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一件好事一件壞事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一下子提起精神,豎起耳朵細聽.

雖然事件事情的原由我已經推測了個大概,可我還是想聽他親口說出來!

常助理說完,劉安沉吟了會兒.

就在我以為他不會說,連常助理都放棄說他願意說就說不願意就不說時,劉安張口道,"我的確對她感情還深,我這樣做是因為……"

鈴~~~

不大的空間時,不知是誰的手機突然間鈴聲大作,打斷了劉安馬上脫口的話.

我帶著惱怒睜開眼,正好和常助理,劉安兩人看向我的視線交接上.

常助理馬上把手伸進西裝內口袋,拿出正在響的手機對我和劉安道,"抱歉,十分抱歉……我記得我靜音了……"

劉安對常助理笑笑,快步向我走來,溫柔的撫在我臉上,"老婆,感覺怎麼樣."

我盯著劉安不說話.

如果不是我沒被催眠,如果不是我一直都是清醒的,還真的被他臉上的一片深情給感動了.

"老婆?你說話."

我眨眨眼,深思一個被催眠認為自己得了深度心理疾病的人,要怎麼裝.

劉安眼中浮上不安,目光在我臉上劃來掃去,"你怎麼樣,你別嚇我……常,馬醫生!"

他回頭,對著治療室外叫常助理.

"我感覺很不好."我拍開他放在我臉上的手,坐起身來下地,"特別生氣."

"生氣?"劉安再次回頭看我.

"因為我在做一個美夢,可被打斷了.夢里我正要嫁給你,你媽突然沖出來說你背信棄義,不守承若."

做夢是假的,可這事兒卻是真的.

因為我拒絕把那套房子賣了分一半錢給劉成,劉安他媽對我是一百一千個不滿意.

如果不是看在劉安對我千好萬好,而且事事站在我這邊,不讓我受到他媽一點難為,我真的真的不會頂著這樣大的壓力嫁給劉安.

說起來,結婚沒鬧出多大亂子來,還多虧了劉小妹.她為了把她媽在婚禮正式開始前弄走,當著好多人的面挨了她媽十幾個耳光……

劉安松了口氣,他把我手抓起放在唇邊親了下,看著我笑了,"老婆,都過去了.走,我們回家吧."

他拉我起身,面對常助理.

兩個人對視好一會兒,在常助理微低眉眼示意後,劉安說了告別詞,"馬醫生,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我下周還用帶我太太過來嗎?"

常助理道,"咱們電話聯系,如果她情況一直穩定,就不用過來了."

劉安點頭,和他又客氣幾句,帶著我走了.

身後的門一關,我在心底松了一口氣.

說到底常助理是專業人事,我真怕他看透我.只要他肯定我催眠成功,劉安就不會再懷疑我裝瘋……

走向電梯時,劉安輕捏了下我手,柔聲道,"老婆,我帶你去吃牛排,你不是說想吃嗎?"

我們冷戰好幾天,我什麼時候說我想吃牛排了.

可按著我精神不好的劇本,我說,"好啊,去哪里吃.你不提我都忘了……老公,我是不是忘了很多事?"

"沒有,你什麼也沒忘."他按開電梯,拉我走進去,站穩後恍然想起來什麼似的說,"你忘了一件事,你和我要包,我說親我九九下就給你買.你說分期付款一天三下,今天的還沒付."

他側身,用沒握著我的那只手指指自己面向我那邊臉.

我被他嘴角那抹笑刺花了眼!

這是,試探?

暗中磨磨牙,我做好心理建設,一揚頭,放柔笑對他側臉親過去.

剛貼上,一只手伸到正在合緊的電梯門間.一檔,電梯門向兩側劃開,周朗抬腿走進來.

他低著頭,摸摸鼻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有點急,所以……"一抬頭,像剛認出來我們一樣,"是你們啊."

劉安握住我的手一下子握緊,低頭看我.

我手心里滲出一層冷汗,抬頭看劉安.

對視一會兒,劉安問我,"老婆,怎麼不打招呼?"

我心砰砰之跳,念頭轉了幾轉,踮起腳尖,趴到他耳邊說,"老公,我,我們認識他?是不是你同事你和我介紹過,可我忘記了?"

劉安攥著我的手緩緩松開,他把我攬在胸前,對周朗道,"周先生,不好意思,小喬這幾天有些不舒服,我以前和你說過她情況的,還希望你別介意."

周朗哦了聲,點頭,"明白,明白."

右肩猛的一痛,我身子扭動了下.劉安馬上低下頭看我,"小喬,怎麼了?"

我忍住去瞪周朗的沖動,貼劉安耳邊道,"沒什麼,後背癢了下."

兩句話功夫,電梯到了一層.我們一起出去時,周朗暗中對我眨了下眼,手中的紙巾擦了下右肩,然後扔到了垃圾桶.

我瞬間明白,沒走幾步,對劉安說我想去廁所.

劉安說,"你治療前不剛去過?"

我抓了下後背,"去弄下."

劉安沒再說什麼,我把包給他,去了衛生間.走到格子間,把右肩帶上那個干擾器拿下來用紙包好扔進蹲坑.

沖了水,看那團紙打著懸沖進下水道,我心安了.

出去好好整理下衣服,我走出去,親昵的挽住劉安的手.

沒回家,劉安真的帶我去商場,花了不少錢給我買了我放在淘寶購物車里,一直不打折,所以我也一直沒舍得下單的那款包包.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很開心很開心.可今天,在把那款包拿到手里時,我想的是--劉安家這麼缺錢用,劉安哪來的錢給我買包.

還有上次給我買的那些衣服,加起來也不少錢.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看著窗外深思.

恍惚間,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在我心頭.

劉安的錢,會不會是那個小雨悠悠的?

很有可能啊!劉安一個月那幾個工資除了給我買這買那,都不夠他們家的吸血蟲吸的,哪來的錢出軌找小三!

如果是小雨悠悠包劉安,劉安再用這次錢來填補他們家那個無底大坑就合情理多了.

抱著懷里的包,我突然就笑出聲.

麻痹誰有我家男人有能耐,睡小三不花錢不說,還能睡回錢來給正室買包!

劉安偏頭看我,"笑什麼."

我看劉安,道,"老公,我覺得,咱們家的房應該換了."

"什麼?"劉安道,"你想拆遷後不要錢要回遷房?"

我開始裝瘋大法,"什麼拆遷?老公,我說我們啊.你上些日子不是中了五百萬嗎?彩票!"

劉安臉上的笑馬上沒了.

我伸手拉他衣袖,撒嬌,"不然你哪來的錢給我買包."

去啊,去和小雨悠悠給我要橦房子.

接下來,我對劉安胡攪蠻纏,非說他中了彩票五百萬,讓他在市中心給我買個三室一廳,因為我打算生兩個孩子.

劉安耐著性子對我又哄又騙,直到晚上我安靜時,他臉上滿是疲憊,似老了兩歲一樣.

洗完澡後他精氣神恢複些,哼哼唧唧的往床上爬.我一腳把他踹下去,捂著小腹對他說,"一邊去,孩子沒生下來前不許碰我!女兒要是沒了,我和你拼命!"

燈一拉,睡覺!

躺在床上,我耳聽劉安躺在地上翻來覆去.我心中大爽,枕著胳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再睜眼,是劉安叫我起床.我眼還迷糊著,他就拉我到洗手間,擠了牙膏對我說,"啊,張嘴,我給寶寶刷牙."

我拒絕,"我又不是小孩子."

劉安拉開我睡衣往里看,"那麼小,怎麼不是小孩子."

我伸手打他,"滾!流氓!"

劉安轉身就跑,我拿水揚他.他淋洗一身,馬上奸笑著,舉起雙手反過來追我,"小喬,我不嫌,我可以親手把它們帶大……"

瘋鬧了一天,像回到了我們熱戀期時一樣.

晚上我喝了牛奶後在屋里抱著手機裝睡,劉安在客廳抱著手機假裝看球賽重播.

我看完周朗約我明天見面的信息後,點開悠之夢的朋友圈.

一個晴天娃娃,配字:雨過天晴.

我考慮了很長時間,發信息過去:哈嘍,還記得我嗎?

悠之夢:寸紙展斜陽,記得/微笑.

青山烏雨:榮幸榮幸.感覺你心情很好的樣子.

悠之夢:是啊,這兩天解決了一件心頭大事.

青山烏雨:大事?好嚴重的樣子.

悠之夢:嗯,前期工作做好,只要接下來兩個月不出差錯,我會幸福順遂一輩子,再沒有煩心事.

我心一寸一寸冷掉,連著呼吸都凝住了.

我才知,原來我瘋在劉安的整個人生中有如此重大的意義!那昨天豈不是成了他里程碑一樣的一天?

指尖掃在冰涼的屏幕上,我敲過去幾個字:那就,提前祝你美夢成真,晚安.

關掉手機,放在床墊下藏好,我下地穿鞋走到客廳.

劉安一驚,馬上把手機放到身後,抬頭看向我,"小喬,你怎麼醒了?"

我當看不到他,關了客廳小燈,關了他正在看的電視,關了陽台窗戶,最後,走回臥室關了門,反鎖!

幾乎是馬上,門上傳來輕敲:"小喬……"很輕的一聲.

我咬著牙,踩在劉安的枕頭上使勁跳使勁踩!猶不解恨,拿起來按在床上用膝蓋跪,用拳頭揍.就像我手下的不是枕頭,而是劉安的臉一樣!

劉安,害我成這樣你還想過順遂的下輩子?做夢!做夢!做夢!你這輩子都不要想!

低下頭去想用牙咬時,門外傳來劉安拿鑰匙捅門鎖的聲音.

我馬上把枕頭擺平扔到地上,快速回到床上躺好裝睡.

發泄了一通,我心中好受很多,那會梗住的呼吸順暢了.

劉安坐我旁邊看了一會兒,拉了小燈.身後一塌,他在我後面睡下了.

周一我醒的早,因為催眠成功劉安沒再給我吃藥,所以我沒裝睡,起來給劉安做了早餐.

劉安很意外,吃完飯後親我一下拎包出門上班.

我從床墊下翻出手機,盯著屬于劉安那個小點到了每天固定那個位置不動,馬上換衣服出門.

到了和周朗約定的咖啡廳,周朗已經在卡位上等我.

他嬉皮笑臉的一笑,還沒等說話,我拿起桌子上的點菜單往他身上拍.邊拍邊咬牙道,"周朗你有病吧!那天我明明醒了,你怎麼一遍一遍的按起干擾器沒完!刺了我一下又一下,肩膀都紅了!洗澡時劉安問我,我只能說內衣不好磨……"

周朗抱著腦袋邊躲邊解釋,"你裝的太像了,我一直以為你沒醒怕你被催眠成功.哎呀你別打了,我這不也是為你好嗎?趙喬!你這是恩將仇報……咦,你和你老公一起洗澡?"

我耳後一下紅了,扔下菜單把話題岔過去,"什麼裝的太像,你看不出來馬醫生也沒看出來嗎?在常助理叫到我老公時我就醒了……"

夫妻一起洗澡很正常吧,雖然我們現在關系不太正常.可如果我連單純的洗澡都拒絕,這催眠豈不是白催了.

"哦……那會馬老師正好出去."周朗道,"我盯著視頻看急壞了,所以後來特意追出去看你."

我看看時間,道,"行吧,你這麼急非讓我出來有什麼事,你快說吧."

一提正事,周朗馬上變的嚴肅.服務員上完咖啡下去後,他對我道,"兩件事,一件好事一件壞事,你先聽哪個?"

我想了下,道,"好事."

"暫時可以確定那個芯片不在你身上,不僅是我們,對方也是這樣認為的."

我眉毛一挑,"這還真是好事."

感覺像是在警匪大片里跑了次龍套,貼著子彈露一面,最後安然活落幕.

"壞的是,那個芯片在你老公身上.對方已經先一步下手,翻了你老公的辦公事.所以,這事還在你們家粘著."

我脫口而出,"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