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哥,別害嫂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小妹喊完我一聲嫂子,抱在我腿上的手收的更緊.

我一下子蒙了,根本想不明白劉小妹怎麼會在這里,又怎麼會被一群小混混兒糾纏.

圍在我們周圍這些男人,不,看年齡只能說是男孩.全都十六七歲的樣子,打扮的流里流氣,為首的那個男孩右耳上戴了一個螺絲釘當耳釘不說,鼻子上還有個鼻環.另外幾個看上去也不是好鳥,特別是為首男孩身側那個,染了一腦袋紫毛,牛仔褲寬松松的卡在腰間,幾乎露出鳥!

就這群貨,一看就不是善類!

為首的那個男孩個子比我高,低下頭瞄我一眼,"喲,姐姐,這妞不聽話嚇到姐姐了,我在這里給你陪個不是,等我回去好好收拾她!我們倆處對象呢,她不聽話,四處亂跑."

說著話,伸手就去拽劉小妹胳膊.

我瞄了眼四周,見順著這條昏暗無人的小路再往外走不到五十米就是車來車往,燈火輝煌的大馬路,便一把揮開他的手,道,"你是誰對象,誰和你處對象?我和你說,這是我妹妹,你要是再纏著她我報警了!"

說著我把電話舉起來,讓他們看清我屏幕上按著的110.

剛才我還沒撥出去他們就撞過來了,這會兒橫在屏幕上倒也方便.

耳釘男孩瞄一眼,收了嘴角流里流氣的笑,對我罵道,"臭娘們兒你找死是吧!你誰家的啊就出來管閑事兒!怎麼著,想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啊?"

"哥,哥,別生氣."紫毛往前晃了兩步,去推耳釘男孩,回頭對我嘻笑道,"姐姐,我們大哥脾氣不好.今天這事是你不對,你說我們,我們這些人干什麼和你也沒關是吧.你干嗎管這檔子閑事?你快走吧,別隨便認妹妹.如果不走,我哥可要留下你來一起玩了."

紫毛說完,回頭看著另幾個大笑,"是不是,哥幾個?"

那幾個同時大笑起來,"姐姐陪我們玩,我們可高興呢!"

我死死攥著劉小妹肩膀,心里不住的發抖,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

"你們不走是不是?"我道,"不走我真打電話,真喊人了!"

"喊誰?"紫毛嗤笑一聲,用手指指指身後那家小商品店,"喊他?那是我們老大家開的!那是我們老大他親爸!他才不會管這種事!"

我側眼一瞧,那個站在門口看熱鬧的小商品店老板果真轉身回屋.回去前還不耐煩的嘟囔,"別鬧大發了啊!"簾子一放,不管了.

哎呀我去!我他媽服氣了!

剛才那老板不讓我管我還以為他是怕我有危險,何著這是怕我打擾到他兒子不干人事啊!

耳釘見狀更囂張了,晃悠個腦袋道,"姐姐,你既然非要替你路上撿的妹妹出頭,那就和我們一起玩玩吧."

說著,帶頭向我們逼近.

我拉起劉小妹胳膊,拖著她步步後退.

"哥,還小胡同?"紫毛問.

"屁."耳釘道,"兩次都跑了,以防萬一去你家."

兩人嘴里不干不淨的正聊著,小路上突然駛進來一輛公交車.車大燈雪光,瞬間劃開黑暗,將我們置于光線之中.

耳釘和紫毛腳下下意識一頓,我瞅准機會拉著劉小妹就跑!

在我的想像中劉小妹會和我一樣看著周圍情況,眼下這個機會絕對不會放過.可誰知道我一連拉了她兩下她才起來,等我們真正跑動起來那輛公交車的燈光已經劃過去,耳釘和紫毛也反應過來我們要跑.

我瘋了樣,拉著劉小妹往馬路上沖,逆行著往那輛公交車前面沖.一邊沖一邊舉手大喊,"救命,有人耍流氓,快幫我們報警!"

附近沒有公交站,可在我們不要命的向前沖的情況下,那輛公交車還是停下來了.司機顯然聽到我們的話,把頭探出窗戶對外喊道,"X你媽的,誰家的畜生小子!光天化日之下攆人家大姑娘!有本事你別走,看我他媽的不把你們送派出所去!"

那幾個小流氓沒再往前追,而是罵咧咧的往暗處跑了.邊跑邊道,"你們他媽的有本事就報警,老子們未成年,進去了最多關半個月就出來.到時我他媽找到你們家,X你全家!"

司機氣的額頭青筋暴起,使勁按車喇叭雜七雜八的罵,"你們這群有娘生沒娘養的小畜生,早晚蹲大牢的料!"

罵了兩分鍾沒動靜了,他低下頭對我說,"姑娘,出了這條小路往右拐就是派出所,我孩子病了,急著交車下班就不和你們去了.這幾個小畜生老在這里晃悠,你去一說民警都知道.就是他媽的未成年,小偷小摸的判不了."

我這才發現車上一個人也沒有,連連鞠躬道謝,"謝謝大哥了,真是麻煩你了."

"不麻煩,吼一嗓子的事.記得以後沒往這麼暗的地方來,小姑娘家家的太危險.這不遠有個城中村,全是這種小混子!"

我再三感謝,拉著死死抱著我胳膊的劉小妹往外走.那輛公交車一直閃著大燈停在那里,直到我們走到亮處,才鳴了下笛開走了.

重新走在光明中,我低頭看了眼劉小妹.她畏畏縮縮的嚇壞了,抱著我胳膊連頭都不抬,只顧著哆嗦.其實我也在哆嗦,後怕一上來感覺渾身都在冒寒氣.然後後知後覺的惱,因為劉小妹我和我們整個家族都鬧翻了,我為她冒這個險干嗎?

"小妹."我深喘一口氣,道,"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那里."

愁,現在不僅是劉小妹在這里的事,重要的是我怎麼會在這里.要是劉小妹告訴了劉安,那我……

劉小妹不說話,頭壓在我胸前默默的走.

我把胳膊用力從她胳膊里抽出來,道,"劉小妹!我和你說話呢!"

劉小妹哎呀一聲又來抱我胳膊,這時我才發現,劉小妹襯衫都被撕破了,露出白嫩嫩的胸脯!

我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劉小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小妹!"

我連吼好幾聲,劉小妹抽搭抽搭的哭了.她抬起手來抹眼淚,委屈的說,"他,他們抹,抹我.我跑,就,就打我……"

"報警!"我拉著她往派出所的方向走,邊走邊罵,"你腦子有病,往那種地方去干嗎?還不是第一次了?劉小妹,你罵我那個本事呢,啊?"

劉小妹全程哭不吱聲,可到了派出所前,她卻松開我手自己走進去了.

我罵到了一半啞言,卻後也只得跟進去.

我進去時,已經有一個女警出來脫了衣服給劉小妹.她輕聲細語的和劉小妹說,"你聽話,在這里坐著別亂動,我給你去倒水."

那語氣,像是在哄孩子一樣.

劉小妹不住的點頭,看著那女警說,"要,要包子."

"好好好,"那女警倒了水給劉小妹,道,"我一會兒就給你買,那個,小吳,你一會兒給劉小妹家打個電話,讓她家來接."

說完一回頭,看到我,笑了,"這位同志,您報案嗎?"

劉小妹回頭,撇著嘴說,"我,我嫂子."

我剛要承認,那女警回頭哄道,"小妹聽話哈,這不是你嫂子."

劉小妹堅持,"就,就是我嫂子."

"……"我看看劉小妹又看看那個女警,徹底呆住,"這,怎麼回事?"

那女警唉一聲,對我道,"同志,不好意思哈.這個劉小妹這里有點那什麼,智商只有幾歲孩子那麼大.她就住在附近,第一次走丟就被送到我們這里來了.從此後三天兩頭被送來,我們都認識了."

盯著女警指在自己腦袋上那根手指,我不敢相信的問,"智商只有幾歲?"

怎麼可能!就在半年前,劉小妹還是個行為能力正常的人,怎麼現在……

"是啊,唉,挺聽話的,哪次來都不鬧,一會兒她家人來了就好了."女警嘟囔完,問我,"同志,您有事?"

我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道,"對,對,我來報案."接著,我把剛才在小胡同里發生的事和女警說了一遍.

女警做了筆錄讓我簽字,那個叫小吳的打電話,問對方是不是劉小妹的哥劉安.

我用此時還存留不多的智商對女警道,"我剛才右手扭了下,能不能只按手印?"

女警說不行,我夾起筆歪扭扭寫下一個假名,按了手印.至于電話,我留的也是假的.

這邊弄完,那邊小吳打完電話,對女警道,"她哥說等一會兒來接她."

"嗯."女警嗯了下,對我道,"現在劉小妹沒有刑事能力,要不要立案還要他家人來才能決定.不過您請放心,那幾個嫌疑人我們會一直追查的.有了進展,還請您能配合我們."

我點頭點頭再點頭,說自己一定盡一個公民的義務.看劉小妹專心致志的吃了會包子,我看看時間對女警道,"只是我現在不能等她哥過來了,我家中還有事,我得先走了.咱們有什麼事電話聯系吧."

女警沒強留,我馬上拎包走人.

出了派出所沒走幾步,劉安電話打過來.我接起,他道,"小喬,你去哪里買腰帶了?"

我撒謊,"就醫院附近,買完了,馬上就回去."

"好,我公司有點事要馬上去一下,今天晚上會回醫院.你回病房後不要亂跑,千萬不要亂跑,我就離開半個小時."

"好,我知道."

掛了電話,我找了一個陰暗的地方躲了起來.

沒多久,一輛出租車在派出所門前停下.劉安下車,穿著我下午拿過去的牛仔褲和襯衫,胳膊還是掉起的.他走進派出所十幾分鍾的樣子,陰沉著臉牽著劉小妹走出來.

女警送他們出來,一臉歉意,"真是不好意思,一定是她手機號碼報錯了.不過沒事,她很關心小妹,一定會再來這里問小妹情況的.是吧,小妹."

小妹披了件女人的平常衣裳,對劉安說,"哥,是嫂子."

劉安在面對劉小妹時化了臉上冰霜,道,"小妹乖,那不是嫂子."

劉小妹堅持,"是嫂子,哥,嫂子危險,哥,別害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