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辣眼睛
g,更新快,無彈窗,!

馬冬的話如一枚直刺我心髒,連帶著所有神經都木木的痛.我自認自己沒做錯過什麼事,怎麼就帶著一家人走到這種絕境上.

我轉身,將額頭死死抵在牆的棱角上,道,"周朗不是已經下船了嗎?"

上面已經勒令周朗別再插手這件事,他現在還在查就是因為我,稍有不甚,丟的同樣是生命.

如果我對周朗哪怕有那麼一咪咪,哪管是少女時期那種朦朧的愛慕呢,他這樣做也不屈,可我……

我對他真的沒感覺,不只是他,我是對愛情沒了期望.

"這條船那是那麼好下的……"馬冬輕歎,"他現在障礙重重,你們如果不合作那他只能另尋這件事的切入點.可那樣要比現在更費時間更費精力也更危險!"

我翻轉過來,重重一歎.

彼此沉默一會兒,馬冬出聲,"……所以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昨天他和我說來見你時還好好的,可回去後……神態很怪."

我苦笑,剛想把昨天的事說下,便聽馬冬又道,"罷了罷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我是理解不了,今天東明天西的.小喬,我和你說句明白話,周朗沒下船,這個事他有主要責任他撇不清.你更是,為了你自己為了你家人你不能輕言放棄.既然你們現在有矛盾,那我先在中間傳話.局勢一天一變,和你們的小脾氣耗不起."

我深吸一口氣,嗯了聲,提起精氣神把今天的事和馬冬講了遍.講完道,"我搞不清楚他們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如果我們家和他們一點關系也沒有他們這樣明里暗里的監視我和我拉關系套近乎行.可,劉安是他們的人啊,就算現在不在,他們不也對我了如指掌,更何況劉安又不是永遠不回來了……"

"嗯."馬冬簡短的說,"這個我記下……小喬,在那個蕭婷面前你一定不能漏出馬腳.你要懂得你能在劉安面前裝瘋成功有兩個先提條件.1,他深信常助理給你催眠是成功的.2,他對你有感情,看事並不完全理智.蕭婷不一樣,她和你是陌生人,她會不帶任何感情的去審視你."

我靠在牆上,寒意順後背滲透全身,"……教教我."

我本想問怎麼辦,可臨張嘴吐出的話是教教我.

面對蕭婷我唯一的辦法就是裝瘋,而想裝的真實只能尋求技術支持.

"現在你家人對外說的是你是抑郁症,而常助理給你催眠時設定的是心理疾病.雖然抑郁症是心理疾病的一種,可心理疾病的病因多,症狀多,病態也多種化……"

避人的樓梯間,馬冬認真說,我用心記,然後對比自己這段時間裝瘋的種種狀態……

"懂了?"馬冬道,"不用壓力太大……"

我輕嗯一聲,"謝謝馬醫生,十分感謝."

"不客氣,"馬冬笑了,"這兩天我抽個時間過去看看,爭取當面給你指點一下.好了,我掛了給你們傳話去……唉,周朗是真不讓人省心,行事太乖張不羈……"

嘟,電話掛了.

我緩緩放下手機,苦笑.

周朗這乖張的性格還真是從來沒變過,高中時他敢掀桌子和老師死磕,現在他一言不合就敢開車撞人……

抬角剛想回病房,便聽走廊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然後,是蕭婷壓低了的聲音,"……趙喬不見了."

沒聽到有人回話,走廊里靜謐幾秒,蕭婷道,"……我懷疑她是裝的……不會,她很孝順……"

耳聽腳步聲越來越近,我慌張後退.如果她沒說話發現我在這里沒什麼,可現在她這話被我聽到,而且還是在懷疑我裝瘋的情況下……

情急之下,我順著樓梯往上爬.

幾乎是我腳步聲一響,走廊里的腳步聲就跑動了起來.聽見她跑,我也跑.幾大步跑上台階推開五樓的門出去.邊回頭看邊狂奔了五十米,一拐彎向了--男廁所.

男廁所的門是緊閉著的,我用力推了下沒推開,撞了下才撞進去.

我本想著大晚上的里面沒人,我進去躲一躲.可一抬頭,被里面的場景給驚呆了.

一個男醫生一個女患者,兩個人衣裳半解摟在一起.女患者雙腿盤住男的腰,男醫生伸手捂住女患者的嘴.就在六目相對那一瞬,男醫生還在向上挺動……

這畫面,太辣眼了!

我應該轉身就走的,可理智告訴我我現在出去,根本沒時間選擇第二個藏匿地.我面無表情無視僵在一起的野鴛鴦,徑直往里面的隔間走.

這兩人也是,怎麼不去隔間呢,最起碼遮掩下.

女患者從男醫生腰間下來,邊往身上攬病號服,邊往男醫生身後躲,"怎麼辦?"

男醫生提上褲子,對我喝道,"出去!"

我的回答是大力推開一個隔間的門,進去,關上,劃死.

幾乎是同時,廁所外面傳來腳步聲.

女患者一下子慌了,"完了完了,來人了,會不會是我老公在找我……"

"沒事,你先躲躲……"

一陣騷亂,那女人被塞進我隔壁.啪的一聲,門被插死.

幾個呼吸間,門口傳來男醫生的說話聲,"唉唉唉,你個女人怎麼往男廁所闖呢?"

蕭婷道,"我……我找人.我一個姐姐,神經有些不好,不見了."

"神經不好?走丟多久了?告訴院方沒,這種時刻怎麼能自己找?"男醫生馬上威嚴起來,"男廁沒人,我剛出來.走,我和你一起去找.我先去通知院方,你……"

"真沒人?"蕭婷問.

"胡鬧!人都丟了這麼大的事,我會和你亂說?"

說話間,兩人腳步漸行漸遠.

過了會兒,隔壁傳來噠噠兩聲,"那什麼,你能不能別說出去?"

我心還亂跳著,沒理她的話.

"求你了……我,我一時鬼迷心竅,我再也不……"

出軌就是出軌,偷情就是偷情,哪有那麼多的理由.再說,我對她道德如何,給誰戴了綠帽子一點興趣也沒有.

"……你,真是瘋子?"她試探問.

"……"

她電話響,她接起來,輕嗯了幾聲後,長松口氣,"……沒事,是個瘋子……我一會悄悄回病房……嗯,嗯,掛了."

這是打算走人不管我了.

那可不行!

在聽到隔壁門打開時,我也打開門,在那個女人一臉驚嚇的表情中抱住她胳膊往外走.

我缺一個時間證人.

這女人不敢說我是在男廁所遇到她的,所以她會編她提前遇到我.那個假的遇到我的時間,正好錯開蕭婷追我上樓的時間.

果真,三分鍾後蕭婷和兩個護士以及一個男人在走廊里遇到我們時,那女患者道,"你們在找她?她和我在一起有半個多小時了,也不說話,就四下亂走,這不,才從花園回來……"話一說完,向那男人甜甜一笑,"老公,讓你擔心了."

多好,我也成了這女人的時間證人.她和我在一起,沒有和那個醫生在一起偷情.

蕭婷長松一口氣,走向我,"姐,你上哪兒去了,叔叔阿姨擔心壞了,快,我送你回去吧."

那男人在旁邊摟住女患者的肩,語氣輕柔,"……你怎麼這麼善良?你自己還有病,這個人是瘋子,傷到你怎麼辦?"

遠處,那個男醫生走過來,"找到了?那快都回病房吧,要熄燈了."

我心中冷笑,都是好演員啊.

蕭婷把我送回我爸病房,對我'失蹤’毫不知情的我媽和她千恩萬謝,差點把蕭婷誇上天.蕭婷也真不客氣,把所以誇獎都接下來後,和我媽要了電話號碼,說只要有事我媽可以隨時聯系她,她十分樂意幫忙.

見我媽把手機號碼報過去,我心中滿滿都是無力.

愁,我媽這是個人就相信的病得用什麼藥能治愈?

第二天是我三嬸家來幫忙,沒想到在我三嬸來了後沒一會,趙楓又來了.

昨天趙楓還是拉著我說話,可誰知他的目標竟然是蕭婷.幾乎是蕭婷走哪他走哪,蕭婷看哪他看哪.

圍著蕭婷轉了一個上午不說,中午還主動請人家吃醫院盒飯.

中午醫院查房,蕭婷回去陪她那個莫虛有的爺爺的空檔,我把趙楓拉到一邊問,"小楓,你真對這個蕭婷有意思?"

不許有!這個蕭婷就是個雷.

趙楓眼微微一眯,嘴角往起挑了挑,"這個蕭婷,有點意思."

我挑眉,"什麼意思?"

趙楓回頭直視我,"姐,你這樣問我是不是有別的意思?"

"……"我心一緊,感覺這一瞬被趙楓看透了靈魂.

我瞪大眼睛好不退縮,揚起手使勁打了趙楓一下,"我告訴你,這個蕭婷年紀比你大,你隨便玩玩就行了,不許當真!你要是敢在她身上多花錢,看我不告訴你媽你爸你爺爺你……"

"姐!"趙楓本來滿是探尋的眼神馬上變得崩潰,"你都在說什麼呢你!根本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親姐,你快去睡一會兒,可別胡思亂想了."

我長松口氣,舉起手指繼續亂講,"……還有劉小妹,根本配不上你.你自己是什麼人什麼身份你不知道?"

"親姐,我哪有身份,我就有一身份證."

"不,你是軍校學生,以後就是大官."

趙楓長歎,本來想帶我回病房可一轉身帶我去了花園,"姐,你說完咱們再回去,不然我大伯母聽了要擔心."

進了花園我不說了,站在花樹下裝深沉.本來我的目的就是讓他認為我是不正常的,現在目的達到,我歇會兒.

靜靜待了會兒,趙楓幽幽出聲.

"姐,女人是不是都很脆弱?你看我姐夫對你那麼好,可你還是變成這樣……"

我抿抿唇,忍下心中對劉安的吐槽.

趙楓沒指著我回答,似乎把他這瘋姐當樹洞了.

"姐,小妹挺好的,她生錯了媽……"

"姐,其實……"一頓,趙楓道,"算了,不說了.姐,我挺想見見她……"

見劉小妹?

這種事怎麼可能!先不說我二叔二嬸不會讓見,就劉小妹現在的狀況……

可萬萬沒想到,我認為不可能的事竟然真的發生了.因為就在晚上,高大麗竟然帶著劉大妹和劉小妹來醫院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