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這兩口子,秀個恩愛要死要活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朗事先知道我過來,就在房門口等著.看我拎著那兜東西,呦呵一聲,"我這是叫來個家政保姆?"

我推開他走進去,"閃開,我時間緊一會要回去做飯,你有什麼事快點說."

周朗在我身後把門關上,晃悠到沙發前坐下,"你這麼急?這事得慢慢說……要不,你在這做?我這有廚房."

我回頭看他,考慮一下後妥協,"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我可以邊炒菜時邊聊天,聊完我拎菜走人,回我媽家拿了湯趕回醫院正好,不耽擱時間.

不愧是六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廚房里各種調味品配置齊全,鍋具也是多種多樣.

我翻出我帶來的菜,摘淨放進水池清洗,回頭問倚在廚房門口的周朗,"你昨天沒回家,就住這兒?"

"嗯."周朗吊兒郎當的說,"連撞兩個人,我爸知道後氣壞了.他說我要是回家就剝我的皮,所以我先在這里躲躲.等這件事兒過去,我就敢出屋兒了."

"喲,這天底下還有你周朗怕的人."不對,我猛的回頭看周朗,"你撞人這事你爸知道?!"

這事不是應該很少人知道嗎?再加上周朗的工作性質,理應要埋著他父母吧.

"嗯,不小心知道了."周朗似是看出我的想法,解釋了下,"別擔心,他知道沒什麼,他再狠也不能把他親兒子送監獄去.當父母的都這樣,嘴硬心軟,再說,我這不也是迫不得已嗎?"

也對.

我回頭切菜,問,"從來沒聽你提過你爸,你爸是干什麼的啊?"

"這年頭干什麼還不是為人民服務?"周朗說,"你應該見過,不過你應該沒注意."

"……"

得,話都讓他說了.不過我也的確對周朗的父親沒什麼印象,畢竟要見過也是高中時,那都好幾年前的事了.

准備好配菜要下鍋了,我對周朗道,"說正事說正事."

"嗯."周朗馬上站直身子,收了玩世不恭的神色,"今天找你主要兩件事.1,以後我們要少在電話里說事,這次的車禍會讓對方有警覺.我擔心他們要是暗中調查我的話,會牽出你來."

我手一抖,差點把一壺油都倒進鍋里.穩住手,我問,"那怎麼辦?"

"少聯系,實在避免不了聯系那就有話見面說.只有在絕對安全的環境中,面對面說的話才不會讓別人竊聽或是錄音.這個我來想辦法."

我想了下點頭.

其實我們之間要聯系的事挺少,無非是那個芯片.雖然他一直在讓我找,可我知道我並不是這件事的主力軍.

我主要做的事,還是裝瘋賣傻,保全自己到他的案子結束.期間最好再多收集些劉安害我的證據,好讓劉安在牢里多關些年!

"2,就是關于那個小秦的了.車禍後我讓人把他們倆從里到外翻了個遍,可並沒有找到什麼東西.也就是說,他們的事還沒辦成.我把他們安排在同一個病房,就是給他們創造機會……"

"可現在芯片不在劉安手上,你給創造機會他們也……"我停住話,回頭看周朗,心中一下子明了了,他們肯定會在這期間動手.

周朗贊賞的點點頭,"他們也急,這麼好的機會不會放過.所以你成了關鍵,劉安想把芯片給小秦,第一步,就是要讓芯片到他手中來.誰能給他傳遞東西?當然是你."

"所以,當劉安讓我給他拿某樣指定的東西的時候,就是芯片出現的時候!"

周朗點頭,對我挑挑眉毛笑了,"是不是比你在家亂翻去找強?"

"簡單太多了!"幾乎是坐等劉安告訴我東西在哪里!

心情大好,我往鍋里放菜.刺啦一聲,油香飄出,"我剛才還想我們不聯系就不聯系了,反正沒什麼事.現在看來,事還不少……"

"沒事就不聯系了?"周朗道,"你就是這麼對等老同學的?"

"沒辦法,你的職業注定你不平凡,而我只是市井小民……"

翻炒兩下,放鹽撒蔥花,素炒青菜出鍋.

周朗走進來,拿筷子就夾,"市井小民,這件事結束後你有什麼打算."

雖然周朗沒明說,我卻知道他指的是我和劉安離婚後.

洗鍋,擦干,重新放油炒第二道菜,我道,"我想,可能會出國吧."

當然不是出國念書,而是和公司申請駐外.換個環境換個心情,等調整好自己再重新規劃余下的人生.

"國外一點都不好玩,菜特別難吃."周朗把菜放到嘴里,嚼兩下,想了想說,"我收回剛才這句話,相比你做的,還是國外的好吃點."

"……"我回頭瞪周朗.

周朗一臉鄙夷的對我說,"辛苦劉安了,你沒留住他的心,可能是因為你嚴重傷害了他的胃."

我磨刀霍霍向周朗,"孽畜,我替你爸清理門戶得了!"

一個小時後,我拎著我炒的兩道菜和我媽事先燉好的一道排骨湯回醫院.

在劉安用勺子舀菜,大口大口往下吃時,我問,"劉安,我做菜是不是很難吃?"

劉安吃驚的看著我,"小喬,你怎麼突然問這個,這兩菜有你不愛吃的?"說著,舀了一大勺土豆絲放進嘴里,狼吞虎咽.

"沒什麼."我低頭夾菜,放進嘴里,"不都說要想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個男人的胃嗎?我怕我做飯不好吃,你嫌棄我."

味道還行啊,家常味道.周朗那是什麼味覺,難不成天天吃頂級大廚做飯啊.

劉安笑了,"老婆你要是有這個懷疑,那直接在菜里下砒霜,那我就永遠不會變心了."

王姐耳尖,哎呀一聲叫道,"這兩口子,秀個恩愛要死要活的."

小秦嘿嘿一笑,"咱們是老嘍."

"可不是,我做菜就這樣,你愛吃不吃."王姐嘴里說著,扔進小秦碗里的肉卻是剔了骨的.

住院第三天,交警隊又來問話.本來小秦十分篤定開車撞他和劉安的人不是現在這個去交警隊自首的.可不知為什麼,這次交警來問話他絕口不再提掉包的事,看了看筆錄沒什麼問題簽了字,接受賠償協議.

劉安他媽就在一邊,聽完後不干了,她還想著這次多訛錢呢.可眼下醉酒駕車的人未滿十八歲,主動自首不說還主動賠償,雖然一人兩萬數目不多,可劉安和小秦的傷又不重……

劉安他媽鬧騰了好一會兒,站在把說劉安只是受了勸傷的醫生給打了.

劉安叫來正在上班的劉大妹,千言萬語把她勸走後,我背地里問王姐,"姐,你上次不說這個自首的是個頂包的嗎?這事,就這麼了了?"

"噓!"王姐拉著我就往角落貓,直到周圍沒人,她對我說,"妹子,咱們倆家男人沒啥大事不比啥都強,深追究這個干什麼?我和你說,真撞人那個……不是咱們能招惹得起的.咱們拿了錢沒什麼損失就行了.好了好了,這事到這就結束了哈,聽姐一句話,別鬧,鬧起來沒好!"

我一臉受教的點頭,"好好好,反正沒什麼損失,我可不想惹什麼大人物."

周朗是大人物?還是背後幫周朗平事的人身份不輕?不管怎麼樣吧,這事能這麼了了正好,不然到最後還要牽進去當時坐在車上的我.

王姐一挽我胳膊,親密邊往回走邊道,"妹子是通透人,一說就明白."

病房門虛掩著,我們兩一走進,里面傳來劉安和小秦的說話聲.

小秦說,"這事宜早不宜遲,不能再拖了."

劉安,"我會盡快……"

王姐人精,哈哈一笑給里面報了信,"哎呀,妹子,你說咱們這認識的也巧.打明出了院,咱們也得多走動才行."

我此時心中都磨牙了,卻依舊笑著道,"那是那是,姐,留個電話吧,我現在在家沒事,有時間就去你那里坐坐."

我們互挽著進去,劉安和小秦的話題已經變了.

小秦,"現在車不好開,我原來想辭了現在的工作開滴滴去來著,可現在沒有二十萬的車不讓注冊了."

"什麼都不好干."劉安道,"我想著有機會開個店……"

我接話,日常裝瘋,"等女兒生下後再說,不然我怕你一個人照顧不過來."

這個小秦是那個高官那邊的人,在他面前我不能正常,得時瘋時醒才成.

劉安嘴角一陣抽搐,頓了兩秒,說,"好."

王姐知道我小產抑郁的事,唉歎一聲不再說話.小秦看了看窗外,問,"素芬,晚上吃啥呀."

車禍的事處理的差不多了,醫生開始攆人.

周四做最後一次檢查,下午結果出來顯示各項指標正常,醫生大筆一揮,讓他們周五上午出院.

到了晚上去我媽那里拿飯的時間,劉安和我說,"小喬,今天別去媽那里拿飯了.你回家,給我拿兩件出院穿的換洗衣服."

我心中一亮,說,"好,你要哪兩件?還要別的什麼東西嗎?"這個一定要劉安指定,只有他指定了,我才能找到東西.

劉安道,"那件水洗牛仔褲,再加一件T恤……襯衫吧,我這胳膊現在穿不了套頭的."

我連連點頭,"還有什麼."

劉安道,"腰帶別忘了……就是我過生日時,你送給我的那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