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是劉小妹
g,更新快,無彈窗,!

太陽很大輕風很柔,可我站在不時傳來孩童陣陣歡聲笑語的操場上卻覺得打心底里發寒.

此時我才了解那位女警在和我說劉小妹智商只有幾歲時眼中的別樣神情.那神情明顯是在說,劉小妹有病,智商低只是其中一種.就如我父母對外介紹我時說我有抑郁症一樣,那只是掩飾我瘋了而避重就輕的一種說法.

可我那瘋算什麼!

眼前的劉小妹才是真正的瘋!我裝出來的那些症狀弱無比!可笑至極!

我怕劉小妹驚動到那邊的老師和孩子,心中再恐懼也上前嘗試阻止劉小妹.

我想像中的劉小妹大喊大叫或是攻擊我沒有,我一抓她的手她就停下了.然後直勾勾的盯著我,像我才剛走到她面前一樣,極其興奮的道,"嫂子!是你嗎!是你嗎?!"

我點頭,"是我,是我!"

"嫂子!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劉小妹突然抱在我腰間,像當年高中還沒畢業的時候,被大妹欺負了就來和我小聲哭的小丫頭.

我手僵在半空,好一會兒才輕輕落在她肩膀上,"傻丫頭,怎麼會看不到呢?"

一低頭,我瞳孔猛的一縮.

小妹穿的這件連衣裙是我給她的,圓領的帶白點.剛才她站著身上擋的嚴,此時這個角度我才看到,她肩膀上青一條紫一條全是傷.

抖著手把她衣領往起拎,我心的猛揪疼了下.

她左後背上有兩個手掌接起來那麼一大片燙傷!雖然已經做疤好了,可不難想法當初被燙的有多重.

"小妹……"我捧起她臉,問,"誰打的你?"

小妹眨眨眼,好一會兒,干裂的嘴唇里吐出一個字,"疼……"

"你哥?"

"哥好."小妹歪頭道,"哥可好."

我泄氣,這樣的劉小妹問不出任何東西來!

"嫂子,去找哥."劉小妹站直身子,拉著我手晃,"去找哥.我們走,走."

我們進到小學校園里是她領的路,鑽的一處破柵欄.現在,她竟然熟門熟路的領我出去.

看來這個小學校園是劉小妹的常來的地方.

只是我不能和劉小妹一起去找劉安,所以來到外面馬路上,我對劉小妹道,"小妹,我送你回家吧."

劉小妹馬上抱住我胳膊,垂頭抗議,"不要."

"……"我輕拍她肩頭,"那我給你媽打電話讓她來接?"

我單手掏出手機翻劉安他媽的號碼,從上到下翻了兩遍才找到人.

劉安他媽姓高,在娘家排娘老大,叫高大麗.我最開始存她存的是媽,後來生氣改成婆婆,再後來直接改成本名.

我用新號打過去,就說劉小妹自己報的號碼,讓她到指定的地方來接,我不露面……

翻到高大麗的名字後,我剛要拔,劉小妹生氣了.她搶過我手機'啪’的一下摔到地上,"不要不要不要,我們去找哥,一起走!"

脾氣說來就來,毫無道理!

我撿起手機看看沒壞,妥協歎氣,"好,去找你哥."

哄著勸著,把她送到了上次的派出所.我沒進去,和她說她在那里能等到她哥,她乖乖的自己就進去了.

攔輛出租車上路沒幾分鍾,我手機打進電話來.劉安用他公司電話打的,說他會沒開完,中午不能回來和我吃飯.他已經叫了外賣,讓我自己吃.

我笑了,輕聲細語的對他道,"好,老公你記得吃飯,不要太累."

兩句,掛了電話.

我回到家時外賣已經放到門外,我拎進去放在茶幾上,坐在沙發上發呆.

此行去時我心里裝的全是小雨悠悠,回來心里裝的卻全是劉小妹.

劉小妹到底遇到了什麼會瘋成這樣?

從她的支言片語中我推測讓她變成這樣的是劉安,可,為什麼呢!劉安為什麼要弄瘋我還弄瘋劉小妹,他曾經可說過我們倆個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沉思中,電話響了.

我摸起來瞄眼,提口氣接起,"周朗……"

"怎麼有氣無力的?"周朗道,"聽著一點精神氣兒也沒有."

"外面太熱曬的吧."

"你去外面干什麼?"

"呵."我冷笑,"還能干什麼?你千叮嚀萬囑咐的說沈淘淘是我惹不起的人讓我離她遠點!可就今天早上,她竟然又到我爸媽的樓下去了!周朗,你說這位千金大小姐想干什麼?她裝我上癮是不是,怎麼著,她不僅想搶我老公還想搶我爹媽?她有病啊!"

"沈淘淘裝你?"周朗噴笑,"趙喬不是我損你,你自己平時不照鏡子?論身材論模樣論穿搭……"周朗一頓,反問道,"不是,你說她裝你圖什麼呢?她爹媽可比你爹媽有能耐多了."

周朗的話十分難聽,可我卻聽進去了,"是啊,論身材論模樣論穿搭……"

"小喬,我就隨口說說你別生氣……"周朗道.

"我們沒有一點一樣!"我道,"周朗,我先入為主了,我先入為主了……"

"什麼意思?"

"我想想,我想想……"我滑下沙發坐到地上,從茶幾下拿出本和筆,在上面一條條雜亂無章的畫:"有小雨悠悠這個人,因為我看過劉安的微信聊天記錄,後來木馬軟件複制出來的聊天記錄也能證實.'假’我去過我媽樓下,我媽看到過,這個錯不了.劉安曾經陪女人去醫院產檢過,那個女人懷了個男孩,護士可以做飯,這個錯不了.劉安身上有沈淘淘的香水味,他們之間有關系,沈淘淘曾和我打過招呼,這個錯不了……"

"你在說什麼?"周朗問.

"我一直以來把我所知道的這些安在一個女人身上,可其實這是不合理的."我道,"周朗,這不是一個人.首先,沈淘淘不是到我媽樓下裝我的人.因為她和我長的不像身材也不像.二,沈淘淘不是劉安陪著去醫院產檢的女人,因為就是上周我們還看到過她,按月份來算她現在至少六個月了,可你看她像帶著六個月身孕嗎?退一步講,劉安,沈淘淘那樣的身份背景,會在沒有名分的情況下給劉安懷孩子嗎?會嗎?就算她同意她爸會同意?這可關系到他們一家子的臉面."

"……"周朗沉默,許久沒有說話.

"所以,沈淘淘和懷孩子的女人不是一個人,小雨悠悠是她們之間的一個!"我盯著天花板,聲音變得詭異,"我一直以為劉安只出軌了一個人,何著是兩個人!沈大小姐心挺大啊,自己當小三就罷了,竟然還能容忍有個小四……不對,她是那種眼中揉沙的人嗎?"

"……有什麼不可能的."周朗出聲,"沒准她的姘頭比劉安的還多.有一點你說對了,沈大小姐不會輕易給別人生孩子,他們這種人的孩子是政治商品,不談好價碼都不會輕易生……"

我心不在焉的聽,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腦子里某個弦突然撥動一下.我打斷周朗的話,道,"周朗,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打個電話,打個電話."

把新手機扔到一邊,我抓起手機給我媽撥過去.在我媽接通後,我馬上問,"媽,我今天去你那里穿的是什麼衣服?"

"啊?"我媽驚訝一聲後,聲音又顫了,"小喬啊,媽這心."

"媽,我穿的是什麼衣服,馬上告訴我!"

我的親媽啊,求求你別在這個時候哭天抹淚,先告訴我答案.

"你那件淺綠帶白點的啊,這衣服還是去年春天我陪你去買的呢,你去年一直沒穿,今天我一眼就看到了."

我笑了,心中說不出的舒暢,"對了,這就對上了."

我去年是沒穿這件裙子,因為我拿回來後覺得顏色太嫩適合劉小妹就給劉小妹了!

"喬啊,你別嚇媽."

"媽,我愛你."我在電話里對我媽打了個啵,"我明天去看你,你別哭,我好好的,簡直好的不能再好!"從來沒有的好!

掛掉我媽電話,我抓起手機對一直通話中的周朗道,"周朗,小雨悠悠是沈淘淘,她沒有懷孕.去我媽樓下裝我的是劉小妹,劉安陪著做體檢的女人是她!"

劉小妹和我身材一樣,她穿著我的衣服在看不到臉的情況下太容易認錯了!

"你確定?你先冷靜下來."周朗道,"如果劉安陪著產檢的是女人是劉小妹,那為什麼劉小妹的孩子是男孩,他就要害死你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