經恢複正常,看不出一點端倪.

我連忙錯開眼睛,當沒看到也沒聽到他們母子剛剛的談話.

劉安過來抱了我下,"老婆辛苦了,走,我們帶小妹回家."

上了車,劉小妹漸漸安靜.後座上,她趴在我懷里不動不動玩手指,像個孩子.

我瞄了眼開車的劉安,舊事重提,"老公,不如,帶小妹去看看?"

劉安好一會兒才回話,"我這段時間有點忙,等過些日子的."

"多久?"

"一兩個月吧."劉安道,"那時,就一切都風平浪靜,海闊天空了."

一兩個月……

那時劉成的事開庭了,他和另一個人的交易成功,芯片只怕也找到了買錢……到時他是一切都風平浪靜海闊天空了.

我呢,我們這無辜卷入紛爭的一家子呢,可還有機會享受風平浪靜海空天空?

次日一早劉安一出門,我就給周朗和馬冬打了電話.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們趕快來給劉小妹做檢查.

兩人速度特別快,一個小時後出現在我們家門口.我開門迎他們進來後,從側臥里叫出劉小妹.

經過一晚休息,劉小妹神經狀態好了很多.

她抬頭直勾勾的看了周朗和馬冬一會,對馬冬笑了,"馬醫生,我記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