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放輕松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大鬧醫院護士站,腥紅著雙眼揪著劉安的脖子對他又打又罵.無論他說什麼勸什麼我大哭著指責他不愛我不愛我們的孩子!

我哭到暈天暗地,借著裝瘋訴真情,將語言化做一把鋒利的雙刃劍,在刺傷劉安的同時,也刺穿我自己的心髒.

劉安臉色慘白,捉著我的雙手不知所措.在有人喊著報警,打神經病醫院電話時,劉安膝蓋一屈要給我跪下,求我和他回家.

在他膝蓋落地前一秒,我止住哭,不喊了.

就像按了暫停鍵,所以人都看著我不動了,連拉我別打劉安的李護士手都頓在了半空.

狠狠抽噎兩聲,我定定睛看向劉安,用哭的沙啞的嗓子問,"老公,你下班了?我說出來買菜給你做好吃的,可菜……"

我低頭看看雙手,一臉茫然道,"菜呢,我明明買了海鮮……"

劉安站直,把我抱到懷里輕拍肩膀安慰,"你買了,我放車上去了,小喬,和我回家,乖,聽話."

我順從點頭,輕聲說好.

眾目睽睽下,劉安擁著我走向電梯.四周人又活了,本一伙兩一對站在一起的站在一起指著我小聲嘀咕.

"這女的瘋了……"

"……孩子四個月大時停胎引掉了,沒受住刺激吧……"

"剛不是有人說她老公出軌和小三懷了男孩嗎……"

"作孽啊,不瘋還能好點.現在瘋成這樣了,這男的更不能要她了……"

"都閉嘴!"劉安回頭一聲猛喝,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管好你們自己得了."

那些人齊齊後退一步,馬上止音.

走進電梯,劉安狠狠按下下行鍵.頭微低,臉上眼中全是疲憊.

我看電梯鏡里的我……

呵,雙眼紅腫,頭發散亂,可真像個瘋子.

回家時路過超市,劉安讓我在車里乖乖坐著,他自己進去買東西.

我倚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剛才哭的有點厲害,這會兒難受的厲害.惡心,想吐,眼前發花,後腦巨痛無比.

眯了會兒剛要睡著,貼身放的手機震動了下.

我睜眼瞄了下劉安還沒從超市出來,小心拿出來翻看.

馬冬通過了我的好友申請,並且發過來幾段語音.

我把耳機插上,點了播放.

"小喬,催眠是一種心理暗示,是在患者完全放松且環境舒服的情況下進行的.當催眠成功,患者的思想會跟隨著催眠師的意願去走.好的方面來說,這種手段可以幫忙一些有心理疾病的人解除病痛.壞的方面就如你,會通過暗示在人的心理埋下一顆種子.到那時別說讓你瘋,就是讓你去殺人你也會去."

"不過你別害怕,這個事好解決,只要催眠不成功,你繼續裝瘋搜集證據就好.我會在那間治療室里安放監控,錄下常助理伙同你先生害你的景象.等你搜集到你老公害你的前因後果,這個會成為你所需要的證據鏈的一條."

我有點心急,說這麼長一段,也沒說要怎麼讓常助理催眠不成功……

伸手點開第三條語音,馬冬說了辦法.

"想要催眠不成功有兩種方法,1,你意志力足夠堅強,可以抵抗常助理的催眠暗示.2,催眠中途被打斷."

"這兩種方法都有危險,1,就算你意志力堅定,不會被常助理暗示,可你要怎麼保證裝的和催眠一樣,隨著他的話走.常助理在我身邊待了十年,對催眠後人有什麼樣的反應很清楚.2,催眠中途被打斷,你會在一瞬間回到現實.就這一瞬,你要怎樣克制住自己還裝著在被催眠一樣.任何一種失敗了,你先生都會換另一種方式來讓你瘋.小喬,雖然我唾棄你先生的所做所為,可我能看出,現在他對你的感情還是有的.不然他把那種藥一次性給你吃上十粒,你已經瘋了……"

我看向拎著一兜子海鮮從超市里出來的劉安,在心底陣陣冷笑.

怎麼著,我還要感謝他對我留有余情,用更溫和的方式讓我瘋嗎?

還有一條語音躺在微信里我沒時間聽,剛把手機重新貼身放好,劉安就上車了.

一路上我沒再裝瘋,很正常的和他聊天,只是對在醫院里發生的事閉口不言.劉安似乎也不想提那混亂的十幾分鍾,不停的說他們單位好玩兒的事給我聽.

講到他們一個同事去大連出差,在海邊玩被一個海浪拍了下去,喝了好幾口萬人洗澡水時,我一想那場景哈哈大笑.

笑夠扭頭看他,"你什麼時候出差?你以前經常出差,最近好像都不出去了."

"……"劉安默了下,道,"你身體還沒養好,等你好了我就能放心往出走了."

我笑笑,"劉安,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好不了."

劉安回頭看我,"你這是什麼破感覺."

我擰開廣播,爬在車窗上看倒退的高樓大廈,"舍不得你的感覺唄."

如果時間也能倒退要有多好,做錯的事可以重來,付出的感情可以收回,那現在這些煩心事就都沒有了.

馬冬最後那條語錄我是周二上午,劉安上班走後聽到的.

馬冬在語音里說:"我感覺第一種你應該堅持不住,想抵抗暗示,需要非常強大的意志力."

聽到這我下意識摸摸鼻子,爭強好勝的性子浮現出來.試都沒試過,怎麼就確定我堅持不住不被暗示?不過也只是一想,就壓下去了.這種時候,容不得我任性.

"所以你只能用第二種.那,這第二種方法,我提供兩個辦法給你選擇.1,我給你催眠,設定一個字眼或是一個場景為誘因,當常助理的暗示觸發到這個誘因時,你會清醒過來.2,外界刺激,我給你一個干擾器,在這邊通過錄像時刻看著你.當催眠進行到差不多,我通過控制干擾器來叫醒你.小喬,這兩個辦法都可行,你如果選我給你催眠,那你明天早上十點來我這里,用不了多少時間,我12點要去機場飛美國,周五下午才會回來.第2種,周六那天你接受催眠前找理由到我這里來一次,拿東西就行."

讓馬冬催眠,在我腦子里種下一個誘因?

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樣子.

瞄了眼手機上時間,九點半.現在去馬冬那里,時間還來得急.就是怕劉安中途會回來……

正猶豫,馬冬又發來一條語音.

"小喬,別選了,以防萬一兩種措施都來,你快些過來."電話里馬冬語氣挺急.

得,這回不用選了.

我換上衣服,馬上出門打車去馬冬那里.

我到時,馬冬竟然在電梯口等我,神色有些不安,一直在看表.看見電梯門里的我,儒雅一笑,引著我往他工作室走,"小喬,本來我是想你可以二選一.可考慮了下,為保險起見還是全來更妥當些,你說是吧?"

我連連點頭,因為他神色里帶著嚴肅,我也跟著有些緊張.

進了屋,我們直奔治療室.我在那張軟椅上坐下,抬頭看馬冬,舔舔唇說,"馬醫生,開始吧."

馬冬轉身倒了一杯溫水給我,"不差這一會兒,小喬,放松,放輕松.你現在這個樣子進入不了狀態."

我接過水,小口的喝了兩口.溫熱的水滑進喉嚨,落到胃里,驅走了初春的微寒.一杯熱水下肚,我長呼口氣,真正平靜下來.

馬醫生坐在我對面,對我道,"你躺下,我們先隨意聊聊."

我緩緩躺下,對馬冬道,"好."

馬冬指了指我眼睛,輕笑出聲,"昨天回去後發生什麼了?怎麼腫這麼厲害."

我抬手摸了下,長歎一聲,沒有說話.

"……小喬."馬冬道,"我們現在是醫患關系,既然我幫你,是你的心理醫生,你……"

"其實也沒什麼."我躺平,仰頭看色調柔和的天花板,"昨天怕他發現,我裝瘋去醫院.無意中得知,原來他不僅出軌還和小三有了孩子.是個男孩……"

"生了?"馬冬問.

"沒有吧."我說,"月份應該和我前後相差一個月左右……"

胎兒要三個月才能查性別,如果小太多,我的孩子不會四個月時沒.如果大很多,早知道是男孩,我的女兒早沒了.

心中有恨,我牙關咬了起來.這個小雨悠悠我一定要找到,我倒想看看,她能生出一個什麼樣的金疙瘩來!

馬冬輕輕拍我肩膀,"小喬,別讓仇恨在心里種下種子,它會侵蝕你的後半生."

我扭頭看馬冬,他目光柔和,特別有親和力.我緩緩吐出壓在胸口的濁氣,無奈苦笑,"難道,讓我當這些都沒發生?當我孩子沒死,當劉安沒有害瘋我."

"如果你們第一次來找常助理時遇到我就好了."馬冬拍我肩膀的手沒停,很輕,很柔,像母親的手.

"可惜,沒有如果."我又長松出一口氣,看被陽光照的有些刺眼的玻璃茶杯,"那天,我還堅信劉安是愛我的."

"嗯,他帶你來看心理醫生.然後你走出來,碰到一個女人……"

"對,撞散了一地東西.我們手忙腳亂的往包里撿,她很慌張,撿好後她拎包去了衛生間……"

"小喬,退回來.你們蹲在地上撿東西,慢慢撿,不要急.東西太多了是不是?"

"是,我平時在包里帶些化妝品,她帶的似乎更多."

"你們要分清,拿錯就不好了.告訴我,都撿了什麼."

"眉筆,我的是棕色的,她撿起來看了眼,放回到我包.我撿起那只是深灰,我放進她包里……"

光線有些暗的走廊里,我和那個穿著紅衣服的女人蹲在地上,一樣一樣往起撿化妝品.

手腳雖然忙亂,卻把東西分的很細.圓形帶花紋那盒粉餅是我的,她撿起來扔到我包.我摸起那個四方盒的是帶金粉的,打開看一眼放進她包.

還有濕面水,紙巾,化妝棉,眼影,唇彩……這女人擦著淡粉色的口紅,眉下有一顆紅色的痣.

撿好東西,我們站起來互道對不起,她去了……

"小喬,回來."有個聲音似從腦中來,"那麼多東西都撿起來了?看看地上,有沒有別的.比如,一張小小的手機MS卡."

我聽話的低頭,看腳下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面.視線,在上面每一寸上掃過.

沒有,地上什麼也沒有.

"沒有東西了,我找遍了."

"那有沒有人來,是不是有人來過這里……"

電梯在身後無聲打開,周朗從里面走出來.路過我,兩步後又拆回,叫出我名字.

"周朗."

"不是他,還有沒有別人,除了周朗之外的人在那里站過?"

畫面推近,和那個女人來的兩個男人追出來.

"不是這兩個男人."

畫面再推近,劉安走出來,我給他們倆個做介紹.

"劉安?"

"對,我給他們做介紹……"做完介紹,我和劉安下樓,電梯里,劉安彎腰撿了下鑰匙,然後我們開車回家.車在路上,畫面慢慢變黑,變沉.

"小喬,小喬?"肩膀上突然傳來重拍,我機靈一下坐起來,看著四周有一瞬的茫然.

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是在馬冬的工作室.而我,居然走神睡著了.

"不要生氣,生氣是件很累的事."馬冬又遞我一杯水,道,"睡了會是不是感覺舒服些了?"

我點頭,"是,舒服多了."頭不沉了,就是有一種被掏空的感覺……

放下杯子一回頭,我被坐在身後不遠處沙發上的周朗嚇的差點蹦起來.無聲無息的,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馬冬道,"你睡著時他進來的,找我有事.好了,小喬,"他拍拍雙手,"你睡也睡了,歇也歇了,現在准備好了嗎?我可要給你催眠了.我們時間不多,你要趕在中午前回家,而我,要趕飛機."

我拍拍胸口,當心平穩歸位後,對馬冬輕笑,"好了,可以開始了."

馬冬從懷里拿出一只精致小巧的懷表,放到我面前輕晃,"小喬,看著這只表,聽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