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你今天太正常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腦子轟的一下,空白一片.

我家出事了?

什麼事?

是和劉安有關還是和芯片有關?

不敢深思,我掐著手機就往路邊沖.身後馬冬一把拉住我,我堪堪與一輛快速行來的出租車擦身而過.

司機探出頭來破口大罵,"你他媽有病吧,沒看到這是紅類你還往出沖,你媽從小沒教你怎麼過馬路啊."

"不好意思,實在是不好意思."馬冬拽著我胳膊向那人道歉,然後回頭問我,"小喬,你這是怎麼了?"

我舔舔唇,和馬冬不好意思笑笑,"我們家出了點事兒,我著急回去所以沒注意到那邊的來車."

"你沒慌."馬冬拿出手機打電話,看著我道,"這樣,我把事交待一下,然後開車送你回去."

馬上中午是不好打車,所以我也沒客氣.

電話接通,馬冬簡短交待幾句工作上的事,帶我去取車.

我家離明達酒店大約半個小時車程,馬冬硬是二十分鍾就開到了.車在小區門口停下時,小區門口一片混亂.

停著好幾輛警車不說還停著一輛救護車.一輛擔架抬進車尾,車門呯的關上.

我心中一緊,推開車門就往外跑.馬冬先我一步下車,一把攔住我,"鎮定,小喬,你不是說你爸媽和你通過電話嗎,那就不是他們."

我明白馬冬說的都是對的,可不看到我爸媽我怎麼放心得下來?

慌亂中一抬頭,我看到我爸媽正在警車旁邊站著.我爸穿的白襯衫上全是血,我媽依在他身前不住的摸眼淚.

我甩開馬冬的手跑過去,看著我爸上下打量,"爸,您這是怎麼了.媽……"

我媽一把抱住我,嗚咽的說話不成調子,"小喬啊,你可嚇死媽了,嚇死媽了."

"沒事,沒事."我爸臉色慘白,指著身上的血對我說,"不是爸的,都不是爸的,爸今天可威風了……"

我不明所以的看看我爸又看看不停掉眼淚的我媽,最後是女警和我說原委.

本來我爸是上班去了,可到了公司一看忘記拿一個U盤,于是就特意回家來取.誰知道一上樓,我們家的門居然沒瑣.

順著門縫一看,屋子被翻的亂七八糟不說,那個小偷竟然沒走,而且就在我的房間里.我爸眼一下就紅了,護女心切的他悄聲進屋,從廚房拎了菜刀就把偷東西那人給砍了.

雖然是我爸先下手,可對方畢竟年輕力壯.最後的結果是他被爸砍了兩刀,用煙灰缸砸在後腦暈了過去,我爸刺激過度也倒在了地上.

沒一會兒,我媽買菜回來了.

一開門,家中混亂,我爸和一個陌生人渾身是血的躺在側臥地上,床上空空如也我不知所蹤……

女警說的時候,我媽抱著我使勁捶胸口,"小喬啊,媽看到你不見了,你爸渾身是血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當時就想撞牆不活了……"

"還好老同志醒的及時,攔住阿姨報了警."女警長呼一口氣,慶幸道,"不然真是……"

我一想那後果,眼淚噼里啪啦就砸了下來.如果真那樣,我也不用活了.

胡亂擦擦眼淚,我抱著我媽,伸手拉我爸的衣服,"爸,你沒事兒吧,沒傷到哪吧.你怎麼沒去醫院呢,你心髒不好……"

都暈過去又強撐著醒的,還口口聲聲要去接我回來.

"我這一直勸呢."女警道,"可他一直堅持要看到你回來,不然不放心."

"我沒事,一點事也沒有."我爸看著我笑,低頭往起拉自己滿是鮮血的襯衫,"不是我的,我沒受傷……喬啊,以後出門……"

話沒說完,我爸腿一屈栽倒地上,暈了過去.

"爸!"

"老頭子!"

一直站在附近的馬冬一把撈起我爸,扶著就往車上走,"閃開,都閃開!"

我爸再次進了急救室,好在情況並不嚴重.搶救醒來後,醫生再三叮囑不要讓他再受什麼刺激,不然心髒再出問題就不是搭橋能解決的了.

我當然也不想我爸受刺激,可家里進賊這種事誰能想得……

不對,這事可能不是意外.

馬冬幫著我忙前忙後一直沒走,我讓我媽去病房照看我爸後,在走廊的拐角處攔住馬冬,問,"今天的事不是意外是不是?"

周朗說過要對我家進行入室搶劫卻一直沒動,是不是搶到我父母家來了?

馬冬把繳費單據交給我,抬手推推金邊眼鏡,"小喬,這件事我不清楚,不如,你打電話問下周朗?畢竟,"馬冬一笑,"我只是一個心理醫生."

"不是他的什麼事你都知道嗎?"我摸出手機撥周朗的電話,看著馬冬道,"我一直以為你們什麼事都商量著來."

這段時間他們給我的印象不是這樣.

馬冬微微笑著搖頭,"並不是,小喬,我對周朗的了解還不如對你的."

"嗯?"電話彩鈴聲中,我挑眉,"什麼意思."

"你簡單,一眼就能看穿."馬冬道,"周朗不一樣,可能和他的工作性質有關吧."

"這好像不是什麼誇我的話."

"以後你會明白,一個心理醫生說一個人能一眼看穿,是最高評價."馬冬看看手表,道,"好了,我要回去了,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給我打電話."

我道謝,和他晃下繳費單,"這個我一會轉你支付寶."

馬冬腳下一頓,又走回來,"對了,你今天忘了一件事."

"什麼?"

"你今天太像一個正常人."馬冬正色和我道,"小喬,你要時刻記住你不正常."

說完,轉身走人.

我看著馬冬背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感覺這個樓梯拐角昏暗陰冷及了.

這時,電話里漫長的彩鈴剛好結束,周朗的聲音傳出來,"小喬,對不起."

我指甲扣進手心里,咬牙切齒的道,"今天的人真的是你派來的?周朗,你不是說去我家嗎?怎麼搜到我媽家里來了!周朗我告訴你,如果我爸有事我和你沒完!"

他讓我配合什麼我都配合了,他不應該來打擾我的父母!

壓低聲音吼完,我耳中一聲轟鳴.

"……"電話里沉默一會兒,周朗道,"小喬,你誤會了,那人不是我派去的."

"不是你?"那他道歉什麼?今天的事和芯片無關只是巧合?

"不是我."周朗長歎,"我是覺得我挺沒用的,用了那麼長時間都沒能把你從這件事中摘出去,現在還連累到你父母."

我剛上揚的心情被這句話打散,沉了聲音道,"居然真有關."

"嗯,不然哪個小偷會去偷你們小區.雖然是學區房,可里面大多是租房住的."周朗歎道,"不過這也算不上壞事,他們翻過確定沒有就會轉移下一處了.早晚有這一遭,以後你父母不用擔心了."

"我還得謝謝他們唄?"我沒好歎的噎回去.

"那你說怎麼辦?"周朗壓低聲音問,"找他們算帳和他們斗?"

我仰頭看走廊上面的天花板,恨的牙癢癢卻又想不出辦法.

"好了,消消氣消消氣."周朗道,"我想辦法,這事肯定不會輕易了了."

"我覺得,他們要露尾巴了."我輕聲道,"不然不會這麼明目張膽的白天入室."

低下頭,我又說,"周朗,你現在查肯定能查出什麼."

周朗嗯了聲,"我心里有數,好了,我掛了."

電話里傳出嘟的一聲,我才想起來那會馬冬說的話.他說上面勒令周朗不能插手這事了,他已經沒有對這件事的直接調查權了.

天,我心中更煩了.

我爸住院的事,當天下午就傳到我爺爺那邊的親屬那里了.當天下午,我二叔三叔和二姑一起結伴來看我爸.

因為劉小妹的事,我這幾個叔和姑對我都不待見.我媽怕我受他們難為,又不想剛醒過來的我爸難堪,就帶我去醫院花園里溜達.

正值春季,花園里開了不少花,姹紫嫣紅的特別好看.溜達到醫院外小賣店附近,我媽道,"小喬,小劉手機能打通了不?唉,家里出這麼大事他不在,總感覺少了主心骨."

"媽,你們不還有我呢嗎?"

我媽一歎,進了水果店,"唉,我去給你二叔他們買喊口號水果."

我沒進去,拿出手機給劉安拔了電話.

沒通,不在服務區.

我把手機放回到包里,心中暗想,今天的事會不會和劉安有關.不然怎麼那麼巧,他給我送回娘家第三天就出了這事.而且,如果不是我沒有喝牛奶的話,那賊撞進來時我可正在暈睡中……

正想著,我突然後背發毛.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暗處看著我.

我連忙回頭向後看,醫院門口車來人往,每個人看上去都很正常.

我敏感了?

轉回身走進水果店,我媽正在稱重.不過是兩斤蘋果三斤香蕉,竟然要大幾十,這也黑的沒誰了!

我翻出錢包要付錢時,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又來了.我猛的一抬頭,四下去看時發現對面一根電線杆子後面白色衣角一掃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