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那就先治好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媽回了醫院陪我爸,我帶著劉小妹回家.一進屋,劉小妹就往黑暗的角落里貓.

我生拉硬拽著帶她去洗澡,脫了衣服,入目一身傷.

把調好水溫的蓮蓬頭遞給她時,她竟然啊的一下慘叫出聲,一個勁的喊痛.

最後劉小妹沖了冷水澡,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沖完後臉色發青的穿好睡衣,走到客廳蜷縮到沙發和牆中間的角落里瑟瑟發抖.

我走過去,用大浴巾把她整個人包起來,幫她揉擦頭發.拿過吹風機幫她吹頭發時,她抱頭又是大叫.就好像我手里的吹風機不是一件普通的電器,而是可以吃人的洪水猛獸……

這次劉小妹鬧了很長時間,精神幾度失控,等到徹底平靜下來天邊已是蒙蒙色.

她蜷縮在地上半昏半睡,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她弄到我床上.而後力氣一泄,坐在她身側愣愣發呆.

腦子里亂轟轟的,今天發生的事一件又一件的往腦子里擠.

劉成那里有進展了?只是缺錢的話,高大麗不會在醫院鬧的這麼厲害.

以前劉安說通過高大麗的老姐妹聯系上一個人,可以和上邊說上話,讓劉成指證一個人,然後就可以輕判.

當時我雖沒深信可也當成個事去聽,現在看來,那個所謂的老姐妹是假的,劉安自己就有那方面的關系.

現在他失蹤了,所以劉成這里又出了問題,也就是說,他的失蹤,是秦姓官員那邊也不知道的.

怪不得蕭婷直接監視到我身邊……

低下頭,劉小妹的睡顏落在我眼中.

睡著的劉小妹很安靜,和我記憶中跟在我身後跑來跑去的小姑娘.只是,她身上多了傷,心中也多了傷……

起身拿來藥箱,我用藥膏去揉劉小妹胳膊肩膀上的紫青.

她這是天天跑到外面被打?高大麗和劉大妹都不管她的嗎?

不管以前劉小妹對我說過什麼罵過什麼,此時我對她是心疼和愧疚的.如果她再壞一點,不想著來給我報信,日子肯定是另一番模樣……

我手上力道有些大,劉小妹哼了一聲說疼.剛要發脾氣,睜開眼看到我,抬手抱住我胳膊,蜷縮的如同母體里的嬰兒一樣,又睡了.

把能擦藥的地方都擦好,我躺下和劉小妹睡在一起.

有劉小妹這個真瘋子在我不敢睡實,迷糊中聽到外面的門鎖響.我想看是誰回來了,可腦子混沌的就是睜不開眼也起不來身.

沒幾分鍾,身後吹過一陣涼風,夾著我熟悉的氣息.

我挑挑眼皮,劉安滿是胡子的面孔映入眼簾.他輕握住我手,俯下身來在我耳邊輕聲道,"老婆,辛苦你了.我回來了,醫院那里我去處理,你乖乖睡."

窗簾輕輕一拉,光線變暗,我眼再次合實.

劉安聲音又起,"小妹聽話……真乖."

肩膀上落下帶著節奏的輕拍,一下兩下三下……我心中出奇的甯靜安然,這幾天壓在心中的煩惱全都卸下心頭,長松一口氣徹底睡實.

我再醒來已經是快到十二點.

明明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不適,卻突然一下睜開眼,意識在瞬間清明.

米色窗簾半敞,遮住了外面炙熱的陽光.劉小妹坐在我旁邊,像個小孩子一樣玩指頭.整個屋子安靜的異常,除了牆上時鍾秒針走動的聲音再聽不到其它.

我坐起身來揉著額頭愣了會兒神.

我好像夢到劉安回來了,還在我耳邊說讓我乖乖睡覺……

抓過放在枕下手機,我點開定位查看.

劉安那個小點居然顯示在界面上,而且,定位就在我爸住院的那個醫院里!

原來他回來不是夢.

"嫂子."坐在旁邊一直安靜玩手指的劉小妹突然說話,她拉著我小拇指道,"餓……"

我帶著劉小妹起床洗漱,煮了點面和她果腹.然後打電話給我媽,我媽一掃往日陰郁,在電話里笑呵呵的和我道,"小喬啊,就說家里不能沒個男人當主心骨,劉安一回來就把你三嬸保釋出來了.你也別擔心了……對了,你二嬸呢,你們吃飯沒呢?"

何著我媽還以為我二嬸在這呢?她早走了好嗎!

不過這話沒法說,傷親戚感情.和我媽寥寥幾句說我吃完了後,掛了電話去醫院.

劉小妹帶在身後,像以前那樣當個小尾巴似的.不同的是,以前她是姑我是嫂,我們都是正常的.而現在,她是真瘋,我是假瘋,我們都是不正常的.

我本以為醫院會亂槽槽的,畢竟我三嬸出來了,我三叔肯定要和劉安以及同樣被保釋出來的高大麗算帳.

就算我去的晚了錯過了動手吵架環節,氣氛也不會融洽.

誰知……

我二叔,我三叔再加上我爸我媽和趙楓正圍繞著劉安其樂融融的聊天.只我二叔看到劉小妹時,臉色往下沉了沉.

"……去了江蘇時在火車上把手機摔壞了,一直沒時間修.後來又轉程去了上海,拿下了兩個單子."劉安一字一句的編慌話,說的煞有其事,"數額都不小,今年的獎金跑不了了……"

如果不是我眼見著他進了山,還真就相信了他的鬼話.

我三叔一直對劉安印象不錯,所以誇贊時毫不吝嗇言辭.他先是說了兩句有能耐,後又道,"小雷要是有你這個拼勁兒就好了,唉……"

我大堂弟自結婚後一直沒工作,現在兩口子蹲在家里啃老.

這話劉安不好接,正好看到我們進來,叫了聲老婆把話題岔開了.

劉安一回來,所有事情都變得簡單.

我三嬸出來了,我三叔對我不再劍拔弩張.有他在照顧我爸,我二嬸偶爾過來看看也不再對我媽說些有的沒的.

我爸不再生氣恢複良好,我媽整日笑呵呵的沒了壓力,日子一瞬變得風平浪靜.

唯一沒有處理好的就是高大麗因為多次鬧事,警方不予保釋一定要拘留滿十五天.劉大妹雖然出來了,卻一下子不見了,導致劉小妹只能暫時留在我們家.

而對于劉小妹留在我家,原來一提這人就煩的不行的我爸和咬牙切齒解恨的我媽,竟然欣然接受了!

劉安是怎麼做到理清這一團亂麻的?他是不是會什麼黑魔法?

傍晚在住院處的天台和馬冬見面時,我把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馬冬聽後一笑,道,"如果劉安沒有這種魅力,你會嫁給他?"

我靜下心來想想,無聲笑了.

是啊,我當初嫁給劉安,圖的不就是他對我好,對我爸媽好,什麼事都處理的妥妥當當省心嗎.

雖然,最後一點也不省心……

我歎完,馬冬道,"……你上次說的話我和周朗說了,他說……只能隨機應變."

"……"這和沒說有什麼區別?

"小喬,你現在處于絕對的劣勢.除了靜下心來隨機應變,還能有什麼辦法?"

我抿嘴不吱聲.

話是這麼說沒錯,眼下這種劣勢情況下,我考慮對方動機完全是多此一舉.可讓我什麼也不想的只去裝瘋……我做不到.

再有,我想知道周朗那邊的進展.既然他沒有下船,那肯定在有所行動吧.

顯然,我這個想法並沒有被一向善看人心的馬冬看出來.因為,他站在我身邊一直沉默.

過了好一會兒,我問,"那我裝的像嗎?"

馬冬來時我正和蕭婷在一起談論鏡像螞蟻.

我堅信螞蟻是另一種智慧生命,它們有著在我們人類看來很低級的智慧和社會文明.在它們看來,我們人類是不可逾越的天神和外星人.

同樣,現在的人類,可能在更高一層的智慧體眼中卑賤如螻蟻,而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個可以隨意捏碎踩扁的螞蟻窩……

蕭婷一向喜歡在我身邊轉悠,那會兒談到一半,她皺著一張小臉去上廁所.

然後,馬冬看准機會帶我到天台來了.

提起這個,馬冬推推眼鏡輕聲一笑,"你的螞蟻理論有點意思,怎麼會想到這個?"

我看向樓下,歎息,"人不就是螻蟻嗎?"卑微而又努力的活著.

"咦……"

樓下花園里,蕭婷四下觀看著,走到噴水池旁.水珠另一側人影一閃,劉安走了出來.

人高的花樹後,兩人只露出兩個頭頂.

"可惜,聽不到他們說什麼."馬冬道.

兩分鍾後,兩人談完.蕭婷先走一步,直接出了醫院.劉安在那站了一會兒,往住院處的方向走.只是不是他自己,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尾巴--劉小妹.

劉小妹本來就矮劉安一頭,此時緊低著頭,和個孩子一樣.

"你說……"馬冬輕輕出聲,"劉小妹被害瘋,只是因為她知道劉安要害你?"

我回頭看馬冬,"什麼意思?"

馬冬推推眼鏡,道,"她畢竟是劉安的親妹妹.會不會,她所知道的東西,只有在她瘋的情況下才能保命,所以劉安不得已而為之?"

我抱緊肩膀,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小喬."馬冬道,"也許劉小妹是個突破口,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從她這里找線索."

"劉小妹瘋了!根本無法交流,她只認得我和劉安!"

馬冬笑了,"簡單,那就先治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