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死人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頭發酥的一下炸開,渾身血液在一瞬間凝結住.

明明,我想馬上離開.

明明,我想把視線轉向別處.

可我的眼睛卻不聽大腦控制,又或是大腦已經空白一片發不出任何指令,只能盯著眼前的一片血紅看.

周圍亂糟糟的有人在跑步有人在尖叫,而我的世界只有躺在電梯上那個摔的將死的女人.

電梯一直下行,女人的頭皮幾乎被絞沒,頭上血呼呼一片,臉都扭曲了.身體被送到腳踏板上,沾滿鮮血的手正好落在我腳旁.

她眼睛盯著我,吐著血沫的嘴一張一合……突然,抬手緊緊抓住我腳裸,那濕滑的觸感,隨著腳祼皮膚向上蔓延,直擊心髒.

"啊!啊!啊!"

我瞬間失控,舉起雙手掩住耳朵站在原地放叫尖叫!

死人了!頭皮都沒有了!她在和我說話!她抓了我的腳裸!

空氣里都是血腥味,眼前所見都是紅色……

"快把電梯按停……"

"報警報警……"

"快把那個女人的帶走……"

不知道是誰拉了我胳膊一把,把我從那個尸體的手中搶出.

"別看,別看……"

"姑娘,你沒事吧……"

"臉這麼白,嚇壞了吧,快扶走……"

"小喬?小喬?都讓一讓,小喬……"

無數人的亂語中,有人叫我名字.我抬頭茫然四顧,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子逆光擠開人群向我走過來.

我向他伸出手,卻在伸到一半時腿一軟,整個人癱軟下去栽倒在地.

意識漸漸模糊,所有叫喊都離我越來越遠,最終眼一合,徹底暈過去……

噩夢連連!

夢中,那個女抓著我腳裸死死不放.我尖叫著又跳又蹦把她手甩開後,她竟然化身為喪尸,頂著血淋淋,沒了頭皮的頭顱向我追來.

她對我伸手,嘶吼道,"給我……"

我拼盡全身力氣在一條走廊里奪命狂奔,一邊跑一邊回頭看那個女人離我還有多遠.

眼見著要跑到走廊盡頭要沐浴在喪尸害怕的陽光下,一個帶著頭套的人突然從拐角處沖出來.

他攔腰抱住我把我往樓下扔.

我手抓腳踢,把頭套從他頭上拽下來.

看著那熟悉的眉眼,我一下子愣住.就這瞬間,他抱起我果斷的把我從四樓扔下,後背狠狠砸在手扶梯上……

"啊!救命!"

我尖叫一聲,挺著後背坐起來,看著眼前的一片白猛烈喘息.

沒有走廊,沒有喪尸,沒有把我扔下樓梯那個人我也沒砸在手扶梯上被絞沒了頭發……

這里是醫院,鼻間全是藥水味.我渾身冷汁的坐在床上瑟瑟發抖,劉安幾乎是踹開門從衛生間里出來奔到我面前握住我手.

"小喬,小喬."他抬手把我被汗水浸濕的額發順到耳後,輕聲安慰,"別怕,別害怕.我在,我在這兒……"

我把劉安的手抓的死死的,好一會兒不會呼吸.直到心髒缺氧到快受不住,我才緩緩試著往出吐氣.然後,繪繪把劉安的手松開了.

幾個深呼吸後,我不抖了.把額頭靠在劉安肩膀上,心中升起濃濃的依賴感,我道,"我害怕……"

不熟悉的香水味沖進鼻腔,我驀然清醒.頭雖還依著他,卻收回了部分力道.

劉安扣住我後腦,把我抱實,親親我額角道,"小喬,嚇死我了,我真怕你出事.我不是讓你乖乖在家待著嗎,你去美源大廈干什麼?"

我抓著薄被的手攥緊.

我去美源干什麼?還不是你背後那個賤人叫我過去的!何必在這里和我惺惺作態,如果不是突然有人死在我面前,只怕現在我們已經攤牌,橋歸橋路歸路了吧!

"說話啊."劉安松開我,盯著我臉看,"臉色還這麼不好……"

我動動唇,道,"我忘了."

"忘了?"劉安揚眉.

我靠回到枕頭上,看著劉安扯慌,"是,我記不清了.我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去美源大廈,有的記憶就是那個掉到我面前的女人……"

"好,這個不說了."劉安打斷我,不讓我說下去,"以後乖乖聽話別出門了,乖.你昏迷這一天一夜,嚇死我了."

我無視劉安的一臉深情,反問,"那你呢,你去美源大廈干什麼?"

"路過……"劉安一怔,意思到自己說錯話,馬上問,"你跟著我去的?"

"什麼?"我裝傻,"不是你送我進的醫院嗎?我暈過去前好像看到你了."

我不記得暈過去前看到的那個人影是誰,不過此時安在劉安身上沒問題.

"不是我."劉安松口氣般,道,"我是後來接到的電話,直接來的醫院.好像是偷你包的人,我來醫院時你包里證件還在,錢都沒了."

我一機靈,脫口而出,"我手機!"我新舊兩部手機昨天可都在包里,要是都被偷了還好,如果沒有……

"手機還在."劉安把我手拎過來給我,"那個賊只拿了現金,沒動你手機."

我接過包打開往里看.

只有一支手機,拿在手里試了試,是舊的那支.

而新手機--不易而飛.

小偷以為我只有一支手機,所以只拿走了一支,還恰好摸走了那只新的?

還是,我的錢是劉安拿走的,目的是為了銷毀小雨悠悠給我留的那個紙條,然後等我鬧時說那是我錯覺?

那手機也是他拿的?

有點不合道理……劉安如果想說我瘋,似乎應該換一張正常的錢在里面更合理.

腦中有點木,稍一深思頭就痛了起來.

我嘶的一咧嘴,劉安道,"看我,光顧著你醒過來和你聊天,我去叫醫生."

劉安出去,沒一會兒外面就傳來嘈雜聲.一個男醫生推門而入,站在我面前拔開我眼睛,拿著小手電就往上眼球上晃.

我躲,他按住我肩膀不讓我動.

左右眼都晃了幾下後,扭身對劉安道,"她沒事,有些驚嚇過度.這個吃些舒緩神經的藥,再輔助心理治療,用不了多久就會痊愈.這段時間,你要多陪陪她才行.那個現場照片我看了,一個大男人都受不住,何況是個女人."

拍拍劉安肩膀又道,"對了,警方一直在等她醒.現在她問題不大,把筆錄做了吧."

"筆錄?"我問.

劉安對那醫生說了幾句話,回到床邊握住我手對我道,"就是昨天那件事,死人了,警方肯定要問.小喬你別害怕,我就在你身邊……"

可惜,劉安並沒能在我身邊.警方一進來,就以詢問不公開的理由讓劉安回避.

劉安不走,那警察馬上站的筆直,警了一個禮,"這位同志,請配合我們工作!"

配合!配合!

劉安走後,我在回答警方的第一個問題時就撒了慌.

警察問,"趙女士,你和這個女人認識嗎?"

我盯著警察給我那張照片仔細看,好一會兒,搖頭說我不認識.

其實我認識,早在這個女人死在我面前時,我就認出她是誰.

這個女人就是在馬冬工作室外我撞了一下的那個女人.據周朗說,她是某個高官的情婦,她往我包里扔了一個芯片,往我身上拉危險值.

"真的不認識?"和我對話的警察道,"她叫權慧妍,今年二十六歲,大約半個月前,你們在心理醫生馬冬的工作室外碰到過."

"哦?"我接過照片,用力去看,然後搖頭,"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了.我最近精神狀態不怎麼好,所以,我真的不記得她了……"

拜劉安所賜,由于天天和他演戲,我演技大增.現在說起慌來臉不紅心不跳,迷茫無辜裝的很到位.

把照片遞回去,我特別誠懇的加了句,"真不認識."

坐在我面前的兩警察面面相覷,好一會兒,記錄東西的拿筆繼續記錄,負責問話的對我說,"那說說你那天所經曆的吧,我知道這對你很難.不過,還請理解我們……"

我點頭,略過我那天為什麼去美源大廈,把從進到大廈里面,到要上手扶梯,然後聽到有人喊殺人,最後那個女人砸在我面前的事說了一遍.

"有人喊殺人?"負責問的警察問.

我對他點頭,"一個女人,喊殺人了,我抬頭去看,就見一個黑影……"

回想起那個場景,我臉上酥酥爬滿涼意.

"看清那個女人長什麼樣了嗎?"警察再問,"就是喊殺人了的那個女人."

我搖頭,"我是聽著聲音看過去,可一抬頭還沒等看清,就,就……"有人掉下來了.

"再後呢?"負責做筆錄那個年輕些的警察問.

問我話的警察明顯老成,他輕咳一聲,用胳膊懟了那個警察一下.

我笑了,對記筆錄的警察道,"不好意思,後來我嚇暈過去了,再醒來就是這里."

記筆錄的警察摸摸鼻子,有點小尷尬.

那天我所經曆的事大概也就這麼多,問我話的警察拿過筆錄看一遍,讓我確認無誤,在上面簽字.

我簽了名後,他們敬了個禮,開門出去了.

我靠在枕頭上,長長松出一口氣.

這個叫權慧妍的女人,怎麼會這麼巧摔死在我面前?

是偶然,還是有意.

我打了個哆嗦,抱緊自己警惕的環視病房四周.會不會有人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安了一個針孔攝像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