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這日子一天天過的,驚喜不驚喜,刺激不刺激!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站在門里聽的一臉茫然,不是說要給劉安催眠嗎,怎麼隨便聊幾句馬冬人就走了?

身後,周朗輕推了我肩膀一下,用口型對我道,"結束了."然後,他指指門外,自己輕手輕腳的從另外一處門離開了.

我看著周朗離去的身影膛目結舌.

結,結束了?

馬冬的催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從什麼時候結束的?還有,結束的時候不是應該說一二三然後打個響指讓劉安醒過來嗎?怎麼這些我具備的催眠細節一樣也沒聽到?

還是說,在我和周朗沒有出來前,馬冬對劉安的催眠就已經結束了?

一定是這樣,不然馬冬的目的是芯片,剛剛有催眠的話,他怎麼會全程不提芯片兩字.

想通後,我回到格子間踩了下沖水.然後洗洗手,撩起簾子走了出去.

劉安站在距離米兩米遠的地方,見我出來迎了上來,"好了?那走吧."

我抬頭看劉安,他眉心緊鎖著,似在想什麼事情一樣.

"老公,你怎麼了?"我問.

"沒什麼."劉安牽我手去坐電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腦子里空蕩蕩的有些難受."

"不是感冒了吧?"

馬冬洗劫了他的大腦,他當然會覺得頭里發空.

"沒有."劉安道,"可能是昨天晚上沒睡好."

"哦哦."我道,"可能是感冒先兆,回去還是吃點感冒藥吧."

回去的路上劉安一直沒說話,到了我們所在小區,要下車的時候他嘀咕了句,"我一定是忘了些什麼事,一定!"

我剛要說話,小區里慢悠悠的開出兩輛車,過減速帶時上面堆的家具沙發一晃一晃的.車旁邊走著我爸公司原來的車間主任,快六十歲了,肚子胖的襯衫都蓋不住.

他看到我和劉安,打了招呼,"小喬啊,你們小兩口什麼時候搬啊,可離扒房沒幾天了."

拆遷款回遷房什麼的都談好了,大家伙兒都開始找地方搬家了.就連我們對門家里老打的劉姨家都已經找好地方,開始收拾搬家了.

我抿抿嘴角沒吱聲,劉安回了話,"錢叔,我們本來也就准備這幾天,我這不是剛出點事把胳膊摔了,所以……"

錢叔的老婆從後面走過來,指著我和劉安道,"小劉,你們倆口子今年太瑣碎.啥時候我遇到你丈母娘和她說說,你們今年是不是犯太歲撞小人啊,哪能一個個都不得好兒呢?"錢嬸東北人,心腸熱.

錢叔兩口子急著搬家,含蓄兩句上車走了.

我和劉安回到家,往沙發上一坐誰也沒說話.

劉安在想什麼我不清楚,我想的是眼下亂槽槽的事.

以前我覺得劉安和小雨悠悠這樣害我,是因為想謀我家的拆遷款.可眼下知道了小雨悠悠有那樣牛逼的背景,我自己都覺得這樣想法可笑!

就如周朗所說,就算她家本身沒錢講究窮過又怎樣,想給她錢花的人不得從市中心排到開發區?

看看人家的穿,看看人家的戴,再看看人家出入的會所和酒店!

就我們家這點拆遷款,都不夠小雨悠悠手指縫里一天流的!

再有,劉安的身份不再是個農村走出來的苦逼銷售,他和那位姓秦的官員關系匪淺,不然那枚芯片不會被轉移到他這里來.拋出小雨悠悠,只劉安背後這層身份,就不屑于算計我們家這點家產.換句話講,可能正因為他這層見不得人的身份,他才會和小雨悠悠搞到一起……

微微側頭看向眼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劉安,我捫心自問.他這個暗中的身份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和我戀愛前,那他為什麼要找到如此平凡的我.和我戀愛後?那他是何時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變了的?

不知何時劉安也在看我,我們四目相對久久不語.劉安眼中包含太多東西,多到我數不清看不明.

我的目光肯定也不平靜,因為劉安看了我一會兒,側身用左手撫上我臉道,"小喬,你在害怕?你怕什麼?"

沒錯,我在害怕,我害怕眼前看似熟悉卻絲毫不了解的劉安,更怕在這場波濤中自己被沙淘的筋骨不剩!

我舔舔唇,問劉安,"你為什麼會娶我,我脾氣不好又不能接受你的家庭,你媽又不同意,你為什麼會娶我?"

"因為我愛你."劉安微微一笑,向前傾身抵住我額頭,"你和你的家庭對我就像上等海洛因,我沾上那一刻就戒不掉了.我發現我自小幻想出來的生活原來是真實存在的,它在你看來平凡無奇,可對我來說彌足珍貴."

"那我們離婚吧."我突然想哭,"劉安,我們離婚吧."

如果你真的有愛過我這個家庭,有珍惜過我的父母,那你就放過我們吧!我們就是市井小民,你們官官之間的游戲我們玩不來.

"小喬,說什麼傻話呢,我不會離婚."劉安吻掉我淚,"小喬,聽話,很快就過去了,很快你的病就會好了,一切都會好的."

我抱住劉安,"我害怕."真的害怕,打心底里冒寒氣.

"別怕,我在,小喬,我在."

我和劉安越抱越緊,不知道是誰先開始撕扯衣服,最後我們衣衫不整的翻滾在地板上.劉安左手撐地想解開腰帶時,暗自罵了句髒話.

他右手還掉著繃帶不能動.

最後他起身,坐在沙發上把我拉進他懷里,在我耳邊呼氣舔我耳窩直哼哼,"乖老婆,上來,自己動."

我卻在那條硬頂在腿間時清醒過來,情欲沒了,心中一片淒涼.

起身整理好衣裳,我在劉安錯愕的目光中走向衛生間.

"小喬……"

門一關,我問,"老公,咱們什麼時候搬家?"

好一會兒,劉安道,"……不急.不是,小喬,你,我……"

我洗手,拉開門,對褲子都脫了坐在沙發上的劉安詫異的問,"老公,你在干嗎?"不等劉安回答,指他大罵,"劉安你當我是死人啊!我就在家你還打飛機!你和五姑娘過一輩子去吧!"

怒臉走進臥室,我摔上門後靠著門滑坐在地上,無聲大笑.

哈,劉安,你不是讓我諷嗎?這日子一天天過的,驚喜不驚喜,刺激不刺激!

當天晚上我鬧著脾氣沒讓劉安進臥室睡.

因為劉安出了車禍,所以他公司給他額外多外了一周假.一周過去,劉安的右臂雖然還不能太著力,卻也不能再掛紗布了,也就正常去上班了.

周一那天早上他走了沒一會兒,我媽發過一條微信來.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我媽的無奈:小喬,孩子,你怎麼又沒上樓."

我本來在睡回籠覺,看到這條信息一下子驚醒了.

我都瘋了,所有人都認為我瘋了,小雨悠悠還去我家樓下干什麼!

沒時間多想,我穿衣服拎包馬上出門.

我不管劉安他們想干什麼,算計我行,可千萬別去招惹我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