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周朗查的那個人姓秦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安他媽的嗓子極大,一嗓子吼出來,嚇的我一抖不說,劉安在床上一激靈下意識的就往起爬.

可他現在哪爬的起來,猛用力的後果就是一頭栽倒右肩再次受創.

"嘶~"劉安倒吸一口冷氣,五觀扭曲在一起,脖間青筋瞬間蹦起,額上滲出一層冷汗.

我連忙去扶他,"劉安,你小心些,我叫醫生來."至于劉安他媽,我看也不看.

我要按鈴劉安卻阻攔住了,咬著牙和我說,"沒事,我有數我有數……"

"裝什麼裝!"劉安他媽像沒看到劉安此時的境況一下,抬手把粘在嘴角的頭發絲拽掉,瞪著牛大的眼睛繼續吼,"都什麼時候兒了你還在躺尸裝矯情?咱們家什麼情況了你不知道啊!你弟還在那種不是人待的地方受苦受罪呢,你可倒好,往起一貓不理不管了!劉安我告訴你……"

我嘴上問劉安真的不用,心中暗暗吐糟.

劉成等到不是人的受苦受罪?活該啊,因為他就不!是!個!人!

畜生!待到監獄都算便宜他了!

劉安對我輕輕搖頭,在我攙扶下坐起來對他媽道,"媽,你說的事我什麼時候沒辦過?這不今天出了點意外,我被車撞了嗎."

直到這時,劉安他媽才看到劉安身上帶傷一樣.一抹鼻子,收了一臉橫怒瞬間變臉,坐在床尾地上放聲大哭.邊哭邊拍地,"你咋能被車撞呢,這是哪家不長眼的車!抓到他非重判關大牢不可……劉安,你這個時候出事了可怎麼辦?你弟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我拉著小妹一起死去,反正我們也沒個好兒了,到時你就順心如意了,抱著個狐狸精……"

"媽!"劉安提高聲音,打斷他媽的鬼哭狼嚎,隨即滿是無奈的道,"你在這兒胡說八道什麼呢!"

我暗下挑眉.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以為劉安他媽是在罵我.可現在……這老太太好像是知道點什麼.

劉安他媽吸吸鼻子,指著劉安問,"怎麼著,你做得出來還不行我說了?劉安我早就和你說過,人不能昧良心,不然要遭天譴.你看看你,你現在這就是報應,我……"

劉安深吸一口氣,明顯是在壓制怒氣.好一會兒,他回頭握了下我手,把我往他身邊拉.

我俯耳過去,他輕聲道,"好老婆,你看看爸送飯到哪兒.我媽這是又犯病了,他看到得氣到."

不愧是我爸的好女婿啊,處處為我爸的身體著想.

我點點頭,繞過劉安他媽出屋.外面圍了好幾個病人家屬看熱鬧,護士走過來問我,"怎麼回事,鬧什麼呢?"

我輕描淡寫的道,"我婆婆,聽說我老公出車禍正哭呢."

護士哦了聲推開虛掩的門,道,"小點聲小點聲,別打擾到別人休息."說完往開哄人群,"行了行了,別看了,都沒病人要照顧啊?"

我走到走廊拐角,打電話告訴我媽讓我爸別過來了,說劉安他媽又來鬧了.我媽聽完歎一聲,"小劉是個好孩子,他媽這是個什麼媽,四六不懂!"

我勸慰我媽道,"不是說了有病嗎,一年也見不著幾次,作去吧."

"什麼時候是頭兒."我媽囑咐我,"你離她遠點!"

我連聲說好,可在掛了電話後卻回了病房.

如果是以前,劉安找個理由讓我退出戰場我肯定十萬個同意,而且不到他媽走絕對不回去.因為我煩他媽,煩這些亂七八槽不得安甯的事.

可如今……可能是因為我們婚姻要到盡頭,我心態發生了質一樣的變化.眼前的事看不僅不煩心,反而有一種看熱鬧的想法.

病房里劉安他媽不哭了,身邊多了劉大妹.

劉大妹就是劉安他媽的代言人,發言人,質疑人,狗頭軍師,炮手!

此時,劉大妹集發言人,代言人,嘴炮手于一身,坐在床尾吐沫星子橫飛,對劉安說這麼多年來劉安他媽帶大劉安有多不容易,供他念大學又借了多少外債……

"小時候兒,家里有一個雞蛋媽得讓你吃,我連個雞蛋殼都撈不著啊!後來你去上學,我就在家里打豬草.你說你咋那麼昧良心呢,上大學後一次家不回不說,還娶了這麼個敗家娘們兒……"

我正好推門進屋,劉安喝了她一聲,"大妹你好好說話,不能就滾出去!"

劉安很看他媽臉色,對劉大妹一直是冷顏色.

劉大妹以前挺怕劉安,可自打嫁給那個瘸子後不知道怎麼的,劉安說一句她頂一句.

今天出奇,她瞄我一眼竟然真把說一半的話給咽回去了.

劉安他媽冷哼一聲,扭個身子不看我.

我走到劉安身側,輕聲問他,"真不用讓醫生來看看?"

劉安握住我手盯著我看,眼中滿是疑惑,似是想不明白我為什麼回來了.

我貼在他耳側輕聲道,"老公,我不能留你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

劉安喉嚨滾動兩下,握著我的手攥了兩攥.

我突然進來打斷劉大妹細數劉安他媽如何含辛茹苦養大劉安,屋子里一時之間靜下來了.

幾個人大眼瞪小眼,彼此眼神交彙硬是沒一個人說話.

過了會兒,劉安他媽扔出一句話,"撞你那人是誰抓著沒有?能賠我多少錢?"

另一病床上的小秦噗嗤一聲就笑出來了.

從劉安他媽進來他就開始裝睡,此時算是破功裝不下去.

劉安臉色瞬間幾變,神情尷尬到不行.他撐著笑回過頭去打了聲招呼,"秦哥,你醒啦?"

小秦不裝了,撐床坐起來對劉安笑呵呵的道,"剛醒,剛醒."

劉安他媽見自己被無視,扯高了嗓子道,"這事不行說啊,撞你白撞啊!那咱那住院藥,誤工費,還有那……"

"媽!"劉安不停的向他媽使眼色,"你少說幾句."

劉大妹馬上幫腔,"媽神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叨咕幾句又怎麼了,再說媽說的有理,別人撞了你就白撞了?"

"就是,有理!"門一開,進來一個微胖的女人,手里拎著個飯盒,她接過劉大妹的話道,"不能讓別人白撞了,怎麼也得要個說法出來不可!"

小秦臉上笑僵了,他對那女人道,"老娘們兒家家的,你別啥事都插嘴."

"咋,還不行我說了?"那女人把飯盒放到小秦的床頭櫃上,道,"你說說你,你一開車的咋還讓車給撞了?我還說讓你明天開著你那個大奔送我和兒子回趟娘家呢,這可到好,娘家沒回成,你自己進醫院了."

這女人是小秦媳婦.下午時來過一次,那會兒就埋怨小秦被車撞,不過看得出心疼小秦,所以沒多說.眼下有了劉大妹提這事,她像找到了知音一樣,坐在小秦床尾和劉大妹,劉安他媽叨咕起來.

從這事不能這麼算了,到要讓那個人賠多少錢,要不然就去哪去哪鬧.

別說,聽著還挺有意思.我早就知道劉安他媽無恥沒下限,現在才知道劉大妹壞起來渾身冒水.

居然連找醫生去做假病例的事都能想出來!她以為醫院她家開的,法官是她二舅三大爺?

三個人吐沫星子橫飛從六點十分一直聊到快七點,直到劉安他媽說餓了才算罷.

劉大妹看我,"喲,大嫂,這到飯點了,你就讓媽餓著啊."

劉安先我一步甩出兩百塊錢給劉大妹,"你帶媽吃去,想吃什麼吃什麼.小喬,"他拉我,"你扶我去下廁所."

看熱鬧我願意,獨自招惡心我就沒興趣了,所以乖乖扶劉安去衛生間.

劉安不老實,提褲子時側身親我下,"老婆和我受委屈了."

等我們出去,劉安他媽和劉大妹走了.小秦他老婆正背對著廁所門和小秦說話,"……那母女兩,什麼東西!講理是講理,還帶訛人的?"

小秦看見我們,猛咳一聲,"素芬,粥涼了,你去幫我熱一下."

小秦媳婦回頭看我倆,臉騰的一下就紅了,馬上低著頭拎著飯盒出去了.

小秦不好意思的解釋說了句,"老娘們兒家家的嘴碎,你們別介意."

因為這事,後面我們兩家沒咋說話.我媽七點十分過來,送了熱騰騰的餃子過來.她對小秦印象好,連帶著對小秦媳婦也熱情.這麼一混合,小秦媳婦好意思和我說話了.

出去水房洗碗時我們倆結伴去,小秦媳婦和我道,"妹子,姐嘴碎說話直,看你挺好的和你說句搗心窩子話.你那個婆婆和大姑子可真不是物兒,你老公還不錯,對你真好.他知道你不喜歡吃肉吧,背著你媽都挑出來塞自己嘴了."

我聽後笑笑,"沒事,王姐,你說什麼我都不介意."

暗道,劉安這戲演的,什麼時候都入木三分.

又拉了幾句閑話,我和王姐親近幾分.洗完最後一個碗,我狀似無意的問,"王姐,你家我大哥是開車的啊?車好學不,我一直想學,可我老公沒時間教."

"嗯吶,開車的.我和你說可好學了,會打方向盤就行.妹子,你老公是干啥的?"

"打工唄,做銷售.王姐,那你有時間教我開車唄.其實我總覺得我老公的工作太累,想讓他換一個.對了,他也會開車,你家我大哥是在哪開車的,工資怎麼樣,活兒好找不?"

"不是說銷售掙錢嗎?我們家那口子掙的還行,他是給他一個遠方叔叔開車."王姐把聲音壓低,神秘兮兮的和我嘀咕,"是個官,不低,我們家這口子給他開私家車.所以說今天這車禍,哼,妹子你等著,肯定有個結果出來!"

說完,仰頭一歎,"你說都是姓秦的,看人家那個命,再看看我們家這個.不過也挺好的了,我挺知足的了."

我對她笑開了,"王姐,宰相門將七品官,你和秦哥得受多少人追棒啊!今天這車禍我是放下心了,就仰仗你們了.我也不途他們賠多少錢,關鍵這口氣咽不下."

原來周朗正在查這個官員姓秦……我們市里有哪個官員是姓秦的?

"對,就是這口氣!"王姐對我這個說法非常認可,"不蒸王八蒸口氣."

"王姐,是蒸饅頭吧……"

王姐哎喲一聲,"瞧瞧我,今天中午清蒸了個王八,這順口……"

我倆哈哈一笑,回了病房.

觀察室這里陪床也只能留一個人,到了七點五十護士來清人.我送我媽到醫院門口,伸手給她攔出租車.

我媽不讓,"攔什麼車,走回去也就二十分鍾.小喬,明天早上我和你爸做好早飯給你們送來,你們別胡亂買著吃哈.特別是小劉,他這骨頭有傷,得吃點大補的東西……唉,他媽要是不來鬧,小劉能好的快些,小劉這孩子……"

我連忙打斷我媽,"媽,沒事,我們都習慣了."不打斷,我媽又要說劉安這人好,可惜貪上這麼個媽.

我媽沒往下說,拉著我手走兩步,和我說,"小喬,你有啥事就給媽發微信打電話,小劉沒事你放寬心啊.唉,這你才好兩天,小劉就又……"

"媽,我沒事!"我抓緊我媽的手,忍不住道,"媽,我沒病,我真沒病."

"是是是,你沒病,我寶貝閨女沒病."我媽明顯不信,卻順著我說,"心里有不痛快就和我說哈,別憋著."

"媽,我要是有病,你為什麼還放心我給劉安陪床?"

"這說來怪了."我媽說,"只有你和小劉在一起我和你爸才放心,就算他現在有傷你是來陪床我們也放心.我們知道有他在,你就不會有事."

"那萬一有天劉安出軌,我們離婚了呢?"我試探.

路燈下,我媽抬手摸了下我額頭,"小喬啊,沒事別胡思亂想啊.不行,你別送我了,我送你回病房."不分由說,把我送回病房,親手交到劉安手上,"小劉,怎麼辦,小喬好像有點不好."

說著,靠近劉安輕聲說了我剛才說的話.

劉安攥著我的左手明顯用力,聽我媽說完,他道,"媽,有我在您放心吧.你回去,小喬在我這沒事."

我媽還是擔心,"要不,我讓你爸過來陪床,我帶小喬回去?"

"媽,看不到小喬我會擔心."劉安道,"您放心,沒事,真沒事."

在劉安再三保證下,我媽在護士來催人時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劉安捏我手,讓我看他,"小喬,聽話."

我滿心挫敗,開始裝瘋裝傻模式,"老公,怎麼了,我怎麼不聽話了?媽呢?"

劉安艱難的移移身子,拉我到床上靠在他左肩,"沒不聽話,媽剛才回去了,說明天坐好吃的帶過來."

我哦了聲,繼續裝,"老公,我怎麼在這兒,你怎麼了?"

劉安,"我被車撞了下,問題不大,觀察下就能出院了."

"真的?"我抬頭看劉安,得到他肯定的目光後,結束演戲,"老公,那你快睡吧,我看著你睡."

"上來,"劉安又移移,"抱著你睡."

我剛把頭靠過去,王姐拎著張鐵架床進來.一送目,媽呀一聲把眼睛捂上了,笑道,"沒看到,我啥也沒看到."

雖然是在裝瘋中,可我臉還是被她笑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