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補給你一個蜜月
g,更新快,無彈窗,!

"別哭."劉安松開我,額頭抵在我肩窩處,"小喬,我好累,你聽話……求求你."

我一動不動,任他吻我耳後,說滲滿毒藥的甜言蜜語.

其實,何必呢,我都是一個瘋子了,就不能當一個瘋子說幾句真話?

不過就是這假話,我也沒聽多一會兒.藥效很快發作,我緩緩合上眼睛沉睡過去……

我很久沒做過夢了,應該是自打劉安給我用藥後,我就沒做過夢了.總是如死一樣,睡到天亮,然後聽他如此這般,這樣那樣的慌話.

可這天,我出奇的做了個夢.

夢見我上大學那年的盛夏,我拖著行李艱難的發燙的水泥路上,被太陽曬的頭沉腳輕.

暈沉中,朝氣蓬勃的劉安走過來,站在我面前笑道,"同學你好,我叫劉安,負責迎接新同學.你是哪個專業的,我可以帶你過去."

在他伸手接我行李時,我把手一錯,微微一笑自他身邊走開.

夢中心劇痛,痛到淒涼痛到無法呼吸,可我遠離他的步伐卻堅定不移.

劉安,也許,這才是我們最正確的開始.

我們的緣分還沒開始,就這樣擦肩結束了.

我時醒時睡混沌了許久,等真正清醒過來,天已大亮.

劉安的臉橫在我眼前,眼中掛著焦急和深情.

見我睜眼,他緊張的問,"小喬,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我頭疼,揚手去揉時,才發現我的手已經被松開了.不過勒痕還在,橫在手腕上紅紅的一條.

我強撐著床往起坐,眼中的淚還在流,卻說出在心中擬定好的劇本,"老公,我怎麼了."

劉安閉眼,長松口氣,"終于認識我了."

"我忘了你嗎?"我問,"什麼時候的事?"

"沒有,沒有."劉安扶我在床頭坐好,把床頭的水杯端過來,"漱漱口,我喂你吃粥."

我漱口,解了嘴里黏膩,指著劉安腫了的左臉和脖子臉上的紅腫痕跡明知故問,"老公,你是怎麼了,和誰打架了嗎?"

劉安出去端了粥回來,輕聲道,"沒事,你睡著的時候我媽來了.你知道她……"

"你媽?"

我什麼時候成你媽了?再說,這種時候你不應該告訴我,我晚上發瘋和你打架嗎?

"嗯,你不用理."劉安把粥吹溫,放到我嘴邊,"小喬,我請了年假,過幾天帶你出去轉轉,散散心吧?"

"散心?"怎麼突然提到這?

劉安低下頭,嗯了聲,"小喬,我還欠你一個蜜月呢.一直沒有時間帶你出去,現在好不容易有空期,就想帶你出去轉轉."

"蜜月?"我眼淚又掉下來.

是啊,我們那時好忙的,主要是劉安忙.所以擺完酒後只休息了三天,就各自回公司上班了.

"日本,怎麼樣?"劉安抬頭,眼圈微紅.見我哭,他放下碗拿紙巾幫我擦,"別哭,你睡著時一直在流淚."

"劉安我做了個夢."我說,"我夢到,大學時你來迎新,我們擦肩而過……你說這世界上會不會有另一個空間,里面也有兩個叫劉安和趙喬的人.他們不認識,沒有成為夫妻,而是擦肩而過,各過各的人生?"

劉安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伸手抱住我,嗓音有些啞,"那我比那個劉安幸運,我沒錯過你."

我感覺我肩膀,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