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我對著鏡子嫵媚至極的笑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長句話說完,我真切的看到劉安的眼直了.顯然,他不是在懷疑他的人生就是在懷疑我的人生.

短暫的木納後,他選擇懷疑我的人生.他盯著我,不可思議的道,"小喬,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裝讓自己看上去無比理直氣壯,"當然,我說我給我媽打電話了."

"你說你在心里給你媽打電話了."

"對啊,不行嗎?"我道,"你讓我給她打電話,我在心里給她打過了.告訴她不要買菜,我們會帶過去."

"心里!"劉安指著自己心口,"你在心里打得!"

"對啊!"我拔高聲音,"有什麼不對嗎?"

我們倆個站在電梯前大眼瞪小眼,他指著胸口我攥著拳,誰也不肯退後一步!

電梯上來,門打開,走出一個人莫名其妙的看了我們倆一眼,饒著走開.

"真不對?"我松開拳頭塌下肩,垂著嘴角可憐兮兮,小聲又不確定的問,"老公,我又做錯事了?"

劉安長歎一口氣,敗下陣來.他伸手擋住快要合上的電梯門,擁著我走進去,"沒有,你沒做錯什麼."

"你說我沒打電話……"我倚在他胸前,把半張臉都擋住,拿手指劃他胸口.

"打了,媽接到了."劉安聲音里裹著疲憊,低頭親我額頭一下,吶吶輕喚,"小喬,小喬,我愛你."

我忍住鼻中冷笑,繼續劃他胸口,"我也愛你."

我們開車到我媽家已經快要到十二點,老兩口吃飯早,已經在收拾桌子.見我們過去,還挺意外,特別是我們還拎了不少菜.

我媽拉著我去客廳里坐著,我爸和劉安把雞魚青菜往廚房和冰箱里收拾.

兩人邊聊邊干邊歎氣.

不用說,劉安已經把我在心里和我媽打電話的事給我爸說了.

看著兩鬢斑白的我爸一臉愁容,我真想和他說我沒事,現在瘋全是裝給劉安看的.

可……他會信嗎?

我媽對我從小就溺愛,我都這麼大結婚了,她還時不時像揉孩子一樣揉我的臉.

她滿臉慈愛的揉了我臉兩下,問,"小喬,回來怎麼不打個電話呢,媽好做你們喜歡吃的菜."

"劉安說打算下星期帶我出去玩,所以今天來看看你們."我抓著我媽的手道,"媽,以後我也帶你和爸出去玩好不好."

他們為我辛苦這麼多年,沒等享我幾個福,就又開始為我揉腸子.等我和劉安的事弄清了,我一定要帶二老出去多轉轉.

不能說周游世界吧,可國內的名山大川,國外的知名景點,能去的都去逛逛.

我側著身,正對著往冰箱里放東西的我爸和劉安.我媽聽完我問劉安,"劉安啊,你要帶小喬出去旅游?你年假剛放完,還有假嗎?"

劉安輕搖了下頭,"媽,沒這回事,我今年沒假了."

"劉安."我對劉安喊,"你答應我的!"

我還想在他帶我出去的時間搞清楚他想干什麼,怎麼說不去就不去了?

"好好好!"劉安馬上改口,"我帶你出去玩,去日本,乖,都聽你的."邊說邊對我媽使了個眼色.

我媽臉上的笑談了,捧起我臉道,"小喬,乖乖的聽話哈,劉安現在忙,等他閑下來再帶你出去.你要是無聊就到媽這來,或是和媽發微信……"

"媽,真是他說要帶我出去玩的.就昨天……"

"是是是,讓他帶你去日本."我媽馬上順著我話說,卻扭過頭看劉安,"你們好好玩幾天."

"媽,沒事,過一會兒她就忘了."劉安說.

"小劉,辛苦你了,你多哄哄她."我媽說.

我,"……"

我選擇閉嘴.

看,我爸媽已經不相信我的話,現在就算我和他們說劉安在害我,他們也不會相信.

繞開出去玩的話題,我們一下午過的很融洽.我一直盯著劉安手機,不給他充電的機會.

周朗說過,那個木馬軟件要手機重新啟動後才會啟動.劉安的手機快沒電了,與其我找機會拿來給他重啟,不如讓手機直接沒電來的簡單.

這期間,還接到周朗一個短信.

短信上,周朗問,"小喬,你說那樣東西會不會落在你爸媽家了?"

那個芯片在我爸媽家?

我和那個女人相撞後,來過我爸媽家嗎?眼睛盯著電視,我苦思冥想.

那段時間劉安天天給我吃藥,我的意識混沌的厲害,對自己去過哪做過什麼沒有什麼記憶.

也許,他帶我來過我爸媽家,而我又正好帶著那個包……

這樣一想,感覺那個芯片一樣的東西在這里也說不定.

十二點半的時候,劉安手機沒電黑屏.他翻出一根數據線在書房里充電,到快三點,充滿,然後叫我回家.

我坐在沙發上不動,對他道,"老公,你回去吧,我今天想睡在這."

劉安本來已經拿車鑰匙了,聽完這話又放下,"那就明天一起回去吧,反正我明天也不上班."

當晚,我在臥室,劉安在客廳,用著不用身份和對方聊天.我是傾慕他的青山烏雨,他是寫的一手好字的悠之夢.

聊到十點,我們上床睡覺.我問劉安,說好帶我出去玩的,怎麼突然間不對了.

劉安回,"小喬,馬醫生說你現在的情況不適應出去走動.我怕對爸媽說,爸媽會擔心你的病情,所以……"

我無聲冷笑,誤導我爸媽以為我神經錯亂,我爸媽就不擔心我的病情了?

感覺到腰間探過來一只滾熱的手,我一巴掌打下去,翻身背對他.

劉安靠過來,"老婆,你好久不讓我碰你了."

我默了會兒,拉他手放在我小腹上,輕聲道,"老公,我怕傷到寶寶啊."

劉安身子一僵,像觸電了一樣把手拿回去,翻過身背對我不再說話了,揚手關了燈.

我仰頭瞪大眼睛看眼前的漆黑,猛然想起劉安和那個小雨悠悠還欠我一條命.

小雨悠悠說,我的孩子是因為劉安沒的,他們早在設定我瘋前,就已經謀害了一條生命!

我咬著牙,恨恨閉眼.

寶寶,這個仇媽媽一定給你報!

沒吃藥,我覺極輕.半夜二點劉安睡的正沉時,我起身去了客廳.

開了一盞小燈,將記憶中我會放東西的地方全都翻了一遍.什麼也沒找到,輕聲歸納好後,我又回我和劉安回來一直會住的房間,去翻妝台和小抽屜.

沒有,沒有!

里面的東西全是我經常用且眼熟的,根本沒有看著陌生不屬于自己的.

剛要歸納,劉安醒了.他先是迷糊著看我一眼,把眼閉上.可馬上又睜開,問我,"小喬,你在干嗎?"

我面無表情,摸出一枝眉筆,細致的描了眉,放下後吸了兩下嘴唇讓唇瓣鮮紅.然後,對著鏡子嫵媚至極的笑了.

劉安激靈一下坐起來,臉色煞白,"小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