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既然寂寞,那就送你個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承認,我在發這句話時心中滿滿的都是惡意!

在知道別人有家庭的情況下當小三,爬上床不說還聯合起來害原配,一定是個不要臉到極點,道德觀極其低下的賤人!

婊子,就應該用對等婊子的方式!

既然寂寞,那就送你個男人啊,張腿接著!

這條好友申請信息如石沉大海,直到劉安中午回家做飯也沒有消息.

吃過飯,劉安在廚房里洗碗,我倚在門邊看他,"老公,現在的男人都不喜歡下廚房,你怎麼這麼喜歡往廚房里鑽?"

劉安頭也不回的答道,"還不是因為你不喜歡下廚?咱們家總要吃飯吧,你不做就我來做.你不喜歡的都由我來做."

我不喜歡你有外遇,不喜歡你給我吃藥,不喜歡你明明已經不喜歡我了還站在這里說那些言不由衷的甜言蜜語……

劉安抬頭看向我,"發什麼呆呢,回沙發上坐著去."

我轉身時,抬手揉了揉自己半長不短的頭發,狀似無意的問,"老公,你媽來做什麼?來就來,為什麼打你?"

早上他出門時臉還紅腫著,現在看上去輕了很多,應該是擦藥了.

是誰給他擦的藥?

那個小雨悠悠會不會是劉安的某一個同事?

"她來還能有什麼事?"劉安推我肩膀讓我在沙發上坐,把削好的蘋果塞到我手里,"聽了你要生氣,還是別聽了……"

"不,我要聽."我啃了口蘋果,咬的咯吱做響,"老公,我想聽.再怎麼說,我也是你老婆,這是家事……"

編!現在就給我編!編出個花籃出來,讓我看看里面裝了多少花花腸子.

劉安盯著我看了會兒,見我分毫不退讓,抬手把我頭發掖到耳後,"那就隨便聽聽,別生氣別動怒."

"我什麼時候生過氣動過怒?"一直都是他瞞著不讓我知道,他不說我也就不問.

我如何,全看他如何態度!

"我弟的事你多少知道些吧?"劉安沉沉的歎出口氣,一向閃亮的眼眸黯然失色,"鬧的這麼大,你不可能不知道,連爸那樣不關注這些事的人,上次都問我現在情況進行的怎麼樣了……"

我啃了口蘋果,沒說知道也沒說不知道,示意他說下去.

前面我說過,劉成和幾個混子把一個小三歲小姑娘糟蹋了,那小姑娘懷著孩子跳樓自殺.

現在,她肚子里孩子的生物學父親已然找到,被捕歸案.另幾個共犯正在等待被指認,取證.

這個指認,取證的過程長而複雜,也正因為時間長,當事人又死了,所以余下的幾個畜生各顯神通,想要把自己從這件事中摘出去.

按著我說,劉成就別摘了!

這種畜生的事做出來了就別怕遭報應,消停的去伏法做牢,好好表現認錯悔改,沒准就提前放出來.

可劉安的媽明顯不這樣想,不然也不會總到我們這里幾次三翻的鬧了.

劉安雙手捧臉揉了揉,無力的道,"……一共有四個人,除了被抓住的那個,劉安,還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他們學校副校長的兒子鄭續,家中最不缺的就是錢.還有一個叫李建,背景好像挺深.那個被抓的徐仁第一個指認的就是李建,可李建被收押的當天晚上就被人接走了.第二天,徐仁就改了口,把四人做案說成三人做案.沒兩天,鄭續家就去徐仁家去了一趟,次日,徐仁就改了口,說當時做案的只有兩個,一個是他,還有一個就是劉成……我媽來找我,是因為這事有了點眉目."

劉安說完,我正好把一口蘋果咽下,問,"什麼眉目?"

"她一個老姐妹家能和上面替上話,說只要劉成能咬定李建參與了這事,可以保證劉成不會重判."

"什麼意思?"我道,"怎麼扯到那個李建那去了?"

"天上的水比地上的水深,小喬,咱們想讓人家幫忙,也只能聽事做事.至于為什麼,就不要多問了."

"那你媽來找你什麼事?"說到半天,劉安硬是沒說他媽來找他干什麼.

"能什麼事?錢唄."劉安看了眼手機,起身親我一下走了,"好了老婆,我下午上班要遲到了.你放心,我心里有數,咱們還有小家要過.你乖乖在家,順利的話下周我就帶你出去玩."

劉安走後,我啃著蘋果坐在沙發上冷笑出聲.

劉成的事有了眉目,所以他媽來找他又打又鬧,為的是我嘍.

走前又有說有笑的……

幾口把蘋果啃完,我從沙發低下掏出手機,看那個人通沒通過我微信好友申請.

居然,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