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這次我真的丟了一天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丟了一天.

我跟蹤劉安去調監控,晚上和他打架那天是周三.而我真正清醒時,是周五.

可……當我提出我不記得周四時,劉安卻肯定的對我道:"小喬,周四你沒丟,你只是周三晚上發了燒,然後米糊糊的睡了一天."

我看著劉安,不確定的問,"你確定?"

我明明沒丟的周三他說丟了,而我真正丟了的周四,他卻說沒丟?

他不是應該順勢說下去,讓我更加相信自己瘋了嗎?

劉安看著我點頭,肯定道,"我確定,小喬,你沒有弄丟一天,你好好兒的."

再三和我肯定後,劉安出門上班.

他電話里和公司請了年假,今天要回去交接一下工作.

劉安走後沒一會兒,藏在沙發墊下面的手機嗡嗡震動起來.我連忙下床,蹣跚著步伐去接.

接通後,長歎出聲,"周朗,你電話打的真險……"又是劉安剛出門的時間.

"……"電話里沉默了一小會兒,周朗問,"你沒事吧?整整一天多沒給我消息.這個電話你要是不接,我考慮報警你家著火了."

我輕笑出聲,捂著臉坐在沙發上,靜了會兒道,"沒事,和他打了一架,他以為我瘋了,喂我吃藥.于是,睡了一天多,現在有點虛."

"聽著精神還行……"周朗也笑了,隨後語氣嚴厲起來,"我不是給你藥了嗎,你怎麼沒換?趙喬,常助理給你老公那種藥不能多吃.記得我從他那里調包換過一瓶來吧?我送去查檢過,那是專門給精神病人吃的鎮定藥物,吃多了影響大腦神經.趙喬,不誇張的講,這種藥吃的時間長了,你離真瘋就真不遠了……"

"知道,我知道."吃了那麼多次了,我哪會不了解這藥的霸道.可……

"我也想換,只是前天監控才安上,我還沒等監控到他從哪里拿藥,我們就打……"就打起來了.

"你能不能管管你那破脾氣?"周朗道,"城府,城府!這種時候了,別意氣用事!"

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抬起頭對電話里大聲道,"什麼叫意氣用事,什麼叫我這破脾氣!你知道事情經過嗎,你就……"

"你那破脾氣我還不知道?我高二一學期壞的自動鉛筆比小學中學加一起都多!它們都屈死在誰手上了還用我說嗎?"周朗給自動鉛筆叫完屈,語氣重之又重的道,"趙喬,現在可不是高中課堂上.老師叫你答題你答不上來,我能掀了桌子鬧課堂給你解圍.現在你只能靠自己……"

"你故意掀的桌子?"我詫異.

那是英語課.

我英語一直渣,曾經拿下過120分滿卷,而我只得26分的'佳績’.偏偏我別的科目很不錯,均分百分以上.所以英語老師一直覺得我是故意不答卷,也因此老在課堂上難為我.

我那時候一上英語課就哆嗦,頭都不敢抬.

高二下學期,午後第一節課,英語老師抽瘋一樣又把我叫起來答題.什麼題目我已經忘了,可當時的緊張害怕,老師的奚落和同學的嘲笑我卻記得清清楚楚.

那會兒話劇的事兒沒過多久,周朗和我正氣,平時說話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當時他在干什麼我沒注意,在老師攆我去教室後面站著聽講時,他一腳踹翻桌子.

英語老師馬上把矛頭對准他,問他想干什麼.

周朗當時怎麼說的來著?

哦,他說:"老師,我有病,心情不好控制不住自己."

態度牛氣轟轟的.

然後就牛氣轟轟的被英語老師拽教室去了.

那件事不久,周朗就轉學了.

這麼多年過去,我從來沒想過當時周朗掀桌子和老師正面剛是因為我.畢竟,那會兒我們兩個氣的誰也不理誰……

"重點!重點!"周朗在電話另一邊煩躁的道,"趙喬你他媽腦子有病,現在重點是我當年因為什麼掀桌子嗎?現在重點是你趕快把藥換了!換了藥,幫我把芯片找到……我時間不多了."

最後一句說的很模糊,像嘴里含了什麼東西.

"速度,在忙,掛了."

電話斷前,里面傳出一聲女人嬌笑.

我精神震了震,盯著手機愣了下神.

是我幻聽了,還是周朗真的在溫柔鄉里給我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