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這世上沒有所謂的負負得正,只有錯上加錯!
g,更新快,無彈窗,!

煩躁再次襲上心頭,因為聽到第一件事而揚起的好心情瞬間低落下去.

這事怎麼就沒完了呢.

不是……

我抬起頭看周朗,"那個東西怎麼會落在劉安那里了?"

落在我這是因為我倒黴,和那個女人撞了下.可劉安從頭到尾沒有和那個叫權慧妍的女人接觸處,芯片怎麼會到他手里.

周朗把剛端起的咖啡放回到桌子上,摸摸鼻子,看著我道,"小喬,那天那個樓層所有的監控都被取走了,這個消息我們得來的手段不算正規,所以我不能對你說.不過現在可以肯定,那個芯片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是在劉安的身上."

我泄氣,抿一口咖啡看向窗外,"不正規……我還以為你們為公家辦事的人處處光明磊落呢."

"怎麼說呢……"周朗左眉微微挑起,"鄧小平同志不是說過嗎,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能抓到耗子就是好貓.所以在不過激的情況下,我可以適當采取一些稍微偏一些的手段.只要結果是好的,不就萬事OK?"

我白他一眼,"謬論,用違規的手段去證實某件事違規,那最後得出的結果只能是那件事違規!這世上沒有所謂的負負得正,有的只是錯上加錯!"

周朗臉色瞬變,他看著我道,"小喬,你的意思是說,我用違規的手段找到證據判定一個官員違法亂紀是錯誤的?不,"周朗搖頭,"小喬你不懂,這個世界不是你所想像的非黑即白,這個社會,它遠比你看到的肮髒百倍千倍甚至萬倍.特定的情況,就是要特別對待,不然這個事他就辦不成!"

一大段話說完,他靠在沙發椅背上,嗤笑一聲道,"你說的沒錯,我的手段是違規,可只是我一個人違規.不過沒關系,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一直以來干的也不是什麼好事.你很早以前不就說我這個人是非不分黑白不辨嗎?"

周朗生氣了,而且還氣的不輕.

我雙臂拄在咖啡桌上,用手使勁揉自己的臉.

周朗這個人有點偏執,我們的話題怎麼就引到這里來了!他用什麼方式辦案關我屁事,我也就一個屁民而已.

沉默了好一會兒,周朗把手伸進西服里口袋,啪的扔過來一張內存卡,正好落在我面前.

"前天催眠你的錄像,這個交給你,里面有劉安和常助理的對話,由此可以證實是他們兩個人在害你."

我心中一喜,伸手去拿.

周朗卻一把按在我手上,看著我道,"小喬,我知道你急,可你再急也得等我這個案子辦完,明白嗎?算了,先不給你."

周朗掀開我手,把那個內存卡拿去,轉而把他手機放到我手心,"你就在這里看,這個東西我先保管著.行了,我去吸根煙."

他把那個內存卡放回他西服口袋,起身去了衛生間.

我低頭看他手機,他手機本來是解屏的,定在視頻畫面.可就在我想點播放時,突然黑屏鎖住.

我一臉黑線,不帶這麼巧的吧!

這,等周朗回來幫我解開?可離十一點越來越近,我要趕在十二點前回去,視頻時間又不短……現在找周朗去解,他又進了男廁.

手指按亮手機屏幕,我無目的的往里輸密碼.

123456654321 789321……

輸到一個我長用,爛熟于心的密碼,屏幕一亮突然開了.

我一怔,回想那組密碼是什麼.

然後,臉,脖子,耳朵騰的一下全都燒了起來!

居,居然是我生日!

心飄在云端一樣,我點開視頻,一邊看視頻里常助理拿出懷表給我催眠,一邊想周朗……

上次周朗開車送我回家,說了句暗戀我後,我曾想過什麼時候對他說聲謝謝,算是對他青春年少時間的懵懂表示感謝,也是劃一個句號.

畢竟,我們都長這麼大了,我也是有夫之婦.

可沒想到再見面,就是我被死的權慧妍嚇的暈死過去.

再後,好像每一次都沒有時間好好坐下說幾句話,這件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事也就被拋到腦後.

可如今,知道他手機的解鎖密碼是我生日,我……

"臉怎麼這麼紅?"周朗不知什麼時候走回來,坐在對面探頭調侃我,"看小黃片呢?"

我抬頭白他一眼,和他熠熠生輝的雙眸對視一眼,心怯的低下頭,"亂講什麼呢,有小黃片也是你的."

"你真翻到啦."

"周朗!"我惱了,對他道,"你能不能有點正行?!"倒不如剛才生氣那會兒了,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好了呢.

"好好好,你看,快看."周朗點點腕上手表,"你時間快來不急了."

我趕緊收回心神,低頭看視頻.密碼的事我決定暫時瞞下,當不知道.我和周朗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們不可能在一起,與其挑明,不如讓它隨著時間慢慢淡化.

原來人在被催眠的情況下,真的能和實施催眠的人對話,而且,按著催眠師的意識走.

只是這個過程,在我醒過來後已經忘的一干二淨.如今來看,像是看別人的錄象一樣.

到了常助理提了到我老公時,我仔細盯著視頻里的我看.

我居然真的一動沒動,像被催眠時一樣保持'沉睡’狀態.怪不得周朗不確定我有沒有醒,一直按干擾器刺激我.

其後到最後我裝的有披露,比如快結束時左腳輕動了下,只不過常助理和劉安都在盯著我臉沒有發現.

不用說,腳動那會肯定是肩膀痛.

常助理喊了一二三,打了響指後,催眠結束.然後兩個人談話,把劉安知道常助理是個假心理醫生,以及兩個人合謀讓我瘋的事講的一清二楚!

唯一可惜的是,劉安後面的話被打斷了,不然這個視頻就更完美了!

如今,我手里有了劉安和小雨悠悠的大段聊天記錄,再加上這個劉安親口承認謀害我的視頻,以及我們家拆遷,和劉成和幾個混子幼女需要大筆錢財去疏通的事實,基本可以組成因果鏈,讓我順利離婚以及把劉安送進監獄了吧?

我和周朗把這些話說完,周朗點頭,"沒錯,這些事實再加上我和馬老師出庭佐證,你的事情可以完美解決."

我靠在沙發上呼出一口長氣,像被抽離了全身力氣.

我最初知道自己被害時,研究著劉安怎麼弄沒了我的星期三,扮演我的那個女人又是誰,又要如何費盡心思去找劉安的出軌證據以及找到小雨悠悠這個人和他們如何害了我的孩子……

天天把我愁的,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在周朗的幫助下拿到那上萬字的聊天記錄以及這個視頻,我所需要面臨的那些難題全都迎刃而解了.

只要我把它們交給公安機關,于是的就是公安機關去證實真假.再後,我就可以告別這段操蛋的婚姻,把那個人渣送進監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沒有複仇的快感也沒有想像中馬上要脫離劉安的喜悅,有的是滿心的疲憊和對未來日子的茫然.

"可,有一個前提……"周郎對我豎起一根手指.

"我知道."我提起一口氣,坐直身子點頭,"要等你的案子破了."

"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在你們家再找找.找劉安會放東西的地方,早找到,咱們的事情早了解."

我繼續點頭,我巴不得這兩件事都快速解決.

手機鬧鈴響,我站起身來,對周朗說,"我要回去了,再不走來不急了."

周朗也起身,"我送你."

剛知道他手機密碼是我生日,我心里有點尷尬,不好意思讓他送.可周朗十分堅持,拎起衣服對我道,"咱們順路,我正好去劉安公司看看,雖然已經被別人翻過一次了,可萬一有遺漏的地方呢?"

這理由,還真是強悍到讓我無法拒絕.

因為時間快來不急了,我也不回家了,讓周朗把車開到劉安公司門口.全當,我發瘋無意識走到這里來.

周朗笑著說聲行,一打方向盤,把車在劉安公司斜對過停下.我推開車門剛要下車,劉安的電話打到我手機回來.

我坐回到座位上,接通,"老公,怎麼了,你到家啦?"明明是他剛下班的點,不會那麼快就回去了吧.

"沒有,不是."劉安道,"我這要開個會,中午不能回去了.我叫了外賣,你一會自己吃."

我哦了聲,盯著對面大廈里走出來的劉安說,"開會?好,我會乖乖吃的.老公,你晚上會早點回來嗎?"

劉安在對面伸手拉車,"看情況吧,你乖乖的,和我微信聯系,別到處亂跑,知道嗎?"

我聽話的嗯了聲,劉安坐到車里,把電話掛了.

周朗拍拍方向盤,側頭問我,"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我冷笑一聲,"是劉安去見小三的情況.部門開會要打車去外面開嗎?"

"小雨悠悠?"

"對."

"走."周朗側身把安全帶給我系好,一打方向盤,在十字路口掉頭追了上去,"去看看這個小雨悠悠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