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打一架再說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爸這次住院急,進的醫院就是我們家附近的和協附屬醫院,不大,人也少.條例上規定的住院探視時間早上9點到11點,下午3點到5點,實際上只要住院處開門了外人就可以隨便進出,一直到晚上十點時住院處鎖門才會清人,還清不利落.

本來這個疏漏方便了我二嬸三嬸過來幫襯我媽,可沒想到,也方便了高大麗帶著兩個女兒來到我爸病房大鬧!

也不管病房里有多少人,進來後指著我的鼻子就罵.口口聲聲說我是敗家娘們喪門星,自打劉安娶了我,他們老劉家一天消停日子也沒過著.現如今可好,劉安竟然一連幾天沒和她聯系,電話不通短信不回……

"這就是不要我這個媽了啊!"高大麗眼睛瞪的牛眼一樣大,沖到我面前吐沫星子橫飛,"自小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最後到底是沒抵過你這個盛精的破盆……"

我如墜冰窟,寒意密密麻麻似針一樣在全身血管里亂紮亂躥.

高大麗罵過我無數次,可哪次都沒有現在罵的難聽!而且還是當著我爸媽的面罵的這麼髒!

她話一落,我爸嚯的一下從病床上跳起來,我媽瘋了一樣紅著眼睛往高大麗身上撲,"我,我撕了你……"

就連一直以來說話都不會大聲的我三嬸都嗷的一嗓子上前去揍高大麗.

可我媽和我三嬸哪是膀大腰圓的高大麗的對手,就算二比一能打個平手,可對方還有劉大妹.我媽手還沒落到高大麗身上就被劉大妹上前擋了回去,高大麗瞅准機會回手就往我三嬸臉上撓.

我在短暫的呆愣中回過神來,上前一把推天我三嬸.高大麗的手落在我胳膊上,狠狠一用力,抓去三條血肉.

我啊呀一聲低頭去看,嬌小的我三嬸咬著牙,幾乎是蹦起來甩了高大麗一耳光.這一下打的重,巴掌落在高大麗左邊臉上發出一聲十打十的悶響.

高大麗身子當即就晃了兩晃,臉上血色兒一瞬就沒了.

劉大妹一見她媽吃了虧,一把推倒我媽,上來就揪我三嬸的頭發.我三嬸比劉大妹矮了近半頭,被她一壓制住只有吃虧的份.

我爸捂著心髒站在旁邊半天沒動,看我媽被推倒半天起不來,臉色作時就青了……

我心亂如麻,這邊高大麗和劉大妹聯手打我三嬸我一定要攔著不能松手,那邊我媽倒地我爸這眼瞅著病就要犯.病房外看熱鬧的人雖多,可根本沒有人進來拉架……

眼一瞄見趙楓在一邊呆愣著,我氣的抬腿向後踹他一腳.

干什麼呢還不來幫忙!

趙楓啊的一聲馬上加入混戰.

他上軍校經年累月的訓練,體力技巧哪是我們幾個女人能比的.只一下,就捏開了劉大妹死死揪住我三嬸頭發的手,回手揪過隔壁病友打完還沒來得急摘的點滴管子,三兩下就把劉大妹狗一樣系在了床尾鐵欄杆上.

弄完後回手一抓,拎著高大麗肩膀把她從我和我三嬸面前揪開.

此時高大麗已經看清趙楓,她馬上轉移攻擊力,指著趙楓鼻子開罵,"呸,你就是那個強奸犯,你強奸了我閨女.你們一家子都不得好死……"

罵完往地上一坐,拍地開哭,"我的小妹啊,這是作了哪輩子孽……"

趙楓氣喘籲籲,看一眼高大麗,把目光落在門後.

我累的也夠嗆,見我爸和我媽相扶著站起來狀態還都行,便也順著趙楓的視線看了過去.

劉小妹蜷縮成一個球狀坐在門後,臉色沒一絲血色不說還青一塊紫一塊.她比我上次見到時還瘦,雙腮沒了肉,顯得顴骨特別高.原本水靈靈眼睛無神的掛在眼框里,警惕又惶恐的看著眼前慌亂的一切.

瞄到我,她眼中一喜,松開緊抱住自己的雙臂要起身.可馬上,她縮回去抱著自己腦袋胡言亂語,"……不行,不可以,不能!我要聽話,聽哥的話……哥說……不能說,不能說."

劉小妹搖頭如晃鼓,自言自語完,肯定的點點頭.再抬頭,青紫的嘴角抿的死死的.雖然還直勾勾的看著我,可沒了欣喜和依賴.

"……我家小妹啊,"高大麗的哭聲一直沒斷,"就這麼瘋了啊.劉安那殺千刀的不知道死哪兒去了,他是不管他弟弟也不管他妹妹了,我不如買瓶耗子藥帶著小妹一起去死了!"

"我弟弟有事我也不活了."劉大妹站不起來,瑣性也坐在地上開哭,"我也喝了藥死了算了."

打不過,母女倆坐在病房地上放聲痛哭.雖然她們自一進屋就沒好好說一句話,可我也聽出個大概來了.

高大麗來找劉安兩件事,一,劉成的事肯定有變動了.二,要錢.

他們一家子在這里都不干活,劉小妹又有病劉成看守所里又要疏通,沒了劉安她們一天也過不下去.

兩人哭的正起勁兒,蕭婷從外面擠進來,"讓一讓,讓一讓……都別看了,警察來了."

護士長和醫生緊隨其後,後面跟著兩個警察.

高大麗進過幾次派出所,看到警察哭聲馬上小了一半.不再罵我,也不再提什麼強奸不強奸,只哭劉安不知去向沒個消息,所以她來找人.

蕭婷看向高大麗的目光里滿滿全是鄙視,靠近我,"呀,姐,你這都出血了.這是誰打的,那誰,醫生,這得做個傷情鑒定,告那個打的人."

高大麗一聽嗷的一聲就抽了,躺在地上開始打滾放潑,"……我不活了啊,只行媳婦打婆婆,婆婆還手就是犯法啊,這日子沒法過了,我……"

兩個警察彎下腰一人掐一邊胳膊,把高大麗拖出去了.

劉大妹驚恐大叫,"我媽有病,我媽有神經病,我媽……"

沒兩分鍾,劉大妹也被帶走了,緊接著是參與打架的我媽我三嬸,我和趙楓.

我壓在最後等趙楓,看到他走到門後蹲在劉小妹面前.他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警察回來催促了句,"快點啊."

趙楓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馬上跟上,可在走到門口時,劉小妹伸出手來一把拽住我裙角.我低頭,她正抬頭看我,嘴唇一動一動的.

我看了眼四周見沒人注意我,便蹲下身去.劉小妹起身湊過來,在我耳邊用小小聲,小小聲道,"……嫂子,哥說我認錯你,可我知道沒有.嫂子,哥說,讓我們等他,一定……"

我回頭看劉小妹,她縮回門後把自己抱成一團.和我對視一眼,挑起唇角笑了.

乾淨無邪,就如當年第一次見我時那樣.

警察再次進來催,"這位女同志,麻煩快點."

我爸平躺在床上捂著胸口直哎呦,"這位警察同志,我女兒有抑郁症,麻煩你們多少關照她一些,她沒打架,她是被打的……"

打架時氣的肺都痛了我都沒什麼感覺,可我爸這話一出口,我鼻子立馬就酸了.

蕭婷剛才出去了,這回進來,和我說,"姐,你去吧沒事,伯父這里我照看著,等到你們回來或是家里來人."

如果蕭婷沒進來,可能我也就站起來和警察走了.可現在……

我揉揉鼻子,蹲在那里和劉小妹對視不說話.

好半天,蕭婷輕聲說一句,"一起帶走吧……"

于是,我們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了附近的派出所,還帶了幾個看熱鬧的.一輛警車沒夠,開了兩輛.

我和劉小妹到時,高大麗正在派出所地上放潑打滾,劉大妹一個勁兒的說她神經不好.

這派出所管我們家和醫院這一片,高大麗在這也是熟人了.負責案件的警察一臉無奈的給大家做了筆錄後,拘留高大麗,劉大妹和我三嬸.

無論我們怎麼求都不行,我三嬸必須拘留.人家說按理我媽和我也要拘留,可看在我有病我爸住院的情況下,讓我們回去反思.

一陣混亂人被帶走後,派出所里剩下了我媽,我和趙楓.

負責我們這件事的王警官和我媽說,"……劉安失蹤多少天了,怎麼沒見你們報警呢?雖然高大麗不應該去病房鬧,可兒子不見了這麼大的事,是吧……"

我媽本來就為我三嬸急,一聽這個眼淚馬上就出來了,"說是出差了,可這麼多天沒聯系,我女兒又這樣也說不清……不然,我今天就報個案吧……"

走到避人處,我拿出手機點開定位.界面上依舊沒有屬于劉安那個小點,他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半點痕跡.

他有沒有可能是發現手機里的軟件然後清除了?

身後我媽已經報完案,王警官記錄完後,"今天都下班了,明天我就去他公司了解下情況,看看你女婿是去哪里出差了,除了手機外有沒有別的聯系方式."

我媽擦了眼淚連說幾聲唉後,和王警官告辭,帶我們往出走.

沒等趙楓動,王警官突然叫住我們,指著角落問,"那個,這個人怎麼辦?"

我回頭去看,見劉小妹蹲在辦公桌和椅子的夾角里,正看著我們啃指甲.

我媽氣呼呼的道,"和我們沒關系,有親媽有親姐的愛怎麼辦怎麼辦."

說完扭著頭拉我就走,還回頭喊趙楓,"小楓,干什麼呢,走!"

趙楓一動沒動,腳生根了一樣.

我被我媽軾的踉蹌兩步,心中定下主意後掙開我媽手,進屋把劉小妹從角落拖出來.把她緊緊牽在手中,我道,"媽,劉安最疼小妹了……扔下小妹,他會生氣的.他生氣,是不是就再也不回來了?"

我媽嗚咽一淚落,往外走,"作孽啊."轉身打了我三叔的電話,"三弟,老嫂子對不起你……這事……"

我和劉小妹走在最後,趙楓跟上來,用很很輕很輕,輕到我以為是幻聽的聲音說,"……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