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有得治
g,更新快,無彈窗,!

女人手里拎著一個飯盒,應該是從身後的小餐館里出來.手機夾在肩膀上,正在對看到我們進行實時直播.就在我看向她這一瞬,她嘴里也沒停……

"……肯定,我確定,那天……我哪能忘."最後這句,聲音壓的略低,臉上還帶著不好意思.

我盯著她大腦飛速轉動.

如果這個女人沒有看到我們從那車上下來,那我們怎麼編都行.可她看到了,那劉安勢必知道,以他的謹慎的性格,想不懷疑我都難……

情急之下,我拿出手機握在手里,上前一把挽住蕩婦的胳膊.

她一驚,一邊躲一邊推我,"干嗎,你干嗎."

"美女."我趴在那女人耳邊輕聲道,"你說的沒錯,我是正常的……所以,那天在衛生間拍了你們愛愛的照片,我手機像素不錯,你想看看嗎?"

女人的臉刷的一下就鐵青了,見鬼一樣看著我,"你想……干什麼?"

"那醫生是燒傷科的吳華醫生,你們玩的很開心啊."我繼續道,"你們在醫院的男廁所里偷情,刺激不刺激?你老公知道這事嗎?"

我特意查了那個男醫生的資料,是燒傷科的副主任.眼前這女人住院是因為腳背燙傷,重不重不知道,反正一來二去和那個吳醫生勾搭成奸了.

"……我……"

"你想否認?"我逼近一步,"那我當街放出來……"

"別別別."楊娜馬上求饒,"我錯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別放出來……"

她把這句話吐出來,我放心了.舉起手機把錄音按回放,我道,"美女,我沒有你們做愛的視頻,不過錄音有了."

女人愣住,然後暴怒大吼,"你到底想干嗎,我哪里惹到你了!"

"你沒惹到我."我收好手機,拉住劉小妹的手對她甜甜一笑,"不過接下來你要聽我的.首先,和那個吳華吳醫生說,別把我們從廂貨上下來的事告訴我老公."

女人臉青一陣白一陣,舉起手機把話傳達了過去.對方可能問為什麼,她煩躁的道,"別問了,一會說!"

"好了吧?"她問.

"當然沒好."我上前挽住她手臂,往醫院里面走,"接下來,告訴所有人這一個小時我們和你在一起,你帶著我們四下轉了轉……"

十分鍾後,劉安一左一右把我和劉小妹抱在懷里,不停的對楊娜,就是在衛生間里和醫生偷情的女人說謝謝.

楊娜看著我,滿臉假笑的道,"實在不好意思,我應該事先和你們說一聲的,可沒想到你們會找的這麼急."

趙楓找了許多地方,站在旁邊氣喘籲籲的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蕭婷追問,"一直在一起?去哪轉來著?還有別人嗎?"

我摸出手機在手里擺弄,楊娜甩了臉子,"我要是把人弄丟了撒謊行,人都帶回來了有必要說謊嗎?"

白蕭婷一眼,轉身走了.

劉安和蕭婷對視一眼,蕭婷扯扯嘴角,"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聳聳肩,走了.離走前叫趙楓,"那個,你……"

趙楓正在看劉小妹,可劉小妹呆呆的似看不到他一樣.劉安回頭一瞄,側身把劉小妹遮住,拉著我手,"走,媽剛知道你不見,再不回去要哭了,爸受不了刺激."

劉安對我家的親戚一直都不錯,就連我二叔二嬸和他媽鬧成那樣,再碰到也是面上過得去.可唯獨對趙楓,他從來沒有給過好臉色.

趙楓雙手插腰原地轉了兩個圈圈,長歎一聲和蕭婷走了.

病房里我媽果真要哭了,眼圈憋著淚,還硬和我爸強顏歡笑.反倒我爸勸她,"是不是小喬不見了?沒事,有劉安沒事."

我們一進去,我爸手一抬,笑了,"看,是沒事吧.哎呀,老太婆,有女婿在小喬一點事也不帶有的."

劉安笑著接了話,"對,媽您別擔心,我不會讓小喬有事的."

我媽笑了,擦了眼角後把劉小妹拉到身邊輕聲細音的問,"小妹啊,走累了吧,阿姨給你剝個橘子吃."

劉安倒了杯溫水,塞到我手里.

我喝下一口,長松口氣,平安度過.

周朗的微信是第二天上午發來的,劉安剛帶著我和劉小妹到醫院.我媽接過飯盒和我爸吃飯,劉安去和醫生談話,我帶著劉小妹來到了走廊上.

帶上耳機,我點開語音.

"……馬老師說小妹的精神障礙是驚嚇導致,她似乎遇到了很可怕的事,神經長期處于高度緊張之中."周朗道,"所以她在意識中把自己封閉,在平靜的時候和個小孩子一樣.這在她來是一種逃避方法,她覺得自己是個孩子會不受傷害……"

我打字過去,"……還有得治嗎?"

"還好她處于現在這種情況的時間並不長,"周朗也改打字,"昨天馬老師給她做診斷的時候,發現她有短暫的意識清晰.所以,還有得救.小喬,她恢複正常的可能性極大."

瞄眼靠在扶手上玩手指的劉小妹,我這麼多天來第一次開懷的笑了.

"那大概要多久,你那里時間來得急嗎?"

芯片依舊不知下落,境況依舊渾濁不清.

"別事,不急."周朗道,"這事急不來.現在主要是,去哪找時間找合適的地點給劉小妹做二次治療."

是啊,昨天能出去一個小時已經很不容易了……

交班時間,樓梯上醫生護士來來往往.眼見著吳華從樓上下來,看到我一愣反回去上樓,我心中有辦法了.

吳華年紀輕輕正值事業上升期,他要比楊娜更怕爆出丑聞.只要他能在醫院給我們找個沒人安靜的地方,楊娜再給我們做時間證人,那給劉小妹治療的時間空間兩大條件可就全解決了.

想罷,我發微信給周朗,"我有辦法,不過我要確認下才行,你等我下午給你消息."

周朗回過來一個字:嗯.

我把手機塞回兜里,拉著劉小妹的手上樓.

病房里,楊娜正在收拾東西.何著,我們再晚來一會她就出院了!這膽也太小了,就這小膽居然也敢偷情!

把楊娜叫出病房,我直白的和她說了我的目的.

楊娜苦了臉,"那什麼,我和他也不算熟."

"不算熟就脫褲子?"我道,"那稍微熟點還不得懷孕生孩子?我不管,反正你不說,我就把語音發給你老公."

楊娜嚇的快哭了,偷瞄了我眼去醫辦室找吳華.沒一會兒,出來,對我點點頭.

我心中爽了,拍拍她肩膀,"走,帶著我們花園轉轉."只有長和我們在一起,我家才能放心把我們交給她.就像蕭婷一樣,她和我在一起時我媽一點也不擔心.

我本來是想和她在一起晃給劉安看的,回到我們病房才發現劉安不在.一問我媽,得知劉安接著電話出去了,我又拉著神色緩過來幾分的楊娜和劉小妹出去晃,反正得讓劉安看到.就是他看不到,別人多看到也是好的.

下到一樓收費處一轉彎,我猛的停下腳步.

不過處一個寬肚大花瓶的後面,劉安正在和蕭婷說話.我借著遮掩稍稍靠近,兩人刻意壓低的聲音隱隱傳到我耳中.

"……我就是普通的一市井小民,不知道你總監視我干什麼?"

"哪有哪有,你誤會了……"

劉安從自己包里拿出一個優盤樣的東西,冷笑,"那你剛剛往我包里放這個做什麼?"

蕭婷臉色一下子變的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