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劉安陪別的女人產檢
g,更新快,無彈窗,!

馬冬抬手摸摸鼻子笑了,輕咳一聲把頭別向一邊.而我,則尷尬的把頭低下了.

周朗這樣的反應,早在昨天我和他打電話時就想像到了.

高中時周朗的性格就有些偏執,典型的睚眦必報.我前面只說了我掰斷了他多少支自動鉛筆,卻沒說他因這樣或是那樣的事扔了我多少塊橡皮,撕了我多少本筆記.唯一的好處是,事後他知道自己錯了會道歉,不然我們也不相互傷害一個學期.

因為他這說風就是雨的脾氣,他在班里朋友並不多.不過因為不發脾氣時的爽快性格和那張好皮囊,深受女同學喜愛……

所以,這種情況下多說多錯,在他火氣下去前我還是--閉嘴吧.

周朗噎完我這句,似乎也沒想我回答什麼.自故把西服脫了甩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坐在了馬冬辦公桌前的轉椅上.

氣氛凝結,我和馬冬面面相覷.

幾個眼神交流後,馬冬打破尷尬,問周朗,"來怎麼沒提前說一聲,萬一我不在呢?"

我在一旁腹腓,穿那麼正式,我還以為他就在這里上班呢.

"你這不是在嗎?"周朗聲調還是冷冰冰的,"再說,不是你讓我多來嗎?"

"……"馬冬瞄了周朗一眼,指了指小會客廳,"那你先等我下."

"我時間很緊."周朗起身,目不斜視的從我身邊走過,去了小會客廳.

門一關,我長順出口氣,感覺室內的溫度瞬間上升了好幾度,不再凍的人發涼了.

"你們吵架了?"馬冬小聲問我,眼中是熊熊八卦之火.

我嘴角抽了下,本不想說,可又覺得想讓馬冬幫我,那就應該坦誠一點.于是道,"我昨天給他打電話,接電話的似乎是他女朋友……而且,對我們之間的關系有所誤解……周朗幫了我挺多,我不想因為我而讓他們之間造成矛盾,所以……想以後少麻煩他一些……"

馬冬長長哦了聲,了然了,然後對我道,"原來是這樣.只是,小喬,這是周朗的事,他既然幫你他就會處理好.你這樣'體貼’,好像在說他無能."

"……"

何著,這事還是我錯了?在人家有女朋友的情況下我避嫌不是應該的嗎?這和周朗有沒有能力處理這事不是一回事吧.

對了,還有……

"馬醫生,無論周朗和沒和他妻子離婚,又或是有沒有女朋友,都請你不要再拿我們開玩笑了,這個一點也不好笑."

"和他妻子離婚?"馬冬詫異了下,隨即馬上拍了下自己額頭,"這事搞的,幾年不見,我對他情況還真不是太了解.小喬,這件事實在是對不起,我搞錯了,以後肯定不再開這個的玩笑.對了,剛才你和我說常助理要催眠你那個事……你不要擔心,我現在有點急事,你出來時間不短了快點回去吧?稍後,我在微信上和你說要怎麼應對.你放心,常助理沒那麼大的本事,不然他怎麼可能在我這里干了幾年還是個助理,連實習醫師都算不上."

聽了這話我心落了底,見馬冬不時的盯著手表看,我告辭道,"那我先走了,馬醫生.這段時間所需費用,還請你一會微信發我,我……"

"這個不急,我幫你一方面是因為周朗,另一方面是出于人道主義,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在我眼前被害."馬冬對門的方向做了個請的手勢,"小喬,我還有一個患者要看就不送你了……"

我心中一暖,連連感謝向門口走.我出門時,馬冬正好開推開小會客室的門.周郎聲音隱隱傳出,"……情緒有些影響,調解不了,所以來找你……"

"看樣子不是影響一點吧,這種情況……"

門一關,聲音聽不到了.

患者,說的是周朗?周郎有心理方面疾病?

不遠處電梯叮的響了下,假馬冬常助理的聲音傳出,"錢女士,請這邊走,馬醫生已經久候多時了."

我一機靈,怕被常伯康看到馬上轉身朝相反的方向走.看到安全門推開躲進去,到了下一層樓才出去做電梯.

來到樓下出了大廈,我好笑的拍了拍自己臉.

我就說周朗看上去不像有病嘛,他性格是別扭些,可總體還說還是正常的.

周朗曾說過馬冬是為政府部門服務的,他的工作不方便給我出庭佐證卻又總是往這里跑……所以是不是可以推斷出,周朗是政府機構里的人?

念頭一出,我連忙壓住.周朗私人生活都亂成什麼樣兒了,怎麼可能是政府工作人員,不要命了啊!

時間已經下午四點,我打滴滴回去.坐在車上先加了馬冬的微信,然後又查了下劉安的定位.

這一查,我嚇的差點跳起來,身上冒出一層冷汗!

劉安距離我家居然只有五十米,而且還在靠近!

怎麼辦怎麼辦……他要是在家看到我不在家打電話過來,我要怎麼說……我慌的坐立不安,司機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問道,"大妹子,吃壞肚子了?你忍忍哈,前面不遠處就是公廁……"

吃壞肚子……

我眼一轉,捂著肚子道,"不,別停,去婦幼保健醫院,現在肚子疼的厲害……"

"你咋不早說呢?不要緊吧!"司機神色一正,往直坐了坐,"大妹子你別急,坐穩了,我馬上送你過去."

一腳油門下去,闖了一個紅燈後,出租車停在婦幼保健院門口.司機大哥下車過來扶我,"大妹子,快點快點,我幫你掛號."

我捂著肚子下車,"沒事,我老公在這掛號了,我進去找他."

給了車錢,我捂著肚子夾在人流里進了醫院.看到那司機走後,我來到三樓,以前做產檢的科室前.

周一,還是下午,人特別少.

我在等候區剛坐下,劉安就把電話打了進來.我把手機塞進包里,如老僧入定一樣對那鈴聲不理不睬.

兩分鍾後,坐在我不遠地方的孕婦伸手戳了我肩膀一下,說我手機在響.

我啊了聲,才反應過來一樣把手機拿出來.鈴聲正好斷,我看了一眼剛要放回去,馬上,鈴聲在次響起.

沒了皮包那一層遮擋,電話鈴聲在有些空曠的候診區顯得刺耳異常.

剛剛戳我那孕婦眉頭一皺,喊道,"護士,護士?"

護士也聽到我手機鈴聲了,馬上向我走來,"這位女士,能麻煩把手機調靜音嗎?這里還有別的孕婦……趙女士,你怎麼在這里?"

這護士我認識,姓李,我引產時住院她正好負責我那個病房.那時就聽她說過,她們的班是倒著上的,偶爾在前面看診處偶爾在後面住院處.

我裝著不認識李護士的樣子,迷茫的道,"你認識我?我來產檢."

話一說完,我看到她目光落在我小腹上.

我順著她視線看向自己小腹,把手柔柔的放上去,笑了,"五個月了,今天是檢查的日子."

旁邊那孕婦拉著她老公坐遠了,臉上是看神經病的表情.

我電話停了又響,李護士扶起我遠離候診區,"來,我們這邊走.趙女士,你家人呢?這樣,我看看你手機怎麼樣,它一直在響……"

連哄帶騙,李護士從我包里拿出手機,接通了劉安打來的第十幾個電話.她對劉安說,我在醫院等著做產檢,讓劉安來接我.

把手機放回我包里,李護士拍拍我肩膀,"趙女士,你乖乖在護士站待著,你老公一會就來帶你去產檢."

說完把我交給護士站小護士,叮囑道小護士看著我別亂跑,邊說話邊搖頭,一臉惋惜.

小護士問,"李姐,你總搖頭干啥?"

李護士看我一眼,似乎是確定我神志不清楚,靠近小護士道,"你知道嗎,我原來覺得她老公對她可好了,來來去去呵護備至.直到有一次,看到她老公陪一個女的來做產檢……"

我心狠揪一下,眼眸動了動.

劉安,陪別的女人來做產檢?小雨悠悠懷孕了?!

"天啊!"小護士驚呼聲,"這也太,太……"

李護士憐憫的看我一眼,撇撇嘴悄聲道,"這個的是女孩,那個的是男孩……她這胎發育的挺好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就停胎了.她來檢查時張醫生問她老公是不是吃什麼不應該吃的東西了,她老公說沒在外面吃過東西,她們家也一直是她老公做飯……引產完,我和張醫生就說,怕是要離婚小三扶正……唉,看她這樣,還不如離婚了."

"哎呀,李姐你別說了."那小護士推了李護士一把,"她再聽到……"

"不說了不說了."李護士擺擺手,長歎,"可沒想到孩子引掉對她打擊這麼大……小王啊,聽姐一句話,女人結婚就是第二次投胎,老公空有相貌有什麼用,會說甜言蜜語有什麼用,最後……嘖嘖,連孩子都沒保住……還得看人品才行."

小護士連連點頭,"天天在產科看這些事,我三觀都崩塌了."

李護士走後,小護士倒了杯熱水放我手里,輕聲細語的道,"慢慢喝別燙到哈,一會兒你老公就來接你了."

護士站正對著電梯,小護士話剛說完,電梯叮的一停,劉安滿臉慌張的走了出來.他先是在大廳里亂掃一氣,直到看到護士站里的我,眼中的慌亂不見了.他閉上眼長呼一口氣,走向我對我張開雙臂,"小喬,你嚇壞我了.乖,我們回家……"

我揚手,把那杯滾燙的熱水潑到劉安臉上,眼淚滑落下來的同時,發瘋了樣大喊大叫,"劉安,你不是說來陪我產檢的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早就膩煩我了!不愛我你直說,咱們馬上離婚,馬上!"

劉安,你就是個畜生!喪心病狂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