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太平間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廳里人來人往,我不敢多聽,在劉安微微側身時嚇的拉著劉小妹和楊娜馬上往住院走.

花園里溜達時,腦中木木的分析剛剛聽到的話.

劉安和蕭婷居然不認識!

那現在,這件事是除了周朗所代表的查找芯片方,劉安所代表的轉移芯片方的第三方人員,還是秦姓官員在某方面對劉安不再信任,所以在劉安不知情的情況下安排了這樣一個人過來?

不管是這兩種情況中的哪一種,都透露出兩個不可抹殺的事實.

1,蕭婷能耐太差,相繼被我.趙楓和劉安發現.只不過我在裝瘋中,沒有像劉安這樣大膽的揭穿她.

2,事情變的更詭異,我更危險.

在花園逛了一圈半,劉安過來找我和劉小妹.見到楊娜,笑著打招呼說話.

楊娜膽子小,可演技還行.說她傷好的差不多了正溜達,遇到我們順便就一起了.還說我和劉小妹挺安靜,不怕她.

劉安摟在我肩膀上,對楊娜道謝,"謝謝,其實她們沒事,很好."

楊娜點頭,"你老婆其實挺正常的."瞄到我正在看她,馬上改口,"就是有點不正常."

我微微一笑,她嘴角抽搐了下,"那什麼,我老公要找我了,我先走了."

劉安再三道謝,楊娜轉身走了.頭幾步很穩很正常,繞過一個花叢跑了起來,一會時間就不見了.

"楊姐人挺好的."我忍住笑,回頭對劉安道,"你說呢."

劉安牽我往住院處走,"嗯,是不錯.昨天要不是她碰到你們,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呼,嚇死我了."

"我喜歡."我左手挽著劉小妹,肯定了句,"小妹也喜歡."

一定要表示我們喜歡這個楊娜才行.

劉小妹把頭往我肩膀上靠了靠,雙眸眨了眨.

自馬冬給劉小妹做完檢查,劉小妹一直處于安靜狀態,偶爾眼中竟然會有深思那種神情出現.那會兒周朗聊天時我提了下,周朗說應該是車上注射的那針藥劑的關系.

本來劉小妹的病情就不算特別深重,只要給她安靜舒適的環境,就算不治療,也不會瘋瘋癲癲.

劉安輕聲笑了,陽光下神色很輕松.他偏頭看我,道,"小喬,我想起以前.去吃飯,你說不知道小妹喜不喜歡吃這個,以後帶她來吃.去買衣服,你說這個顏色小妹穿著一定好看,買回去給小妹穿.一到暑假,你就要把這個小電燈炮拉來住……你怎麼對小妹這麼好呢?"

我迎上劉安目光,"因為她是你妹妹."

因為愛你,所以我愛你的家人.高大麗劉大妹我實在接觸不來,只有劉小妹尊敬我親近我,我當然把她放在心尖上疼.

劉安握著我手揉捏兩下,邁步上台階時,竟然吹起口哨來.

回到病房時我二舅和二舅媽在.

我姥家親屬在另一個城市,平時見面的時間少.雖然劉小妹的事鬧的他們對我和劉安有很大成見,不過此時見我們一家子其樂融融的也就都當那事兒過去了,應該怎麼相處還怎麼相處.

劉安幫著我媽招待客人,我就和劉小妹安靜的坐在一邊.假裝玩手機,把吳華同意幫忙還有蕭婷的事用微信發給了周朗.

信息發過去後如石牛沉海,直到晚上,他回來一條語音,"除了小心沒別的辦法了,以靜治動吧,只要把芯片找到一切好說.吳華說了什麼時候安排地點嗎,讓劉小妹恢複正常的事兒要加快才行."

時間地點……

我抬頭,看向正在聊天的一群人.我二舅正在和我爸聊天,我媽則我二舅媽說一會出去吃什麼.劉安臨時有事剛出去……

我側身閃出,去找了楊娜.因為我手里捏著那段錄音,楊娜十分怕我.躲開她老公後,當著我的面給吳華打了電話.

吳華比楊娜心眼多,得知我就在旁邊後,問,"是不是我幫了你這一次,你就會把錄音交出來?"

我強調了下,"你是說楊娜承認和你偷情的那段錄音嗎?吳華吳醫生?"

"除了那個還會是什麼!"吳華在電話里氣急敗壞的道,"我和你說,我不管你在玩什麼花樣,我不會受你威脅!那段錄音里沒有我的聲音,我完全可以不承認!你別想我幫著你做什麼違法的事!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我點點頭,直到吳華閉嘴,道,"那吳醫生你聽聽這個."

我把一直攥在手中的手機舉起,點開播放鍵.剛剛吳華的長篇大論和我連問帶姓質問他以及他承認了的對話全都錄在里面.

"你無恥!"

沒等錄音放完吳華就惱了,可也只說出一句我無恥,便軟了語氣,"地方什麼時候要?"

"明天."我道.

"好,下午一點,你們來吧,我再通知你地點."

對方嘟的一聲掛了電話,我拍拍楊娜青中帶白的臉,心滿意足的下了樓.

我媽已經決定好了帶我二舅二舅媽去哪里吃飯,劉安也已經回來.見我進門,他長松一口氣,招呼一群人出門去酒店.

車上,我暗中用手機把時間發給周朗,心情好的想唱歌.席間,給劉小妹拔了半盤子蝦吃.劉安陪我二舅喝酒一直笑,期間不時的把我媽夾到我盤子里我特別不愛吃的肉偷偷夾到他那里去,惹的我媽又好笑又好氣的一直翻白眼.

當天晚上我二舅和二舅媽沒走,第二天一大早,我媽盡地主之宜帶著兩位出去略轉轉.我爸身體好轉,大家心里都輕松.

劉安則呆在醫院里守著我爸還有我和劉小妹.

吃過中午飯已經是十二點四十五,劉安扶起我爸在走廊里溜達消化食時,我和他道,"老公,屋里悶我想和小妹出去轉會兒……"

蕭婷正好從對面過來,劉安看她一眼臉色沉了兩分,"不許,現在的人什麼歪心思都長."

蕭婷的臉色一下子變的尷尬,可她還是上前,"劉大哥,我找你有點事,你看你方便嗎?"

"不好意思,不方便,我爸一會要午睡,現在要運動一下."劉安一口回絕.

"沒事,我可以等."蕭婷很堅持.

"小劉啊,有事就去,我沒事."我爸松開劉安的手,靠在牆上,瞅著蕭婷道,"有些事要說明白,什麼歪心思不歪心思的想想就讓人惡心,你身子多正我知道."

說完回頭一看我,"小喬也知道."

我聽完一樂,何著我爸以為蕭婷對劉安起什麼不應該有的念頭了?

不應該有的念頭的確有,可和他老人家心里想的肯定不是一個!

蕭婷剛才是尷尬,現在臉紅一陣青一陣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話了.

劉安沒動,張張嘴剛叫了聲爸,劉大妹從樓道門上來了.眼睛一陣亂掃,瞄到劉安後和個老母雞一樣沖了過來,"劉安!你個喪良心的,這都多少天了你還不去保釋媽出來,你真想她在看守所里蹲十五天……"

劉安瞳孔驟然一縮,冷著臉色迎向劉大妹,一手拽住她胳膊往外托,一邊對蕭婷道,"你不是有事?出去說!"

一扭頭,拖著劉大妹下了樓.劉大妹一路哎喲,"哎呀你放手……我胳膊胳膊……劉安你……"

蕭婷愣了下,可馬上跟過去.

我爸倚在牆上長歎了聲,"這都什麼事兒,現在這小姑娘也不要點臉了,明知道人家有老婆還往上貼……"

"爸,我扶您回床上休息下吧."

我爸不同意,卻禁不住我主義正.把他老人家扶到床上,我又拎起壺,"爸,我和小妹去打點水."

我爸嗯了聲,"小喬,別往遠走,樓上沒水就別打了."這層樓的熱水總不夠用,時不時要去別的樓層打.

我說了聲知道了,牽著劉小妹的手出了病房門.卻沒去水房,而是拉著她從另一邊樓梯瘋跑下樓.一邊跑,一邊給楊娜打電話.

楊娜簡潔一句,"住院處西樓拐角."

掛了楊娜的電話,我給周朗消息,"住院處西樓拐角."

周朗回."OK,我和馬老師馬上就到."

出了樓,我抬頭四看.我們這里是東樓,三百米外的另一橦小樓上寫著西樓兩個大字.

拉著劉小妹跑到拐角,馬冬和周朗以及楊娜都在.

我問楊娜地方在哪,楊娜迷茫的搖了搖頭.

馬冬抬頭四下看了眼,推推眼鏡笑了,"這,是個好地方……"

"這地方怎麼好了?"周朗問.

沒等馬冬回答,拐角處一個小門開了.吳華在里面對我們擺擺手,示意我們進去,"快."

大熱天的陽光明媚,可一走進那扇小門一股陰涼寒撲身而來.門里門外,赫然是兩方天地1

我抱著肩膀打了個哆嗦,回頭問吳華,"這什麼地方?"

吳華臉色陰沉,掃了我們一眼,冷冷出聲,"太平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