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我會讓你在牢里為那個孩子懺悔一輩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安和我爸回來時已經下午六點,我和我媽已經把飯做好了.

中午留的排骨湯加了海帶,現做的紅燒排骨,香椿芽炒雞蛋以及一個涼拌菜.

飯桌上,我爸說別人家已經選號了,他和我曹叔叔說要回遷款,做了登記.

這麼久回來,是和劉安去看一個店面.

"我上次去大學城那邊辦事,看到一個店前排好長的隊."我爸說,"是什麼酸奶加亂七八槽的果子什麼的.我覺得那個掙錢,看看店面,合適的話等回遷款下來你們就開那個店,多好."

坐我身邊的劉安喝口湯,笑了,"爸,小喬喜歡吃那個,開那個准被她吃賠."

我伸手在他腋下掐了把,"去你的,你是巴不得賠的本利無收吧!"

"疼疼疼,老婆我錯了,我錯了."

我爸我媽對視一眼,同時笑了.那笑里蕩的幸福,讓我看澀了心.

劉安周一上班,我們晚上回自己小家住.

進門後,劉安去洗手間,我拿出紙筆在梳妝台前定寫寫劃劃.

我以前是一個條理性非常強的人,做什麼事都會把幾條幾項條理分明的寫下來,再按著難易程度一一去做,最終就算不能達成理想目標,結果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可這項技能在遇到劉安後慢慢退化--他太寵我,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往往才有個開端就被他搞定,包括他和我原始家庭的接觸融合和我同他原始家庭的矛盾爭端(雖然不太成功,可我沒吃過虧,被他護的緊緊的).

從這方面想,我是幸福的.明明是個事事要強的女漢子,硬生生被慣成了五體不勤的小公舉.

卻也是悲哀的,悲哀在我這次再遇到難題,輕易的就把希望放在了久別重逢的周朗身上.如果不是今天上午那個女人一番話,可能我會繼續依賴下去.更悲哀在,我找回腦子,再次如此分明的計劃一件事情,竟然是對抗劉安……

握著筆在紙上寫畫了一會兒,我定出大致方向.

想害我瘋是為了謀我家的回遷款,謀我家回遷款是因為劉成犯了事.

因為劉成犯了事,劉安的媽先是把大妹賣了換了三十萬彩禮,後又用小妹的事向我二叔家訛了五十萬.

從某些方面上來講,劉安和我,同大妹,小妹是一樣的境遇,就是都被她媽榨錢往劉成上添.

不同的是,大妹和小妹都成了,劉安這里,正在進行中.

劉安他媽對我的印象不好,我猛然跑過去接近她等于打草驚蛇.大妹一直對我惡意滿滿,從我和劉安戀愛時起就是,我都不知道哪里惹到她了.等到她被她媽賣給那個四十歲的瘸子,幾乎是對我恨之入骨.莫名其妙,又不是我把她給賣了.

小妹是他們家里和我關系最好的了,當然,我不知道原來好和我的好里面有幾分真意.

只是,算計來算計去,他們家個銅牆鐵壁好像只有小妹這里算個短板,似乎可以考慮一下.

也不用多,只要讓我有機會去她們租的房子里坐坐,安個竊聽器.當然,能安在劉安他媽身上更好.

挺找個時間去弄竊聽器,上次周朗說市面上的不如他朋友公司的,我得再同周朗尋求一下幫助,讓他介紹那個公司給我,我照價給錢就行了唄.

還有劉安手機上的定位,我得好好利用.等他堅信不疑的確定我瘋了,我可以嘗試下跟蹤……

洗手間水聲突然停了,我馬上停筆,把筆記本上寫滿字的紙撕下來疊好塞進胸口.

然後在下一頁的空白紙頁上畫自己都不明白意思的圖形.

"小喬,來洗澡了."劉安靠近我,看我畫在紙上的東西,"你在畫什麼."

我當沒聽到,不做回答.

"小喬?"劉安握住我肩膀.

我回頭,啊了一聲,"怎麼了,老公."

"我說你在畫什麼."劉安問.

我回頭看了眼紙,說,"我在寫詩."

"什麼詩."

我站起來面對他,伸出雙手,一邊筆劃一邊道,"五只小猴子蕩秋千,嘲笑鱷魚被水淹.鱷魚來了鱷魚來了,啊唔啊唔.四只小猴子蕩秋千,嘲笑鱷魚被水淹……"

數到三只猴子時,我成功的看到劉安眼眸變深,臉綠了.

這首兒歌,是我懷孕時劉安在網上看到的.他學了動作,回來教我,說等我們寶寶出聲,就這樣哄他玩.

我笨,等我學會,寶寶沒了.

念完兒歌,我笑嘻嘻的問劉安,"這詩好不好?"

劉安閉眼,深吸一口氣,"好.老婆寫什麼詩都好."

"那再誇誇我."

"洗完澡再誇."劉安強撐起笑,推我去洗手間,"乖,聽話."

我捂著胸口跑進去,"我自己洗,老師說小朋友要自食其力."一回手,把門反鎖了.

靠在洗手間的門上,我臉上的笑變沒.

身後,劉安靠在門上,聲音沉痛,"小喬,我們還會有孩子的,我發誓."

我無聲冷笑,把寫滿字的那頁紙撕碎,一點不漏的沖進馬桶.

劉安,我們不會有孩子了,我會讓你在牢里為那個孩子懺悔一輩子.

洗完澡吹干頭發看會電視,劉安拿來藥和牛奶.

藥是水果味,我放心吃下,躺下閉上眼睛.

他沒像以前那樣去洗手間或是客廳,就坐在床邊,一下一下的用手摸我頭發.

"老婆,我要拿你怎麼辦……"

即便是吃了'真’藥剛躺下就睡也有點假,于是我睜眼問,"老公你在說什麼."

"在說愛你."劉安移移我枕頭,讓我躺的更舒服,道,"睡吧,我看著你睡."

我點點頭閉上眼,本來不困,可在他的輕拍下竟然真的放松,意識慢慢沉了.

"老婆?"劉安輕喚我.

我沒回答.

他又喚了聲,我再次沒應後,他用我手指解開我手機,例常翻看.

過了十分鍾左右,確認沒問題,放回原處,然後起身去了客廳.

沒一會兒,外面傳來他說話聲,我一下子豎起耳朵.

"她的手機我天天查,沒有發現問題,你確定她真的是裝的.她兩個小時前像個孩子一樣給我說兒歌,自打她引產,那首歌是她的禁忌……"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劉安又道,"我有點亂,你讓我想想……如果你催眠讓她不正常,那以後……"

下藥還不夠,還要催眠!

我一下子攥緊拳頭,心中恨意滿滿!我馬上拿刀,直接劈了他得了!

劉安應該在走動,後面的話我沒聽清.過了會兒,他聲音又漸漸變大,"你准備吧,我下周六帶她過去.常助理,你拿錢做事就好,別的事你不用多問."

最後這句語氣很硬,說完臥室門傳來擰動聲,看來他電話打完了.

我瞬間放松攥緊的拳頭,咬牙的牙關,把呼吸放平放緩……

後背一暖,劉安上床.他扳我肩膀把我攬在懷里,抬手把床頭燈擰暗.

用嘴唇輕吻我鼻子一下,"小豬,晚安."

一天結束.

次日一早我醒的很高,耳聽劉安起床做飯叫我吃飯,不成後出門上班.

他前腳剛把門關上,我後腳就從床上起來,然後,掐著手機猶豫要不要給周朗打個電話.

常助理要給我催眠讓我瘋,我得尋求馬冬的幫助.可馬冬肯幫我,是因為周朗那層關系.

真諷刺,昨天電話里說那麼清楚不再麻煩他,結果又是讓人家介紹監控設備公司又是再去麻煩馬冬的……

不對,我可以直接去找馬冬啊,上兩次周郎已經幫我把橋梁搭好了.就算沒有昨天那個女人的電話我不用避嫌,也不可能次次都讓周朗陪著看醫生.

想通後,我心情大好.

如果運氣好,沒准馬冬那里也會有那家監控設備公司的聯系方式.

我上午沒動,因為只有三個小時,不確定中午劉安會不會回來.

直到過了一點,眼見GPS上代表劉安那個小點在距離我三千米的一個寫字樓里一動不動,我換上衣服,出門去馬冬的工作室.

上了樓,我熟門熟路的敲我進過幾次那個門.

敲了兩分鍾左右的時間,門從里面打開,馬冬親自開的門.

他迎我進去,笑道,"小喬,你來怎麼也沒打個招呼."

"馬醫生,我也想啊."我無奈的道,"可,我並沒有你的電話號碼.你工作室的倒是有一個,可那個能聯系到的是,似乎是常助理."

馬冬恍然大悟,"我的失誤我的失誤,小喬,"馬冬從西服口袋里拿出一支筆,拿過便簽寫下一個號碼交給我,"你今天這麼急來找我,一定是有事發生吧.這是我的私人號碼,你以後有什麼緊急情況可以打過來或是加這個號碼的微信."

我接過收好,點頭道,"是的,馬醫生,的確是有些急事.我昨天晚上裝睡,聽到我老公和常助理打電話.他們不是懷疑我是在裝瘋嗎,所以,想用催眠讓我真瘋……"

馬冬的神色馬上凝重了,"你確定."

我點頭,"親耳聽到.怎麼辦?"

馬冬推下自己眼鏡,摸著下巴沉思了會兒,"小喬,這個事好辦."

"怎麼辦?"我追問.

馬冬張張嘴剛要說話,左邊的門開了.周朗西裝革履的走進來,臉上冰冷無表情,右手解西服扣子解一半,看到我挑起一邊眉毛.

我沒想到會遇到他,愣住.

對視兩秒,周朗問,"你那是看到屎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