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咱們家出事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定位的指引下,我先去了市東的沃爾瑪,又到一路向東出了市區駛到東郊.

又行駛一個小時,出租車在郊外一處略顯荒涼的小路停下.

司機師傅打開車窗吸了根煙,對我道,"姑娘,你這到底想上哪啊,這可沒路了."

我想上哪,我想上劉安去的地方.可眼前已經沒路了,屏幕上屬于劉安的那一個小點卻依舊在緩緩移動.

我下了車對著定位找方向,最後把視線落在不遠處的群山.

劉安進山了?他進山做什麼?

"你不是想爬那山吧?"司機把燃盡的煙頭彈飛,吐出一口煙道,"你別看那些山不高,可深,每年丟里面的人都不少.姑娘,你要真想爬,你回市里找那些爬山的團讓人帶著,自己可不行去."

我走到草叢里把煙頭踩滅,上車對司機道,"回去吧."

就如司機所說,那些小山包看著不高,卻深.我上大學的時候,經常聽到有驢友在里面走丟.

我再想知道劉安進山去干嘛,也沒有獨自一人犯險的道理.

往回開一半的路程,屏幕上屬于劉安的那個小點不見了.

劉安手機電量能用一天,現在不可能沒電,唯一的解釋就是劉山是真的進了深山,手機沒了信號.

出租車進市區時,周朗給我回了電話.我接通,他問,"小喬,你嚇死我,一天聯系不上以為你出事了呢."

"我能出什麼事."我捂臉長歎,心中滿滿全是無力感,把我媽偷偷往牛奶里放藥給我喝的事大致講了下.

周朗聽完笑了,寬慰我一句,"阿姨不是不知道內情嗎?你多擔待些,他們年紀大了,受不了刺激."

"不提這事了,你找我有事?"

廢話,如果不是我爸心髒不好我媽又把劉安當親兒子看,我早把事捅給二老給我出主意了.

"方便過我這里來嗎?"

這有什麼不方便的,出都出來了.

半個小時後,我按他報的地址,去了明達酒店直奔十六樓.

我原來以為只周朗一個人在,卻沒想到來給我開門的是馬冬!

"馬醫生?"我驚訝,"您在."

馬冬後退一步,讓我進去,"嗯,正在和周朗談你."

"談我?"我向里看,掃到周朗在吧台的身影,"我怎麼了."

"美的你,是談你老公."周朗拎了瓶紅酒,三支高腳杯過來放到茶幾上,示意我坐下,"你不是說搞不明白你老公在干什麼嗎?"

我點頭,回頭又看走過來坐到我對面的馬冬,"你們搞明白了?"

馬冬搖頭,"上次時間太短,我只匆匆問了幾個簡單問題."

周朗坐下倒酒,我看著紅色的液體蕩在杯中,道,"可能沒有人能搞得懂,他今天居然背著包進了山."

"進了山?"馬冬道,"你說說."

我接過周朗遞過來的酒杯,把監控跟蹤劉安的事大致說了遍.馬冬聽完後輕輕點頭,道,"行蹤越來越詭異了."

"是啊."我回頭看周朗,"你那邊查到什麼了嗎,怎麼還沒去我家入室……"

周朗輕晃酒杯,沒說話,仰頭一口把杯里酒喝淨.

馬冬側過身去看周朗,眼中滿是探尋,"怎麼樣?"

周朗輕輕合上眼,向後一仰靠在沙發上,好久吐出幾個字,"我心中有數."

我微微揚眉,他這句話是在回我那句怎麼沒去我家入室盜竊,還是在回馬冬問的那句怎麼樣?

沒錯,雖然馬冬只說了三個字,我卻查覺出周朗和馬冬之間另外有事.

果然,馬冬接了話,"那就好."

說完大家一起沉默,我幾次想說話,都張張嘴沒吐出聲音.

直到快十一點,我手機打進電話來,靠在沙發上似在假寐的周朗動了.

他放下疊起的長腿,看看我又看看馬冬,"你們先走吧."

馬冬馬上起身,拎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裝.我也起身,把包里不停響的手機拿出來.

電話是我媽打來的,一定是她逛完菜市場回家沒看到我著急了.

兩步出了房間,我往起接電話.不曾想手機正巧沒電,我才聽我媽哭了一聲手機就黑屏了.

我暗暗罵了句,一邊拿出充電寶給那只手機充電,一邊沖到電梯上前使勁拍電梯下行鍵盤.

馬冬從後面快步走過來,"怎麼了,這麼急."

我回頭看馬冬一眼,點頭又搖頭,"我得快點回去,我媽找不到我著急了."

早知道周朗這邊沒什麼進展我就不來了,直接回家多好.

像是看出我想法一樣,馬冬解釋了句,"本來叫你來是談進展,可就在你敲門前五分鍾周朗接到一通電話.原來讓他負責這件事的人勒令他再插手這件事,所以……你懂的."

我瞪大眼看馬冬,"芯片不找了?"

"不是不找."電梯到,馬冬慢悠悠的走進去,面對我,"而是這件事換人來進行."

"那,我怎麼辦?"

周朗不再負責這個案子的話,我還會有這諸多便利嗎,比如不會被人叫去問話什麼的.

還有劉安這里,好像一切都成了未知數.

"這是你進來前我們正在談的."馬冬笑道,"接下來你怎麼辦,畢竟,你挺無辜的."

我無辜到家了好嗎!隨便和人撞一撞就能撞個芯片回來不說,睡在枕邊的良人竟然有雙重身份還出軌!

電梯行到一層,手機充的電量剛好夠手機開機.幾乎是信號跳滿那一刻,我媽就把電話再次打過來了.

我看馬冬一眼,扯著長長的充電線走出電梯把電話接通,對喊了聲小喬的道,"媽,我剛才手機沒電了,剛充上……"

我媽聲音哽咽,"小喬,你在哪兒呢,媽回來看不到你這心里忽悠一下,多擔心啊……"

"說那些沒用的……"我媽聲音後面,我爸著急的喊,"接電話了?她在哪呢?讓她別動,我去接她……"

"媽,你怎麼把我爸也叫回來了……我就是出來溜達."我真是服氣我媽了,別人家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偏偏能小事化成宇宙事.

"不是,喬兒啊,"我媽突然哭出聲,"是咱們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