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為騙你說對不起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睡了沉沉的一覺,似乎做了個夢,可夢到什麼不記得了.當意識漸漸時,'啪’的一聲輕響在耳側響起.

我一下子睜開眼睛,入目是馬冬剛剛打完響指,正要收回去的右手.在他身側,周朗抱著肩膀靠在沙發上.

"感覺怎麼樣?"馬冬問我.

我晃晃頭,動動身子,對馬冬說,"沒什麼特殊感覺,你用了什麼做誘因?"

"你老公."馬冬把懷表塞回西裝口袋,站起身道,"我感覺常助理給你催眠,怎樣都會提到你老公.如果真的沒提,咱們就采取第二種方案."

我連忙站起來,對馬冬說謝謝.

"不客氣,"馬冬理理衣服,對我道,"小喬,快十一點了,你快回去.那個刺激器現在不在我手里,等周六你過來時,找個時間來找我,我再給你.好了,我要去趕飛機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我點頭告辭,隨帶著禮節性的對站在馬冬旁邊的周朗笑笑.出乎意料的,周朗居然對我點點頭.

出了馬冬工作室我先去了次廁所,然後才下樓.叫的滴滴離我有兩千米,要大約五分鍾才會過來.

站在電線杆一邊等的時候,馬冬拎著包和周朗從寫字路門口出來.馬冬轉身去停車場,周朗拿著手機正在打電話.

聲音時大時小,我聽的也有些斷斷續續,"方向有點偏差,不是那個女人……你們著中查一下那個男人在公司的辦公室……從凌晨到現在快八個小時了,你們看人看不住,找人也是廢……"

最後這句話聲音特別大,直接慣到我耳朵里.

我把頭別向一側看路口,當什麼也沒聽到.

身後,周朗突然止聲,後又壓低了聲音,"我有點事,過會兒再說……"兩稍後,我肩膀被拍了拍.

我回過頭去,周朗正把手機放回兜里,他對我笑道,"看什麼呢這麼出神,怎麼還沒走?"

我笑回去,對他揚揚開著滴滴軟件的手機,"打的車還沒過來."看吧,他自己想通就不氣了.

周朗接過我手機瞄了眼,"……這個時間那段路正堵,你打這車半個小時能開過來都算快的.這樣,我送你回去吧."

"不麻煩了吧……"我拿回手機結束訂單,在街上搜尋出租車的身影.

"不麻煩."周朗道,"等我下我去拿車,我們談談."

高中時,周朗生完氣再消氣,也會和我說,"趙喬,我們來談談."

很正式,給我的感覺在書桌上插個小旗子就是官方談判,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學來的這臭毛病.

不過現在他語氣很輕,沒了高中時語氣里的命令性.

周朗去取車,我在路邊等.低著頭正無所事事的看腳下的青磚,突然感覺有人猛的拽我包.

一使勁,把我包從我手中奪走,抱在懷里就跑.

"哎!"我看著大熱天,卻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小偷,呸,搶劫的人大喊,"你站住!來人啊,有人搶包!"

寫字樓下人明明超多,可大家第一反應竟然是後退一步給那個搶劫的讓路,而不是伸出援助之手幫我把他攔住.

我穿的鞋跟不高,可繞過一排自行車去追他明顯落後了距離.

那賊看沒有人攔,態度越發囂張,竟然邊跑邊翻我包,把里面的化妝品扔的亂七八糟滿地都是.

化妝品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證件!

終于,在我狂奔出近五十米時,一個從咖啡廳里出來的男人聽到我呼救,馬上跑過去幫我追賊.在他加入後,又有兩個人男人加入,四下圍堵那個搶包的.

那賊一看好多人加入,馬上把包甩在地上,向馬路中心沖了過去.馬路上車來車往,好幾輛車因為這個賊而嚇的急刹,甚至有一輛車右拐徑直撞到垃圾桶上.

追趕的人見賊扔了包又沖進車流,就紛紛停下腳步都不追了.

最先幫我的那個男人從地上撿起包,呼哧帶喘的對剛追過來的我喊,"你看看,證件什麼的丟沒有."

我近來身子虛,跑這幾步胸要炸開一樣.捂著胸口走過去把包拿過來,?從里面拿出錢包看了眼.

證件都在,幾張毛爺爺也在.

"沒丟,謝謝了."我對幫忙的幾個人道,"真是太感謝了."

賊跑了,周圍的人也都上來了,七嘴八舌的評論剛才的事的同時,把地上的化妝品撿起來往我包里放.

周朗開車出來,跑下來問,"小喬,怎麼了?"

"沒事沒事."我道,"有人搶我包,虛驚一場.什麼也沒損失……"我趟開包給周朗看.

周朗臉色陰沉下去,抬頭向四周看,"往哪個方向跑了?"

"都跑了,追不上了."我摸出手機看時間,已經快要十一點半.

周圍人指了方向,卻也說早跑了肯定找不到了.還有幾個人說,就是報警也沒用,現在的警察啊,等他們來黃瓜菜都涼了.

"周朗,我不想追究."我揚揚手機,"我要來不急了."

"我送你回去,"周朗拉著我胳膊把我送上車,繞過去開車前撥通一個電話.車上路,他道,"劉局,我是周朗.剛才金城中心這里發現一起搶劫案,劫犯向文明二路的方向跑了.中間造成一起車禍……車主和事主無傷亡,事主現在和我在一起……"

說著,周朗回頭看看我.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周朗道,"我看四周監控很多……嗯嗯,好,我等你消息.不客氣,不用謝謝,協助打擊違法犯罪,是每一個公民的義務,更何況你我?都是份內的事兒……"

我本來是想周朗是在求人,可聽到最後感覺到不對了,周朗這,哪里是求人的語氣?

對方可是局長啊,他一個私人電話就撥過去了.還有,份內的事兒……

這……

周朗和對方又客氣幾句,把藍牙耳機摘下扔到一邊.

車里一時間有些安靜,我和他誰也沒有說話.

直到車拐彎,開到通往我家的那條路上,周朗開口了.他說,"趙喬,對不起."

我嘴角下意識的抽了抽,回道,"沒事,你的脾氣就這樣,我多少還記得."

我就知道他火氣消了會來道歉吧!

"不,不是這兩天的事."周朗道,"我是說為我騙你的事和你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