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你是我的暗戀對象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朗拍拍方向盤,長歎一聲道,"這得從哪說呢……就說我的工作說吧,你不是問我我是什麼工作嗎?"

我點頭,我以前猜過他是吃公家飯的,然後因為他混亂的關系否定.可剛剛那個電話……

"我吃公糧的,是這個……"周朗從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個工作證給我看,上面印著一個國徽,他手一動,翻開,我瞄到工作上他的名字和他的照片,剛要看職務,車子過一個減速帶,他把工作證收了回去,雙手開車."屬性和警察差不多可也有些不同,我們也查案,就是查的人不同……也不知道你對公檢法懂多少,你不會不信我吧."見我半天不說話,他停下問道.

我搖頭.

我原來是猜過他不是公職人員,可疑慮已經被剛才那個電話和現在手里的國徽完全打消.至于公檢法……沒錯,我對這個一無所知.

"真好,不用我多解釋.我騙你的第一件事."周朗看起來輕松不少,他堅起一根手指,道,"我沒結婚,至今單身."

"啊?"我驚訝,"你,你不是平民里的王寶強了?"

不是被老婆轉移財產又帶了綠帽子嗎?

"這就是我騙你的第二件事了."周朗苦笑道,"那個女人我們雖認識卻不熟,她是一個官員的情婦,當了七八年的樣子吧,手里握著不少東西.最近有人檢舉這個官員,而且點明,那些確切的證據在那個女人的手里.所以……"

"所以那個芯片不是什麼你老婆出軌轉移財產的證據,而是,那位高官的犯罪證據?"

前因後果一聯系,我一下子就把事情想通!

怪不得周朗一次又一次的讓我去找那個芯片,為此,把我所有的化妝品都化成渣渣了!原來是在找這麼重要的東西!

"對,我當時和你說她是我老婆,是想借著你老公出軌的原由和你找共同感,好取得你的同情,努力幫我找那個芯片.小喬,對不起……"

"可是,周朗,你為什麼不明明白白的和我說呢?"我不解的對周朗問道,"你說明了,我也會配合你去找."

"一,我怕你不信我,這件事解釋前因後果太浪費時間.二,我怕你牽連其中,這里面的水太深趙喬,誰知道細情誰危險.我想盡快的從你那里找到東西,然後把你摘出!你懂嗎?"周朗回頭看我,"你是最後接觸那個女人的人,這件事不僅我們知道了,對方也知道了……"

"對方?那個……高官?"

我後腦陣陣發涼,呆坐在座椅上.

周朗點頭肯定,"對."

"怎麼辦?"我慌了,焦急的問周朗,"現在我要怎麼辦?"

如果這件事真的牽連到某個高官,牽連到什麼狗屁的證據,而所有人又都以為那證據在我手上,那想我死還不是分分鍾的事嗎?

"記得我和你說過的一句話嗎?"

"哪句?"重逢後他和我說了那麼多句話,我哪里知道是哪句?

"我運氣不好?"這句周朗和馬冬都對我說過,當時我以為他們在說劉安出軌的事.現在想來,他們明明說的是我和那個女人當撞,而那個女人恰好丟了芯片!

"要麼瘋,要麼死."周朗道,"對方剛被檢舉,現在是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只要他們認為你是無害的,就不會輕易動手.畢竟,一個瘋子神志不清,就算芯片在身上她能明白些什麼呢?我這邊也是,只要你對外的身份一直是瘋的,他們就不會懷疑你是那個女人的同伙也不會突審你.我們和對方,在你身上找到一個詭異的平穩點.我們都懷疑東西在你身上,可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在.我們其中只要有一方動了,那另一方肯定會狠狠撲上去……"

我嚇的一抖,捂著胸口輕叫一聲.驚恐的看了周朗一會兒,我舔舔唇道,"可是,你一直和我有接觸……"

為什麼對方沒有撲上來?

周朗對我露牙一笑,"因為我的身份是不公開的,我現在對外身份只是馬冬醫生多年未見的忘年交,是你久別重逢的老同學.臉色這麼白,害怕了?"

"是."我坦然承認.這事放誰身上不害怕?

"別害怕."周朗把車停在我們小區旁邊的一條胡洞里,抬手拍拍我肩膀,"我已經確定東西不在你身上,用不了多久,你就徹底安全了."

"不在我這?那在哪?"

"小喬."周朗喊我一聲,頓住.眉心擰了好一會兒,道,"這個我現在不能告訴你,我要考慮一下.這事很危險……你先顧好你自己."

我點點頭,明白這事的重要性."那我就,繼續裝瘋?"一邊應付劉安,一邊麻痹那伙人別對我動手?

"嗯."周朗道,"于我于你自己,你都應該繼續瘋下去.趙喬,我手上這個案子沒結束前,我沒有辦法暴露身份去給你佐證.你先忍些日子,等你搜集到差不多的證據鏈,這個案子差不多也就了了.到時,我和馬老師都會站在你這邊,保你無事."

我看著他不說話.

"不要有壓力."周朗安慰我道,"我知道這事任誰聽了都挺有些難以接受,可你畢竟經曆過大風雨……你看,你老公這樣害你……對不起,我不應該用這件事做比喻."看我臉色不好,他馬上舉起雙手道歉.

直到我手機響起劉安中午下班的鬧鈴,我哀歎一聲,發愁的看向窗外.

這都什麼事兒啊,我這運氣怎麼就背到家了?被老公害就夠倒黴的了,又無意中摻合到這件事中來.

關掉手機鬧鈴,我開門下車.

周朗突然捉住我手腕,道,"趙喬,還有一件事要和你說明一下."

"什麼事?"我苦笑,"我是不是還不小心參與到星球大戰里了?"

"不是,是馬老師總是開我們玩笑的事,我希望你能諒解他,如果怪就怪我.我上段時間剛和前女友分手,而你……"周朗停頓一下,道,"馬老師早在我上高中時就知道你的存在,你知道的,他是個心理騙子,誰都喜歡和他聊天.而你……"周朗舔舔唇,輕開我手腕,"你是我的暗戀對象."

他回手一關車門,車子嗖的一下躥出去,拐個彎後眨眼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