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你們在干嗎?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胡思亂想,越想越怕,在劉安進來時,對他道,"劉安,你有沒有感覺有人要監視著咱們?"

劉安關門的手一頓,問我,"你說什麼?"

我抱著肩膀左看右看,對他搖頭,"沒什麼."

如果真有人監視我,那我更應該表現的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才對.不,應該是裝的像個瘋子一樣.

所以在劉安滿臉問號的向我走來時,我坐起身來對他道,"我暈的時候沒給我打藥吧?"

"什麼?"劉安臉上問號更多.

"沒打藥吧?"我捂著肚子對他道,"我懷著孩子不能打藥,會致畸的!老公,這你不知道嗎?"

劉安目光馬上黯淡下去,走過來坐在我床邊,好半天道,"沒有,沒有給你打藥."

我似松了一口氣,繼續對他嘟囔,"沒打就好,沒打就好……書上說懷孕期間不能吃藥打藥……"

劉安揉揉額頭,回手拍在我膝蓋上,長歎,"小喬……我好累."

我好想回,"呵呵,你自找的!"然而,我回握他的手道,"來,我抱你睡會兒."

"不了,你睡一天才醒,一定餓了吧,我去給你弄些吃的."

劉安要走,我卻捉住他手不放.

一,他走了我還怎麼裝瘋子?無實物演戲可雙有實物演戲難多了!

二,我心底發毛,害怕……

害怕兩個字剛要吐出口,門外傳來敲門聲.劉安回了聲進,周朗推開門探頭進來.眼睛掃到我們,笑了,"趙喬,你好."又對劉安道,"你好,劉安,我們又見面了,我聽說趙喬住院了,特意來看看她."

劉安從我手中把手抽出去,去和周朗握手,"你好,真是麻煩了."

周朗把一大束花放到床頭櫃上,和劉安道,"不麻煩不麻煩,我正巧過來看人,聽說這事就過來看看.老同學嘛……"

兩人客氣兩句,劉安道,"那你和小喬聊會兒天,我去給她弄些吃的,連買些水果."

周朗一再的推諉讓劉安別客氣,"別管我,我坐會兒就走,你只給趙喬弄些吃的就行了."

劉安走後把門一關,我和周朗面面相覷.

周朗倚在一旁放花的桌子上,吊兒郎當的對我笑,"怎麼不說話?我可不是來和你大眼瞪小眼的."

我瞄瞄四周,對周朗道,"那個,我四周不會有……監控吧?"

"監控?"周朗也環視四周,"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舔舔唇,把心里的推測和周朗輕聲說了一遍.

"所以你懷疑權慧妍死在你面前不是意外?"周朗問.

我點頭,"是的,沒錯."

"你還沒傻到家嘛,"周朗輕笑,"她的確是被故意摔死在你面前的,目的是給你,給權慧妍的同伙一個警告."

我嚇的一哆嗦,心中沒有絲毫被證實推測的喜悅.

"至于監視."周朗搖頭,"沒有,在我帶人去你家里安監控之前沒有,我那個朋友專門干這行的,如果有人事先安了監控這種東西,他的儀器檢測的出來.至于以後有沒有安,要你回家自己看這些日子的監控錄像了."

我心中不安慢慢褪去,家里的二十四小時監控我天天看,沒有外人進到里面過安過設備.

思及至此,我長長松出一口氣.沒人監視我就好,那種被人時時偷窺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怕了.

周朗眼眯起來,對我又問,"我想問你的是,你去美源大廈做什麼?如果你不出現在那個地方,可能那些人不會把權慧妍摔死在你面前."

我抬頭看周朗,"是小雨悠悠約我去的,她不僅約了我,還約了劉安.我眼看著劉安的小點進了美源大廈,本想著昨天他們會和我徹底攤牌,卻沒想到……沒想到……"

半路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小雨悠悠?"周朗道,"她給你打電話了?"

"不是,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塞給了我一張錢,錢上面寫了昨天和我在美源大廈見面."我抬手指包,半路又收回,"可惜,昨天我暈過去後,有人把我包里的錢都拿走了,還拿走了我一只手機."

"錢是被偷走了,"周朗起身,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只手機遞給我,"可手機是我拿走的.我看到你暈倒,過去扶你.你包掉在地上,有人順手牽羊.我搶回來時里面只剩下你的卡包和手機.怕被你老公發現,我就拿走我們單純聯系那只手機,然後,讓護士給他打電話來醫院照顧你."

我接過手機,驚訝的看周朗,"原來我暈過去前看到的人是你."按亮手機,里面最後一個電話是周朗打過來的,時間下百我暈過去沒多久的事.何著他是用這種方法來區分我兩只手機的.

"何著你沒認出是我?"

"我當時都嚇暈了,我只知道這個人很熟,可我真沒看清是誰."我把手機貼身收好,突然想到一個關鍵,"你昨天去美源大廈干什麼?"

我,劉安,小雨悠悠出現在美源大廈是因為要攤牌三角戀,周朗他一個公務人員,怎麼也在那個時段出現在那里,而且恰好救下我?

"因為她."周朗拿出一張照片放我面前,"權慧妍.做為本案的重要人物,我們一直對她實施監控.可就在前天凌晨,她突然跑了.我們找了一天一夜,眼睛都要熬瞎了.直到昨天早上,接到消息,說她會和她的同伙接頭,拿了護照直接飛美國.可沒想到我們剛進去不到三分鍾,就眼睜睜看著她被人扔到樓下."

我心底發寒,連呼出的氣息都是冰的,"既然是同伙,為什麼要殺她?"

周朗揪下一片花瓣夾在指尖,對我道,"二個可能.1,她的同伙另有目的,在從她那里得知芯片下落後,殺人滅口."周朗用花瓣在脖子處一劃.

我向後一閃,下意識把喉嚨捂住.

"2,"周朗繼續說下去,"她等到的不是她的同伙,她的同伙另有其人.也許,正在來的路上,或是,正在某處靜靜的觀望著這一切.過了時間她的同伙還不出現,她想走了,于是那些人……"

周朗指尖一用力,嬌嫩的花瓣立馬化為汁液,染紅了他的指尖.

我嚇的一抖,盯著他的指尖問,"那,她死了……我,是不是就沒事了?"人死如燈滅,我只是和她撞了一下而已.

"不,恰恰相反."周朗向我靠近,近到鼻息打到我臉側,發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我,"我說了,這是他們給你的一個警告.他們確定了你不是權慧妍的同伙,可不確定你知不知道一些內情.所以,無論對誰都不要亂說話.特別是,警察."

我連連搖頭,"沒有,沒有,我對警察什麼也沒有說,我說我不認識那個女的,從來沒見過……"

"做的好."周朗道,"接下來就是拿出你的長項,小喬,記住我那句話.要麼瘋,要麼死.我會幫你,可你千萬不要出披露."

我看著周朗眼睛,點頭點頭.

周朗輕輕一笑,"別害怕,我保護你."

我臉騰的一下紅了.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劉安冰冷的聲音傳過來,"你們在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