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借錢?窮,沒有!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朗的話如同一盆冷水,劈頭蓋臉的澆在我頭頂上.

對啊,如果劉安陪著去產檢的那個女人是劉小妹,那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劉安都沒道理害死我的孩子!

"難道……"電話里,周朗大膽猜測,"劉小妹的孩子是劉安的,他們--亂倫?"

我如被踩到尾吧的貓一樣,尖叫一聲吼回去,"你不要亂講!劉小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堂弟的!小妹現在已經夠可憐的了,你留點口德!"

劉安出軌已經讓我夠惡心,如果他對劉小妹下手……

我忍不住打個哆嗦,從心底發寒,不可能,這種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你這就氣上了."周朗道,"我這不是在幫你想呢嗎?還有,劉小妹的孩子是你堂弟的,現在很可憐,這又怎麼說?"

我掐著筆在紙上胡亂的畫,明知道家丑這東西不可外揚,可還是把劉小妹和我堂弟那事和周朗粗略說了遍,最後加了句,"劉小妹瘋了,身上全是傷,我懷疑是劉安做的手腳,就像弄瘋我一樣."

我如今掉到謎坑里,父母一順水的站在劉安那邊,周朗成了我唯一能傾訴相互討論的人.

周朗聽完沉默了會兒,然後道,"劉小妹這一跤摔的巧啊."

我抿唇不說話.

可不是巧,如果不把那個孩子摔掉,我二叔家恐怕已經被訛的傾家蕩產.

"真是意外?"周朗問.

我停下手中筆,揚眉,"你什麼意思."

"職業習慣."周朗清清嗓子道,"每當案件有重要突破而橫出意外時,我總會考慮這個意外發生後對哪方有益,因為受益方有足夠的作案動機."

"你是說劉小妹摔了是我二叔家做的?怎麼可能!"

我二叔就是平凡人,幾次對劉安他媽高大麗疾言厲色也是因為她們做的太過分了!

"你今天脾氣怎麼這麼大,沾火就著."周朗長歎一聲,道,"你猜劉小妹瘋是劉安做的,理由呢?如果如我所說他們亂論,那個孩子是劉安的,那劉小妹摔倒,乃至現在被劉安害的神經失常就都說得通了."

我冷冷出聲,"你成功的再次把我惡心到了."

"不然呢?"周朗道,"我現在所說的都是根據你說給我的線索來推測.線索就這麼多,我又不是劉安肚子里的蛔蟲,哪能事事知曉?"

我沉默不說話.

"反正,現有線索所指.要麼小雨悠悠是沈淘淘,劉安陪去醫院產檢的女人是劉小妹,劉小妹肚子里的孩子生父成疑,這條附和你懷疑劉安害瘋劉小妹,因為他要遮丑!要麼小雨悠悠另有其人,是劉安的小四.那個小四肚子里有個男孩,劉小妹是他用來迷惑你父母說你神經失常的.可如果這樣,劉安為什麼要害瘋劉小妹?你說呢?"

"有沒有可能……"我咬唇,道,"劉安害瘋劉小妹,是因為劉小妹發現他要害我?因為劉小妹一直吵著要找我,說有人要害我要害我寶寶.我問她,她害怕的不敢說……"

"……有可能"周朗聲音很嚴肅的道,"小喬,劉小妹是人證!如果她能清醒,對你非常有利."

"可她瘋了!"

是真瘋不是假瘋!雖然她話里話外都向著我,可一個瘋子怎麼作證?她說的話誰會信?

"瘋了可以治,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不用別人,馬老師就能……"

"周朗,"我打斷周朗的話,道,"我現在需要的不是人證,而是劉安我能不能告的動!"

劉安害我的證據鏈已經齊備,如果他是想謀我家產害我瘋的那個普通銷售人員,OK,芯片找到我一告他一個准.

可現在他不是了啊,他是秦氏官員手下的人.那個芯片找到落在周朗手里,秦姓官員落馬,那就算我不告,劉安一樣要進監獄.可芯片落在秦氏官員手中被銷毀,那我……

未來一片昏暗.

我在這邊長歎一聲,周朗也跟著長歎一聲.

沉默了會兒,我道,"那天給劉催眠是成功了吧,問出結果了嗎?"

周朗清了下嗓子,"正想和你說,成功了.好消息是芯片他還沒來得急轉交給小秦,壞消息是,時間太緊沒問出在哪里,應該還在你們家……"

"日!"我暗罵一句,"接下來怎麼辦?"

"一邊監控一邊找."

"你監控我找?"我問.我已經把家里所有能翻的地方都翻遍了,可一點頭緒也沒有.

"不,監控我來,找也我來."周朗道,"你有些心理准備,我可能會找個合適的時機帶人去你家徹底搜查.以--入室搶劫的名義."

我嘴角一抽再抽,"入室,搶劫?這是什麼鬼名義!"

"你在家就是入室搶劫,不在家就是入室盜竊."電話里有人叫周少,周朗和我道,"行了,先到這,有人叫我."

我用筆敲敲桌子,"那什麼,突然意識到,你家好像挺有錢."

開豪車住六星級酒店對名流會所了如指掌還叫馬冬這個富貴人家的心理醫生為老師.

"怎麼,你借錢?窮,沒有."嘟,電話掛了.

"……"什麼人!

把手機扔到一邊,我拿電腦出來,調出小雨悠悠和劉安那上萬字的聊天記錄.

冷眼從頭看到尾,發現里面沒有提及過小雨悠悠懷孕這件事.

兩個人聊天這麼頻繁,感情又這麼好,如果小雨悠悠有孕兩個人不會不說.

也就說是,小雨悠悠是沈淘淘無疑.至于有孕的那個……未知.

收起筆記本,我饑腸轆轆感覺到了餓.打開涼了的外賣吃到一半,接到劉安電話.他問我吃沒吃飯,得知我吃飯了乖乖待在家里後,松口氣道,"公司太忙,老婆,我晚上回去,你別亂跑,我做你愛吃的."

我盯著停留在五一小區的那個小點對他連聲說是,然後掛了電話.

他接到劉小妹並送好回家了,那,他又打劉小妹了嗎?

嘴里嚼的還是剛才的飯,可我卻再也吃不出香.那米咽下去後堵在食道里,噎的我呼吸困難.

如果劉小妹沒發現有人想害我並想通風報信,那她不會被害成這樣吧.

都瘋了,還一次次去我媽小區外徘徊找我……

劉安晚上回來時我正在裝睡,他輕手輕腳的把菜放到廚房,然後回臥室來看我.

捏我鼻子讓我醒過來後,問我在家聽不聽話.

我當然回聽話啊,和他虛情假意膩味會兒,去做飯.

簡單的小炒,我故意兩個都做咸.劉安吃不出來一樣,左手拿勺大口大口往碗里舀.

吃完,連喝兩碗沒放鹽的蛋花湯.

我要收拾桌子,劉安拉住我手沒讓我動.有話,可張張嘴沒出聲.

"老公,怎麼了."

"老婆,我要出差幾天,明天送你回娘家住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