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你來和我說說婚姻
g,更新快,無彈窗,!

里面不僅有各種電子醫療設備,還有馬冬在內的三位穿白大褂的醫生.此刻,馬冬坐在一個儀器前,另兩個人一人架著劉小妹一邊胳膊.

因為驚慌,劉小妹不停掙紮大叫.可她的聲音全都隔在了玻璃以里,我這邊聽不到分毫.

馬冬對其中梳著平頭的白大褂說了什麼,那個平頭拉著劉小妹往一個帶著束帶的椅子上摁.劉小妹哪會任人宰割,在平頭緩手的空檔推開他就跑.

封閉的廂貨根本沒有出門,她一回頭,看到了玻璃這面的我.

嫂子!

劉小妹的聲音傳不過來,可她的口型就是在叫我.

她推開兩樣儀器跑到玻璃這邊,焦急的又呯又喊,嘴唇一張一合不停的說著什麼.清淚不停從眼中湧出,顆顆滑下臉頰.

"小妹……"

我擰著身子爬在玻璃上,對她急聲道,"你別害怕,他們是幫你治病的.小妹,他們不會傷害你,你冷靜下來,小妹……"

"趙喬,玻璃是隔音的,劉小妹根本聽不到你說話,就像你聽不到她說話一樣."周朗扳住我肩膀道,"你冷靜下,別喊了."玻璃對面,劉小妹連哭帶跳,不停的對我哭訴.我心揪起一團,不知道要怎樣做才能讓她明白我這是對她好.

無助中,那個被劉小妹推開的平頭慢慢靠近劉小妹.我本以為他是想把劉小妹拉開,卻沒想在他揚手的瞬間看到針頭一閃.手一落,握在他手中的針劑刺進劉小妹脖下……

"啊!唔……"

我嚇的尖叫,被周朗一把捂住口鼻發不出聲音.

"別喊!這是醫院門口,你想把人都招來嗎?"耳邊,周朗道,"趙喬,冷靜!否則,我考慮給你也來一支針!"

玻璃對面,劉小妹手無力的拍在窗上.嘴微張著,眼睛慢慢變得無光,整個人軟了下去.

那個平頭一把撈住劉小妹下滑的身子,把她拖到椅子上放好.

"可以了嗎?能不叫了嗎?"周朗在我耳側問,"我松手了……"

周朗松手,我整個人也無力癱下去,眼睛盯在劉小妹身上移不動半分.周朗撐住我肩膀,用手輕拍我臉,"嚇到了?回回神……"

我艱難抬頭,把視線落在周朗臉上,"……為,為什麼給她打針."

我以為只是馬冬對她問幾句話,再拿一只懷表在她面前晃一晃.萬萬沒想到,他們會弄來這樣一輛車,弄出這樣大的陣仗.

另一邊,兩個助手在馬冬的指示下,迅速的在劉小妹手腕腳祼脖下貼滿了測試線.平頭拔著看了劉小妹眼睛,另一個毫無忌諱的拉下劉小妹衣領露出左邊胸口,簡單消毒,貼上鏈接線.

"本來也不想,可你看到她的情況了."周朗道,"我們只有一個小時時間,要抓緊."

是啊,我們時間很緊,打針是最快最有效的辦法.

這我明白我知道我理解,可……

可我說不出為什麼,我心中就是抗拒,無法接受!

所以儀器安裝妥當,馬冬在面前的電子設備上輕推一個小拉手,本合著雙眼昏睡的劉小妹激靈一下,馬上睜開眼睛.

我也跟著激靈一下,身子後縮靠進一堵胸膛.

劉小妹想動,卻被椅子束的死死的.她略有茫然的看向馬冬,顯然不明白眼前是什麼狀況.

馬冬推推眼鏡,輕輕一笑,張口說話.

我側耳去聽,卻什麼聲音也傳不過來.

"我剛剛說過,這輛聲的隔聲很好."身後,周朗道,"不論里面弄出什麼聲音,車外面都聽不到分毫."

他氣息落在我耳後,讓我一下子回過神來,驚覺我此時正在他懷里,身影親密相疊映在玻璃上.

我僵住,心中滿是尷尬.

"腦子清醒了?"周朗松開我肩膀,輕輕退身,移走半壓在我後背上的重量.在駕駛位坐直身子後,道,"別看了,你現在幫不上她什麼.想知道詳情過會讓馬老師給你講."

另一面,馬冬已經開始和劉小妹交流.劉小妹回的雖然有些慢,卻不是毫無反應.

我看了幾眼明白周朗說的有禮,便回過身來,坐的筆直看正前方.

一時間我們都沒說話,氣氛略有--尷尬.

過了好一會兒……

"周朗."

"趙喬."

我和周朗看一眼,馬上改口.

"你先說."

"你說."

又是異口同聲.

彼此一愣,同時笑了.周朗摸出一根煙叨在嘴里,笑的胸腔不停起伏.我偏過頭理理頭發,感覺心中的尷尬減輕了不少.

'啪’的一聲,周朗把煙點頭猛吸一口,看著我道,"趙喬,那天的事對不起."

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哪天,抿抿嘴角,看他一眼回道,"沒事,我當時太緊張所以理解有些……"我想說我理解錯了,可當時他的目光是緊鎖著我……

"這事怪我."周朗道,"這個吧,要怎麼說呢,你那天看上去非常害怕,我當時就想安慰你一下."

"謝謝……"我輕笑,可聲音吐出有點不自然.

"是真的只想安慰你一下."周朗摸出手機劃開,抬手捂著半張臉,神情略有尷尬的遞給我,"那個,你看一下."

我接過來,眼睛往他手機屏幕上看.

美女,靠在周朗懷里,笑的很是燦爛.

"還有."

周朗伸過手來一劃,又是一張照片.照片上周朗還在,可美女變了.這回是個嬌小可人的,整個人都吊在周朗身上.

他再劃,又變.這回是個外國妹子,胸下面全是腿!

再劃再劃再劃再劃……

"哎呀!"

我一把捂住眼睛,"你拿開!"

周朗和一個美女泳衣照.周朗一條泳褲露出六塊腹肌條理分明,美女胸挺臀翹,三點略遮大膽奔放的跨坐在周朗腰間……

太辣眼!

"抱歉抱歉."周朗收回手機,"手快了……趙喬,我這人在這方面有點不著調,如果不是我的行為讓你產生了誤解,我真的不想讓身為老同學的你知曉我這一方面.怎麼說呢,你當時的膽怯嬌小能激起百分之八十男人的保護欲,你看,我還是那百分之八十里最看不得女人受委屈的百分之十,所以……很順手就的……"

我撫額,大腦快速轉動消化聽到耳中的信息.

其實他風流我心中早有猜忌.

他高中時就招小姑娘,現在有錢人帥氣,身邊的鶯鶯燕燕肯定不少……

"再有吧,不瞞你說,小喬,我有未婚妻."周朗道,"我上次騙你我有老婆是假,有未婚妻這個是真的."

我回頭看他,"那你還……四處飄彩旗?"

周朗聳聳肩,無所謂的把手機扔到一旁,嘴角掛上一絲冷笑,"彼此彼此,她也沒閑著."

我突然想起有一次打電話,是一個女人接的.當時她警告我,說他們那個圈子怎樣怎樣,反正意思就是她不在乎周朗有多少女人,可這些女人得擺正自己的位置.

"這樣的婚姻有趣?"我問周朗.

如果他未婚妻這樣,又或者說是他們那個我不了解的圈子就這樣,那周朗風流成性還真是很正常的事.

至于對我有意思……

拉倒吧,我突然耳紅的要命.周朗照片上那個女人隨便拎出來一個,條件都碾壓我十條街.

我……典型的是被周朗的習慣性風流給誤導了.換做別的玩的開的女人,根本不會把那個擁抱當回事.

"那婚姻應該是什麼樣的?"周朗把煙碾死,吐出煙霧,"攜手一生相持到老?在我看來,攜手一生是因為利益目標長久,相持到老則是,聊解寂寞而已."

我挑眉,"周朗你的婚姻觀……有點悲.難道世界上這麼多人,都像你所說的因為利益才走到一起,就,沒有愛?"

"像你和劉安一樣,那是愛?"周朗直接往我胸口捅刀子.

我心涼了下,"好吧,不說了,我是個反面教材."

"不,說說."周朗倒執拗上了,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當你這個感觀正的好青年給我這個風流成性的孬孩子上上課.沒准我也能掰正過來,收獲一份幸福呢."

"那我和你說說我父母……"

其實也沒多少可說的,我父母當年是別人介紹,相親認識的.先結婚後戀愛,一輩子只生了我一個,生活中雖然有些小磨擦小拌嘴,可總體上來說日子過的很溫馨和睦.特別是近兩年兩位老人相繼過了五十歲,感情好的讓我有點羨慕.

說著說著,說到了劉安身上.

如果不是發現劉安處心積慮的想讓我瘋,劉安真的是個完美丈夫.就如我媽所說,我能嫁給他,是我三生修來的福氣.

可惜……

周朗在我說時抽了好幾根煙,偶爾插一句嘴,說他父母從小感情就不好.在他還沒懂事的時候,兩個人就各過各的了.只有每年過年,他父親和他母親才會湊在一起,回軍區大院的外祖父家,和他吃一頓飯.

一直到現在也是,一家三口只有年節相見,坐在桌子上吃飯時連陌生人都不如.

……

"我是中學快畢業時才知道,哦,原來每家人的父母都是住在一起,天天和孩子一起吃飯的……"周朗回頭對我一笑,"然後我拒絕再上封閉學校,去了咱們高中上學……"

我突然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一直覺得周朗脾氣壞,現在才明白他家庭有多不正常.

周朗收回目光看了眼手表,又向身後瞄了眼,"時間差不多了."

馬冬正好抬頭,對我和周朗豎起大拇指.

"可以了."周朗看看四周,對我道,"你去後門接劉小妹,她的情況我問過馬老師後手機通知你.咦,你出來這麼久劉安沒給你電話?"

我搖頭,指指包,"靜音了."剛才和周朗聊天時,手機一直在包中震動.

"行,趁現在沒人,快下去吧."

周朗躍過我一推車門,我馬上跳下車.見四周無人看這邊,我來到廂貨後門處.門一開,劉小妹被平頭推下車,正好落在我懷里.

我倆剛站穩,廂貨發動,無聲息的駛入車流走遠了.

劉小妹神情有些木,除此之外沒別的,身上也沒有傷,只右臂彎處貼了一塊止血帶,撕下去後針眼不大周圍皮膚也沒青紫.

我長松一口氣,現在只要解釋通我和劉小妹去哪就行了.其實不用解釋,只當我們倆個瘋子走丟,又轉了回來!

剛要拎著劉小妹往醫院里走,便聽耳邊傳來一個女人聲音,"咦,我看到了那天那個瘋子.她怎麼從個白廂貨上下來的,而且看著挺正常的.剛剛她老公不滿醫院的找她啊,你快告訴他一聲別急了,另外一個也在……"

我猛的回頭,看那個握著手機打電話的女人對上視線.

這女人我記得,正是那天在男側和醫生偷情那個--蕩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