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到你拼演技的時候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馬冬撿起筆,對我笑道,"小喬,不好意思,我沒拿穩,沒驚到你吧."

"沒有沒有."我搖頭,穩穩心跳重新躺下,"我們談到哪里了?"

陽光太好,我有點迷糊,突然間清醒對之前的事有點斷片.

"說到你和你老公來看心理醫生……"

"哦……"我揉揉額頭,說下去,"他說這個心理醫生是轉了很多關系才找到的,很有名,叫馬冬.我聽後,笑著問他有沒有一個叫馬冬梅的女兒……"

馬冬笑出聲來,對我道,"沒有,小喬,我沒有叫馬冬梅的女兒."

又聊幾句,談話結束,馬冬說我有輕微的心理郁結.

"這算不上病,"馬冬道,"一般人遇到你這種境況,要比你還郁悶.注意休息,多出去走走調節下心情,這點郁結情緒很快就會疏解,疏散."

馬冬起身拉開治療室的門,示意我和他出去,"咱們外面繼續聊,你老同學擔心壞了."

"......"

周朗就依在門外,本來憂心匆匆的看著我,馬冬一說,他馬上輕咳一聲把視線轉到了別處,耳根微紅.

"馬老師,你這樣我可勾搭你小情人去了."

"去吧,"馬冬道,"我准許她在你家過夜."

"做夢,我才不給你閨女當保姆."

倆人說笑幾句,我因為馬冬打趣而升起的尷尬稍有緩解.

在小客廳重新坐下,周朗把事先泡好的茶沏好,我們把話題拉回到我身上.

我對馬冬道,"現在,確認我沒病了,可以幫我了嗎?"

"可以."馬冬品口茶,對我笑著點頭,"你想我怎麼幫?"

"我....."我梗住,想了下,"幫我指證那個常助理是假的,證明我沒有病......"

"就這些?"

我點頭,暫時就想到這個.

"小喬,不要亂,理理思路."馬冬道,"我可以幫你證明那個常助理是假的,也能證明你沒有抑郁症,然後呢,你能證明什麼?"

"證明劉安他騙我,害我!"

"不,"周朗接話,"小喬,證據鏈不完整.你讓馬老師證明的,只能說明醫生是假的,你沒病......"

"這足夠了!"我打斷周朗!

我在劉安那里暴露,我要求不了別的,只能速戰速決和他盡快離婚……

"這遠遠不夠!你老公可以說他也被騙了,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老公知道常助理是假的,甚至和他串通一氣?就連你所說的你前天錄的那個沒有畫面的視頻,就算能作為證供,也只能證明醫生是假的,牽扯不到你老公!明白了嗎!"

"那你呢?"我大腦飛速轉動,"他們給我的藥有問題,你把藥換了,所以我才清醒......"

"一樣."周朗斬釘截鐵的道,"藥雖然是我在你老公那里換的,可藥是他從醫生那里領的,這只能證明常助理有問題,牽扯不到你老公.而且,小喬,我說過,我的工作性質決定我段時期不能給你佐證……"

我瞬間泄氣,攤在沙發上,"要怎麼辦?"

現在所有的證據,都不足矣指證劉安害我.

那天超市的錄像我倒是還有,可沒有完整的證據鏈,那個錄像不能說明任何問題.

劉安可以說,我把那天忘記了,本來他不就說我過丟了一天嗎?

他倒是說過我那天發燒,可這話我又沒錄音,他反口說沒說過我沒有任何辦法.

"怎麼辦?"我求助的看向馬冬和周朗,"幫幫我......"

"你要搜集點點滴滴證據,任何你覺得不對勁的."周朗道,"換個手機,方便我們聯系.如果你覺得有需要,我可以給你提供一個針孔攝像頭,你安在家里,記錄你丈夫的一舉一動."

"可我已經暴露了!"我焦急的道,"他在我手機里發現了那段視頻,而且刪了它..."

"小喬,你是他設定的瘋子,瘋子做什麼都是有可能的."馬冬看著我,認真道,"一切,都有可能."

"可他知道我不是真瘋....."

"你覺得,你吃那麼久藥,他又一再誤導你,他可以百分百確定你還是正常的?他又不是心理醫生......"

"小喬,"周朗對我舉了舉茶杯,挑唇一笑,"到你拼演技的時候了."