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監視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被監視了,自在小賣店對面的電線杆後面發現有人窺視我後,接下來的兩天總有人在離我不遠不近的地方晃悠.

有時候是兩個男的,有時候是兩個女的,還有時會是一男一女隨意組合搭在一起.

他們不僅在我遠處觀看,偶爾還會和我來個擦肩而過.其中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女孩還曾經故意撞到我,幫我往起撿起錢包過.

說實話,能發現有四個人監視我就是因為這女孩.

因為她撞完我後,我發現她和另一個女孩的男朋友總是挽錯胳膊.當然,也許還會有別的監視我的人,可他們這一組肯定就是這四個人了.

我暗中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周朗後,周朗讓我千萬別輕舉妄動,十分篤定這些人是對方安排來監視我的.

至于為什麼,周朗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感覺應該和劉安進到山有關,因為他進山了我這里就沒有看著了啊.當然,也可能是別的原因,只是那就更不是我能猜到的了.

因為這事,我心驚膽戰了好久,恨不得馬上帶著我爸媽走出,離這個城市遠遠的.

可惜不能,先不說我爸媽一輩子的基業都在這里,單說我爸那心髒就禁不起大折騰.

鎮定下來後,我開始了裝設模式.

不是忘記打熱水就是出去轉悠一會兒人就走丟了.

記憶不好還不認人,那個撞我的女孩在當天就告訴我她姓蕭單名一個婷字,可在我發現她別有用意接近我後我馬上開啟見她一次忘一次,非要她重新做過自我介紹後才恍然大悟認出她.

本來我爸這次病的不算重,我媽和我完全能照顧的過來.可因為我裝瘋賣傻,本來三天就能出院的病被醫生延長到未知,我媽背人的時候時不時抹眼淚,當我面還要強顏歡笑……

我看的心酸無比,可面對那些總在我爸病房外轉悠的人實在是無能為力.

此時,我真的是恨死劉安!當初我有多愛他,此時就有多恨他多怨他!

我二叔三叔雖然生我的氣,可在這種時候卻沒看我家熱鬧.他們兩家分別出來一個人,每天輪流著到醫院來幫襯著我媽照顧我和我爸.就連我爺爺,那麼大年紀了也折騰來醫院看我爸.雖然對我還是不理不睬,可態度要比把我踢出微信群時強出太多.

當然,他們更多是同情,畢竟現在我瘋了.

就是我二嬸依舊看不上我,我不止一次在背地里聽到她罵我現在這樣是咎由自取,是活該.

我當沒聽到,只要別當著我媽的面罵就行.

顯然,站在我對面的周朗不這麼想.

當我二嬸對她女兒,也就是我大堂姐罵道:"……你看她作去吧,她結婚時咱們家誰也看不好.那是家什麼人家,竟然能把手伸到老丈人的腰兜里.現在瘋了是活該!這才哪到哪,她早晚得讓姓劉的給甩了.你等著瞧,那姓劉的還得把他們家那點玩意兒全都給刮劃走.有這樣的親戚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我大堂姐沒接這話,"哎呀,媽,你怎麼還沒洗完."

"行了行了,我不說了."兩人收拾了飯盒碗筷,並間走出水房.

一牆之隔的里間,周朗輕聲問我,"這麼難聽你能忍?"

那四個人換著班的監視我,周朗找了兩天的機會才在這里見到我.

廁所旁邊的水房,飯點一過人來人往,空氣里全是剩菜剩飯的味道,熏的人作嘔.

我抬起手扇了兩下鼻下,悶悶的回聲,"不然呢,和她們打?人家好心來幫忙來了,再說,她們說的也沒錯啊!"

如果不是我當時鬼迷心竅的非要嫁給劉安,那我二叔家被訛,以及現在我爸媽家進小偷的事就都不會發生.

"那也過分了."

"好了,不提這事了."我抬頭看周朗,"你找我是有重要的事吧,怎麼不在電話里說?"

周朗壓下帽簷向外面看了一眼.我順著他的視線也向外看.見進進出出的人不是扔垃圾就是洗碗,沒人注意到一牆相隔的這邊放下心來,收回視線.

"這種情況下哪敢在電話里說事?"周朗聲音壓的有些低,"你不怕你手機被監控."

我瞪大眼睛看他,心中寒意又增兩分.隨即,置氣道,"如果他們真監視我還好了,那樣就知道我手里沒有芯片,我不知道劉安那些齷蹉事……"

"一旦知道你和我們這邊扯上關系,他們就不會往簡單了想."

寒氣爬上肩膀,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結巴道,"那,那怎麼辦?"

"……涼拌."周朗輕歎一聲,扭頭掃我一眼愣住了.突然,他伸出雙臂把我緊緊抱到懷里,在我耳邊不住昵吶,"別害怕別害怕,小喬,不會有事的,我在."

我僵硬了下,反應過來耳後騰的一下熱了,用力掙開周朗臂膀頭也不回的往外跑.

周朗一把拽住我手腕,"小喬……"

我回頭看周朗往出掙手,邊看四周邊小聲道,"對,對不起,我結婚了……"他目光太過炙熱,我根本不敢對視.

"……"周朗沒說話,緩緩松開我手.

我抬眸看他一眼,頭也不回的跑回病房.心跳加速的站在我爸病床旁,我瞄了眼鏡子,我的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一樣.

我二嬸正在啃蘋果,瞄我一眼陰陽怪氣的和我媽笑,"喲,小喬這是怎麼了,別是以為正在和你女婿熱戀吧?大嫂,不是我說,小喬這病可得快點治."

我媽臉上本來是有點笑模樣的,聽我二嬸這樣一說,馬上笑不出來了.

我爸長歎一聲,"我想吃罐頭,想吃桃味兒的."

我二嬸沒動,我媽馬上帶我去買罐頭.來到病房外,我媽抹了眼淚,"……這小劉,怎麼還是沒個信兒.家里出這麼大事兒,他還聯系不上.如果他在,咱們也不用別人幫忙……"

我深呼吸,感覺耳後不那麼熱了敢抬頭四處看人了.見監視我那個人站在很遠的地方沒往這邊看,便對我媽輕聲道,"沒准是手機丟了一時補不上號碼?"

也只有這一方法勉強能解釋劉安一走四五天不和家里聯系.

"那他就沒背你號碼,沒和你發個微信?"我媽明顯不信,問我,"那麼多種方式,總有一種能用來聯系家里吧."

我絞盡腦汁正想繼續編,那個監視我的男人吃著冰激凌把目光落向我們這邊.

我馬上恢複一臉呆滯,任我媽怎麼叫我都不回話.

我媽抽噎一下,眼圈更紅了.

回到病房,我再一次把手機拿出來看定位.這麼多天了,屬于劉安的小點從屏幕上消失後就再沒出現過.這山是深到什麼程度讓他四五天沒走出來,還是……

劉安在深山里出事了?

有那麼一瞬,我差點就撥出110報警說劉安失蹤了.可最終卻硬生生忍下,把按下的110一個個刪除.

我現在是個不正常的人,報警這種事,太正常了!

瞄到通話記錄里周朗的手機號碼,我緊緊咬住了下唇.

這種情況下,周朗的舉動讓我不知所措.

我在感情上即迷糊又鴕鳥,不然不會在大學時默默暗戀了劉安一年不敢主動出擊,直到他回過頭來追我.早在發現周朗手機密碼是我生日時,我就應該正視這個問題和周朗把話說清楚,而不是想著隨著時間流逝讓這件事慢慢淡去,變沒.

其實並沒有,它就橫在那里,被周朗刻意隱瞞被我刻意忽視.

如果周朗捅破這層窗戶紙,我……我不知道要如何自處.

因為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我們就不是一個圈子里的人!

坐在窗邊胡思亂想到晚上六點,我二嬸噎完我媽八百遍走了,我明顯能感覺到我媽長松一口氣,臉上有了笑模樣.

這種好心情持續到第二天起床,看到來幫忙的人還是我二嬸後.

只是我媽和我爸誰都沒表現出來,因為我二嬸後面還帶著拎了一只果籃的我堂弟--趙楓!

趙楓念的是軍校,就是年節也難回來一趟.因此看到他我爸媽都很高興,就是我也心中樂呵.

我上次見趙楓時他被我二叔打的正在床上躺著鼻涕橫流,現在往這一站,要模樣有模樣有身板有身板.

我二嬸人生最大樂趣,當著所有人的面誇她的寶貝兒子趙楓.說他多本事多本事考上軍校,軍校里的規矩有多多,趙楓在班里成績有多好多好……

這些東西,我二嬸說的津津有味我爸媽和幾個病友聽的嘻嘻哈哈,臉皮一向薄的趙楓卻受不了了.

沒等他媽說幾句,就拉著我往外走,"姐,咱們到外面轉轉."

我二嬸回頭嚷了一嗓子,"小楓啊,可不許帶你姐往遠走,你姐腦子有病再回不來."

"媽,你說什麼呢!"趙楓頂了他媽一句,帶著我往外面走.

來到住院處後面走廊上,我見監視我的人離的遠,小聲問,"小楓,不是年不是節的你怎麼回來了?你們學校不是很嚴嗎?"

"是啊,我過年時不是沒回來嗎,所以就請了幾天假."趙楓盯著筆直的褲線,輕飄飄的道.

"回來有事?"我問.

"嗯."趙楓輕答了聲,把頭扭向另一邊,"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哦."我沒深問.

趙楓以前和我挺親近的,可去年夏天劉小妹的事發生後,我們之間無形多了層隔閡.沉默一會兒,趙楓挑起話題問我的病情和起因,他有點心不在焉,我看著遠處裝瘋賣傻,所以也沒聊幾句.

就在我想回去時,趙楓突然問道,"姐,你知道劉小妹的聯系方式嗎?"

"什麼?"我驚住,抬頭看他,"你問她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