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像是在偷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哭的昏天暗地,順著他的話說下去,"我真的會好?"

"會的."

"真的?"

"真的,別哭了."

我從他懷里爬起來,擦怎麼也流不盡的眼淚:"好,我不哭了.以後都不哭了."

我一定要堅強起來,我一定要走到最後,我還有疼我愛我的父母.

"嗯!"劉安拿來濕巾,幫我擦.

我看著劉安,硬噎回抽泣,像個三歲孩子一樣,"真不哭了,老公,我永遠都不哭了……"

劉安手僵住,突然擁我入懷,"可以哭,小小的,不超過一分鍾,不紅眼圈的."

我又想哭了.

晚上九點多,我剛洗完澡,劉阿姨來串門.幾句話,把劉安拉到一邊說話.

不用想,我也知道她說什麼?

沒一會,劉安回來問我,"小喬,你下午出去了?"

我迷茫的看他,"什麼?"

"劉阿姨說遇到你,你說去買海鮮."

"什麼時候的事?!"我努力瞪大哭腫的雙眼.

和劉安對視一會,我垂下嘴角,低下眉眼,"我,又忘了?劉安,我都忘了什麼?會不會有一天忘了你?"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不敢正視他.

"不會,永遠不會."劉安抱我到床上,輕聲道:"乖,吃藥,該睡覺了."

藥有問題我不能吃,可這一晚上我反常的舉動太多.如果拒絕,只怕他會起疑吧.

"好."

我接過藥塞進嘴里,抿在舌下.白色的藥片有些苦澀,一沾津液就粘住了.然後喝牛奶,小心翼翼,小口小口的讓它從舌上淌進喉嚨,感覺到牛奶潤了那藥要掉,我遞回牛奶不喝了.

劉安勸我再喝幾口牛奶,我耍賴把臉埋在枕頭里,趁機把藥吐出去.....

用手按住一抬頭,我對劉安撒嬌,"老公,真喝不下了."

"好吧,"劉安放棄,揉揉我頭發,"你睡,我洗洗就睡."

我點頭,閉上眼睛.一陣腳步聲後,洗手間傳來嘩嘩水流聲.

我馬上睜開眼睛,把掌心里那顆藥小心放好,然後小心翼翼去客廳,把我舊手機換回來.

沒吃藥,意識異常清晰.聽著劉安洗完澡出來,帶著水氣坐在我身邊.

"小喬?"他輕喚.

我裝睡,放穩呼吸一動不動.

劉安摸著我臉又叫了一聲,我閉著眼睛繼續裝睡.

唇上落下柔柔一吻,"乖老婆."手間一動,我壓在手下的手機被抽走了.

劉安拉著我手指按了下指紋解鎖,手機嘀嗒一聲輕響解開了.

我明白過來,劉安並沒有我新密碼,也沒在我手機里設置他的指紋.他是趁我昏睡時用我指紋解的鎖.

手機里周朗的號碼我已經刪掉了,里面和他昨天翻的樣子一樣.

劉安似乎也覺得沒什麼新東西,翻了一會就把手機放回原處,打地鋪睡了.

這一天順利熬過去,我深思放松,也睡了.

早上時醒的特別早,聽著劉安起床,洗漱,做早餐,出門......

門一關,我一下子坐起來.

屋里飄著粥香,餐廳里擺著清粥小菜和我喜歡吃的饅頭.

呼,劉安他心思要深到什麼程度,才會在細節處做到面面俱到?

電話突然響起,藏著角落里那只手機.

我從沙發縫里把它扣出來,接通.

電話那邊,周朗調侃道,"喲,第一天順利通過?"

"周朗,你怎麼這麼早來電話?他剛走!"出門不到十分鍾,如果劉安慢一點點出門,那我......

"我知道,我看著他走的.你開門,"門上傳來幾聲敲門聲,"我給你安監控."

我說了句稍等,換了身衣服後馬上把門拉開.

本以為外面只有周朗一個,卻沒想還有一個男人.倆人一人拿著一個手提箱,周朗吊兒郎當的夾在腋下,另一個男人則很正式的提在手中.

這麼早敲我門,沒人看到吧!

我緊張的往外看時,周朗推我肩膀,招呼另一個進來.

"再磨蹭別人家出來人了."人都進來,他把門往上一關,落了反鎖,"你現在要擔心的是你老公會不會突然回來......怎麼弄的和偷情一樣?"

"......"我一臉黑線,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周朗也沒指著我回答,他掃視了房子一圈,拍拍手掌,對那男人道:"兩室一廳一衛一廚,給我安的360度無死角,全方位監控."

那個男人朗聲喊了聲是,馬上走到茶幾前坐下,把帶來的倆只箱子啪的打開.

嗬!倆箱子精密儀器,打開電源開關後不是的滴滴作響.

我一樣也不認識.

走到周朗身邊,我道:"周朗,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